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六十二章 憑什麼

第兩千六百六十二章 憑什麼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李慶遠等人滿心的不是滋味,三個妖王加入凌霄宮,只求賞賜個護法執事,他們的實力自然不比三位妖王,若是在這凌霄宮中,難道只能比擬一般的弟子?

當然,他們也不可能脫離自己的宗門來加入凌霄宮的,這個凌霄宮的水太深,根本不是他們能混跡其中的。

不過有這三位妖王的加入,凌霄宮日後只怕會成為北域一等一的宗門,一旦發展起來,絕對能掩蓋過問情宗當日的輝煌。

李慶遠等人似乎看到了一個龐然大物即將崛起的身影,心中震驚的不行。

這般好事落到楊開頭上,也是讓一群人嫉妒的有些發瘋,這裡三個妖王,隨便哪一個能加入他們的宗門,也必定能讓人受益無窮啊。

可讓眾人大吃一驚的是,面對三大妖王的懇切請求,楊開竟頗有些為難地道:「此事再議!」

李慶遠等人瞬間瞪大眼珠子,暗罵楊開簡直就是不知好歹,旁人求都求不到的事情,到了他身上居然還要再議,這傢伙腦袋不會真的有問題吧?

這還議個屁啊,一口答應下來才是正道。

犀雷等人對視一眼,也都知道楊開到底在顧慮些什麼,雖說以他現在在三位聖尊中心中的地位,從蠻荒古地討要三位妖王來鎮場子也不算什麼大事,但他顯然不願意這樣貿然地挖別人的牆角,尤其是要挖的還是三大聖尊的牆角。

這事最起碼也要先跟鸞鳳等人打個招呼。

明白這一點後,犀雷等三位妖王也沒再強迫。

沉吟一陣。犀雷道:「楊少。這些人……要殺么?」

他隨口一問,彷彿要殺的不是幾千個人,而是幾千隻雞鴨,直讓所有人都面色蒼白,求救般的目光投向楊開。

到了這個時候,他們也知道,自己等人的生死全在楊開一念之間。楊開要他們生他們就生,要他們死他們不死也難。

為首的十幾個帝尊境,更是諂笑而又忐忑地望著楊開,唯恐他口中蹦出一個殺字來。

「殺什麼殺,無冤無仇的。」楊開擺擺手,笑吟吟地道:「沒聽見他們說是來恭賀本少開宗立派的么,既是來恭賀,那便是我凌霄宮的客人了。」

「對對,楊公子英明!」李慶遠不迭地叫嚷起來。面上浮現出一抹劫後餘生的慶幸。

他知道楊開既然說出了這番話,那自己等人的性命必定無憂了,對他的寬宏大量也是感激不盡。

犀雷頷首道:「倒是老牛魯莽了。」話鋒一轉,沖李慶遠等人厲喝道:「你們這群垃圾,既是來恭賀,怎不見賀禮奉上?莫非只是口上隨便說說的?」

李慶遠等人大驚。忙道:「豈敢豈敢。賀禮……自然是有的,有的有的。」

說著話,十幾個帝尊境連忙在自己的空間戒里翻找起來,時而浮現出決然之色,時而露出猶豫的表情。

不大片刻功夫,十幾枚空間戒便匯聚到了李慶遠手上,李慶遠雙手捧著,戰戰兢兢地來到楊開面前,強擠出一絲微笑道:「楊公子,區區薄禮不成敬意。還望楊公子笑納。」

楊開隨手接過,也沒去查探戒指里的東西。

如今他身家豐厚,也不缺這十幾個空間戒。

微微頷首道:「李宗主有心了。」

李慶遠面上浮現出一絲隱蔽的肉疼之色,他剛才可是把自己多年的儲藏搜刮大半奉上來的,就怕楊開不滿意。

估計其他的帝尊境都是如此,否則也不至於一個個露出心疼的表情。

哪曾想東西到了人家手上,看都沒看就收起來了,早知如此,他費這麼大心思做什麼,隨便塞點賀禮進去就行了。

「好說好說,楊公子……若是沒有旁的吩咐,李某人便告辭了。」李慶遠痛失財富,心中堵得的厲害,只想趕緊離開這裡為妙。

「說到吩咐,本少還真有一事需要諸位幫個忙。」楊開和顏悅色地道。

「啊……」李慶遠大驚,一邊擦著額頭上的冷汗一邊惶恐問道:「不知楊少有何吩咐?」

楊開微微笑道:「李宗主別這麼緊張嘛,我要你們幫我做的事很簡單,只需要離開此地之後替本少稍稍在北域宣傳一下,就說本少佔了這片大地,建了凌霄宮!」

李慶遠聞言,心頭一松,長呼一口氣道:「原來就這事啊!」

楊開意味深長地望著他道:「那李宗主以為是什麼事?」

李慶遠尷尬道:「沒什麼沒什麼,此乃小事一樁,包在李某人身上了,雖說李某實力不足,但也認識一些朋友,定將這消息在最短的時間內擴散出去,免得一些宵小之輩來騷擾貴宮。」

「那便好。」楊開微笑頷首,又望了一眼其他的帝尊境們,道:「也希望諸位能幫襯一二。」

眾帝尊境哪敢不答應,紛紛點頭許諾,一個個拍著胸脯打了包票。

楊開微笑抱拳道:「諸位既然都是北域豪傑,那改日我凌霄宮正式開山門之時,必定奉上請柬,還希望諸位到時候來喝杯喜酒。」

眾人聞言,心中一苦,知道到時候肯定又要奉上一大筆賀禮,表面上卻與楊開寒暄不斷,表示到時候一定到來。

又囉嗦幾句,一群人才迫不及待地逃走了。

「一群垃圾,楊少何必給他們臉面。」犀雷冷哼一聲,雖然他沒看到楊開與那些帝尊境發生的衝突,但也隱約猜到了一些實情,按他的個性,直接殺光,也算是替凌霄宮打響名號。

楊開笑著搖頭道:「多個朋友多條路,他們只是見利起意,與我無冤無仇,何必趕盡殺絕。日後凌霄宮若要在北域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