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六十一章 氣動境的特殊(第

第一百六十一章 氣動境的特殊(第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今日四更完畢,滿地打滾求月票和推薦票

************

說完之後,地魔又躊躇了起來:「只不過這陰陽妖參只能一男一女使用,那兩個女娃娃都與少主有關係,到時候這個取捨恐怕會有些麻煩。搜這本小說..」

「兩個?」楊開一陣奇怪,剛才就聽地魔說她們她們的,楊開本以為他是口誤,現在略微一想,頓時明白了。

地魔恐怕以為與自己發生關係的是胡家姐妹,畢竟當時封禁他的時候,自己正與胡嬌兒和胡媚兒兩人在攀爬那無盡階梯。

封禁之後,地魔根本感受不到外面的情況,自然不知後來大殿內的事情。

倒也不想跟他解釋太多,楊開道:「日後我若與什麼女子單獨相處,你自己封禁神識。」

他怕萬一以後跟蘇顏親密的時候忘記地魔的存在就尷尬了。

地魔聽了連忙叫冤:「少主放心,老奴雖然邪惡,卻也不會幹那種窺人之事。」

「記得就好!」

「老奴謹記在心。」

沉默片刻,地魔道:「少主,您若不介意,老奴想去這深澗下看一看。」

「哦?下面有什麼?」楊開不由來了興緻,他對困龍澗下方也是很好奇的,只不過現在實力不濟,根本沒辦法下去探索。

「老奴也不知下方有何物,但我卻能感受到一股至剛至陽的氣息,這對老奴的神魂是剋星。除此之外,還有濃郁的邪魔之氣!這兩種氣息本是對立,不知為何會同時出現在這裡。不瞞少主,老奴想借那下方的邪魔之氣恢復神魂之力,待日後助少主一臂之力。」

楊開眉頭一皺。

地魔說下面有邪魔之氣,楊開倒也可以理解。困龍澗本就是蓋世魔頭一招劈出來的,而且那魔頭也死在困龍澗下,殘留有邪魔之氣自然無可厚非。

只不過地魔要藉助這邪魔之氣恢復自己的神魂,楊開有些拿不定主意。他不知道待地魔強大之後。自己還能否控制他。萬一控制不了,那可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不過想了想,楊開覺得也不用擔心太多,自己的一縷神識與地魔融合在一起,他的生死也只在自己一念之間。

就在地魔緊張的等待中,楊開點了點頭道:「去吧!」

在破魂錐中灌入了一些元氣,供地魔驅動這件秘寶,將其放了出來。

「多謝少主!」地魔感激涕零。裹著破魂錐化為一道黑氣朝困龍澗下飛去。

待地魔走後。楊開又從懷裡摸出一個小荷包來。

這個荷包是藍初蝶的,裡面裝了兩粒赤子心的種子。眼前閃過她的面容,楊開眉頭不禁一皺。

這個美麗的師姐如果不是那麼富有心機的話。肯定會很招人喜歡。

最初與她相遇是在黑風貿市中,自己花了些銀錢買她的種子,後來在傳承洞天內更是碰到一起。也可以說是一種緣分。

大家一起探索,一起戰鬥,既是同門,又患難與共,可以說這是讓人難以忘記的回憶。

如果不是她的做法讓人心寒,楊開也不會不待見她。最後她偷襲聶詠,雖然有向楊開示好的意思,但也讓楊開見識到了她的狠戾和現實。

對其有用的時候,她百般包庇。聶詠之前三番兩次找楊開的麻煩,出言嘲諷,藍初蝶也從未幫他說過一句好話,就是因為當時的情況,聶詠的用處要比楊開大。

如果那個時候藍初蝶以師姐的身份訓斥幾句,聶詠也不會那麼放肆。可她沒有,倒是杜憶霜一直站在楊開這邊。待到聶詠沒用了。棄之如敝屣,甚至出手偷襲。

楊開不會去指責她什麼,任何一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利,旁人無權去干涉,或許她現實。或許她冷漠,或許她趨炎附勢。攀龍附鳳,但那就是她的選擇,她的個性!

知道這一點,不去與她深交就行了。

從荷包里將那兩粒種子倒了出來,隨手將荷包丟下了困龍澗。

這兩粒種子種在哪呢?楊開左右看了看,發現此處全是石壁,並不是適合草藥生長。

想了想,楊開有了主意。

自己洞府上方那古松的根部處,倒是有一片鬆軟的地方,尋常的古松都可以在此地紮根生長,赤子心為靈草,生命力自然要更頑強一些才對。

而且這種靈草是吸收天地靈氣生長的,也不用擔心它們會搶奪古松的營養。

打定主意,楊開在一粒赤子心的種子上滴入一滴陽液,不過讓他詫異的是,這一粒種子在吸收一滴陽液後,竟沒如以前那樣發生太大的變化,直到楊開滴入第二滴之後,它才變得晶瑩飽滿。

這絕對是地級上品靈草的種子,否則不可能需要吸收兩滴陽液!也不知藍初蝶從何處尋來的此物,一千兩買來真的不虧。

將兩粒種子都種下之後,楊開這才迴轉洞府,盤膝坐在洞口處,閉上了雙目,緩緩地運轉真陽訣,開始晉入氣動境之後的第一次修鍊。

毫無徵兆地,一身元氣突然鼓噪暴動,楊開的衣衫和頭髮張狂飛舞,面上的神色也突然有了一絲猙獰,看上去有些煞人。

伴隨著元氣的暴動,楊開心中也泛起了一陣陣波瀾,那是一種想要瘋狂發泄,找人戰鬥,讓自己流血或者讓別人流血的念頭。

以往這種念頭唯有在動用不屈之敖的時候才會出現,但是現在,只是運轉了下真陽訣便已產生。

不是楊開的問題,也不是真陽訣的問題。

而是氣動境的標誌!

正如蘇顏之前曾經想告訴楊開的,氣動境,對每一個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