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六十七章 重開帝天谷

第兩千六百六十七章 重開帝天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千葉宗,楊開上次來這裡的時候,此地還算是巍峨高山,天地靈秀。可今日再過來之時,所見到的一切卻都是破敗不堪,景色蕭條。

那山野之間,皆是斷垣殘壁,本林立其中的亭樓閣宇也基本倒塌,處處可見大戰殘留後的痕迹,地上的鮮血早已乾涸,天空中飛鳥掠過,大地一片**。

楊開凌空緩緩飛過,面色陰沉如水。

神念掃過,偌大的千葉宗如今不見半個活人,只有在山脈之中偶爾發現幾隻走獸飛鳥的身影,空氣中似乎還殘留著腐臭的氣味。

千葉宗真的被滅了。

雖說千葉宗不算什麼大門大派,但說到底也是傳承了幾萬年的宗門,鼎盛時期更是南域一霸,擁有門徒無數,強者如雲,但今時今日,這世上便再無千葉宗這個宗門。

一股無明業火在胸口翻騰,憋的楊開難受至極,雖然只是直覺,但楊開總感覺這事跟自己有些關係。

只是他思來想去,也想不明白自己跟千葉宗滅門到底有什麼樣的牽連。

或許,只有找到流影劍宗問清楚,才能明白這一切的緣由。

楊開驀然抬首,目光朝千葉宗正殿所在的位置望去,那邊浮現出幾個活人的氣息。

他目光一沉,身形晃動便朝那邊馳去。

少頃,落到正殿前方,這正殿前本矗立著一座雕像,正是千葉宗祖師的遺像。供後人瞻仰膜拜。只是此刻這雕像早就倒塌,似乎有人一劍將之砍倒,切口處整整齊齊,彰顯出手之人實力的不凡,楊開伸手摸了一下斷口,從中感受到了一股靈動的風的氣息。

大殿內,飄蕩出一股肉香味。裡面隱約還傳來幾人的說話聲。

楊開推門而入,裹起一陣寒風。

殿堂內,幾個人升騰渠火,正在煮著不知名的肉湯,席地而坐,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一副快活行樂的模樣。

聽到動靜,幾人同時回頭。一個年紀稍大些的男子起身,瞪著楊開道:「你是什麼人!」

楊開瞧了他們幾眼,發現他們並非千葉宗的弟子,不免有些失望。

想來也是,若是千葉宗倖存下來的弟子,只怕早就隱姓埋名逃之夭夭了。哪還會在自家宗門大殿中做這些事?

幾個人最厲害的也不過道源一層境。剩下幾個還只是聖王境,似乎都是一些沒什麼來歷的散落武者。

千葉宗被滅,如此大的山門荒蕪,對他們這些人來說,自然是很好的落腳點。

楊開沒有與他們糾纏的興緻,只是開口道:「千葉宗沒活人了?」

免得他們眼力不夠,說話之時稍稍放出點威壓。

幾人頓時如臨大敵,那本故作姿態擺出些威風的男子更是臉色一變,身子頃刻間矮了半截,戰戰兢兢地望著楊開道:「不曾見到。」

意料之中。楊開點了點頭,左右打量了一眼,也沒再多說。

那男子額頭上一片冷汗淋淋,杵在原地不敢動彈,好大一會功夫,楊開才轉身走出去。

直到此刻,殿堂內的幾個武者才如蒙大赦,紛紛軟了身子,對他們這些人來說,楊開這樣的強者如果願意,隨手間便可取他們性命,而且這些所謂的強者本就是喜怒無常,什麼時候殺人沒人知道。

所以外出歷練行走,見到比自己厲害的強者最好是能避則避,絕不要與之打交道。

這一番死裡逃生,讓幾人匆匆對視一眼,哪還顧得了快要煮熟的肉湯,紛紛逃竄出了大殿,朝遠方奔去,速度之快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無名山谷中,楊開左右觀望了一陣,少頃,眼睛明亮地站在某一塊地方。

這山谷楊開很熟悉,上一次來千葉宗的時候他就來過此地,因為這裡是千葉宗的禁地,歷代以來,除了千葉宗宗主之外,再無人能夠進入這裡。

表面上看,這裡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山谷,但實際上這裡卻是有莫大的幻陣籠罩,隱藏了進入千葉宗那一個**的小天地的空間法陣。

帝天谷!

楊開也終於想起了千葉宗那**的小天地的名字,正是在那帝天谷內,楊開遭遇了一隻實力強大的屍傀,流炎也得到了自己的靈傀之軀。

這山谷內當日應該發生過一場大戰,因為四周滿是戰鬥遺留下來的痕迹,處處可見乾涸的鮮血,白森森的骨頭,看樣子當日千葉宗被滅之時,這裡死掉不少人。

山谷正中央,那空間法陣所在之地,楊開仔細檢查著破損的法陣,不大片刻後,眼前一亮。

他看得出來,這空間法陣是被人以蠻力直接破壞了,而且出手之人行事匆匆,顯得很是迫切,彷彿當時有什麼急事一樣。

楊開不禁猜測,破壞這法陣的人,是不是千葉宗宗主葉恨呢?

如果是他的話,那這個消息就不算太壞,因為空間法陣另一頭的帝天谷中,極有可能還有千葉宗的弟子存活。

若他是葉恨,在明知宗門即將不保的情況下,勢必會將自己門下弟子和親近的人轉移進帝天谷,然後毀了空間法陣,保全他們的性命。

帝天谷可是一片**的小天地,雖然不算多大,但只要毀了空間法陣,這世上便很難有人再進去了。

那被匆匆破壞的法陣痕迹也正說明了這一點。

腦海之中念頭電光火石,楊開起身道:「妖王,護法。」

他要重開這空間法陣,進那帝天谷一看,到時候一切便能明了。

鷹飛頷首,身形一縱,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也不知道隱匿到了什麼地方。

楊開大袖一掃,狂風拂過,將破損的空間法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