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七十章 收點利息

第兩千六百七十章 收點利息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雖然楊開與鷹飛的存在讓這人起疑,但也沒怎麼放在心上,千葉宗在南域不過是個不入流的小宗門,比他們流影劍宗多有不如,縱然有些交際又如何?這裡是流影城,是流影劍宗的基業,誰還能放肆了?

目光在楊開身上略一逗留,那人冷哼道:「閣下是誰?識相的速速離開,莫要自誤!」

楊開對他的話置若罔聞,只是望著杜憲與葉菁晗道:「要不要先收點利息?」

一群雜兵,楊開連動手的興緻都沒有,不過對胸懷深仇大恨的葉菁晗與杜憲來說,卻是最好的發泄對象了。

聞聽此言,杜憲神情一震,朗喝道:「好,那就有勞楊兄護法!」

楊開嗯了一聲,靜靜地站在原地。

「放肆!」那流影劍宗的弟子眼見杜憲居然這般張狂,心中大怒,一揮手道:「給我拿下!」

錚錚……

劍鳴聲響起,劍光跌宕,十幾個流影劍宗弟子身形交織成一片,彼此掩護著朝前方殺來,劍氣凜然,劍意通天。

「師兄!」葉菁晗嬌喝一聲,杜憲心領神會,立刻轉身與葉菁晗背靠著背,兩人雙手齊齊飛舞,一個個圓球模樣的東西飛射出來。

咔嚓嚓……

一陣陣脆響之後,那些飛射出來的圓球居然折變開來,眾目睽睽之下發生神奇的改變,眨眼的功夫就化作一隻只栩栩如生的妖獸。

靈氣跌宕,四隻傀儡獸突兀地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一蟒,一蜥,一狼,一鳥。

每一隻都宛若活物,若非根本沒有生機傳出,只怕任誰都要把它們當成是真的妖獸了。

楊開看的眼前一亮。

他上次雖然去過千葉宗,也與千葉宗打過交道,但那個時候的千葉宗諸多秘術失傳,多虧了他打開帝天谷。才將失傳多年的功法秘典找回來了。

那個時候,他根本沒見到千葉宗的真正手段。

如今這四隻傀儡獸一出,楊開便知這幾年千葉宗發展不少,這四隻傀儡獸。每一隻都有堪比道源境巔峰的力量,應該是千葉宗中的地級傀儡。

有楊開從帝天谷中取回來的那些功法秘典,千葉宗的弟子無論是在煉製傀儡還是御使傀儡之道上,都遠非當日能比的。

他本還覺得葉菁晗與杜憲兩人雙拳難敵四手,可如今看來。自己倒是小瞧了他們。

嗤嗤嗤嗤……

劍光閃亮,紛紛朝葉菁晗與杜憲斬去,那一道道劍芒凝如實質,若真被斬中,葉菁晗與杜憲絕對不會好過。可偏偏兩人壓根連催動護體源力的跡象都沒有,只是用心催動著那四隻傀儡獸。

那一條巨蟒般的傀儡獸身上鱗甲鮮明,身子驟然蜷縮,將葉菁晗與杜憲兩人包了起來,所有斬來的劍氣都被這蟒身格擋開來,濺射起耀眼火花。

轟隆隆……

與此同時。那蜥蜴一般的傀儡獸身上忽然光芒一閃,大地一下子鬆軟開來,它凌空一躍,直接鑽進了地面中,消失不見,也不知道去了何處。

狼嚎之音響起,那隻傀儡狼身上盪過青光,朝距離最近的兩個流影劍宗弟子撲咬過去,獠牙畢露,嚇得那流影劍宗弟子慌忙橫劍抵擋。

可就在這時。最為小巧靈活的傀儡鳥划過一道優美的弧線,仿若一道驚世雷霆,直接從那流影劍宗弟子的胸膛處貫穿而過。

護身源力猶如紙糊,不堪一擊。

「噗……」這流影劍宗的弟子一口鮮血噴出。只感覺心裡空蕩蕩的,似乎少了什麼,低頭望去,卻見胸膛處一個血窟窿,隱約可見蠕動的內臟。

十幾人圍攻之下,一個照面。卻是流影劍宗這邊先死一人。

遠處圍觀之人皆是大驚失色,紛紛為千葉宗這些傀儡獸的實力而感到震驚。

不過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並非只是失誤,而是實力的壓制,儘管流影劍宗這邊人數佔優,可那四隻傀儡獸每一隻都堪比道源三層境,流影劍宗的弟子實力層次不齊,根本不可能抵擋的住。

「退!」那領頭的弟子見此情形也是大驚失色,一臉的不敢相信,千葉宗被滅,流影劍宗自然也繳獲了不少戰利品,那些傀儡是最多的。

如今流影劍宗中,有不少弟子都擁有千葉宗的傀儡,可那些傀儡根本沒法與眼前這四個相比。

傀儡之道,不但要求傀儡本身的強大,還要相應的功法與秘術驅使,換句話說,同樣的一具傀儡,在別的人手上與在千葉宗弟子手上能發揮出來的威力是截然不同的。

縱然流影劍宗得到了不少傀儡作為戰利品,也研究過一段時日,可根本無法發揮出傀儡的全部實力,導致他們以為這些傀儡不過爾爾。

此刻見了,才知道自己大錯特錯。

眾弟子本就膽戰心驚,如今聽得命令,自然是紛紛施展劍法,守護周身,急速後退。

但就在這時,那護著葉菁晗與杜憲的傀儡蟒忽然甩動鋼鞭般的尾巴,捲起一陣殺戮之音。

那尾巴粗若水桶,也不知是何材料煉製而成,一尾之力宛若山嶽崩塌,幾個退避不及的流影劍宗弟子被蟒尾掃中,腹部頃刻間塌陷下去,口中鮮血內臟噴出,眼見著沒了生機。

運氣好的躲過一劫,卻還沒來得及喘上一口氣,腳下便忽然破出一個大洞,之前消失不見的傀儡蜥居然破土而出,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咬住一個流影劍宗弟子,直接拖進了地洞之中。

凄厲至極的慘叫聲,從地下傳來,直讓人聽的毛骨悚然,心中發寒。

有此前車之鑒,那些弟子們紛紛飛竄到了半空中,哪還敢站在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