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七十一章 山有多高

第兩千六百七十一章 山有多高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劍光閃爍,劍氣縱橫,劍陣威力爆發開來,奪目光芒似能通耀古今,將城門處偌大一片範圍徹底籠罩。

首當其衝的杜憲避無可避,無數肆虐能量化作絞殺之力,將其包裹。

頃刻間,杜憲便四分五裂開來。

「哈哈哈,自不量力!」那領頭的流影劍宗弟子本見杜憲這般氣勢洶洶襲來,還以為他有什麼殺手鐧,哪曉得不過雷聲大雨點小,一輪劍陣攻下,敵人便已身首異處,頓時大笑起來。

可笑聲方起,他便本能地察覺到不對,面色一變,瞪大眼珠子瞧向那四分五裂的杜憲,仿若看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一幕,驚駭道:「傀儡!」

這個義無反顧,視死如歸朝他們衝過來的杜憲,居然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隻傀儡!

只不過這隻傀儡煉製的太過精妙,與真人完全無異,大戰之中,他根本沒時間去仔細分別,如今將對方分屍之後才發現端倪。

「爆!」一聲低喝,宛若黃泉之音,在每個人耳畔邊響起。

那被斬碎的傀儡杜憲的屍塊上,絲絲灼熱光芒忽然閃爍而出,瞬間變得明⌒亮無比。

及其危險的氣息猶如海嘯一般瀰漫開來。

那流影劍宗弟子臉色大變,嘶聲竭力地吼道:「快跑!」

說話間,手上利劍轉動,盪起一層層固若金湯的劍意,守護周身,腳下一點,急速後退。

轟……

巨響聲傳出,城門外一團灼目的白球一下子爆裂開來,籠罩了足足方圓百丈範圍,狂暴的能量衝擊捲起驟風。席捲虛空。

一聲聲悶哼響起,卻又戛然而止,一道道生機忽然湮滅,象徵著一個個武者的隕落,直讓那些圍觀之人看的心驚肉跳,面色發白。

少頃。塵埃落定。

流影城城門處,出現了一個深達十幾丈,方圓百丈的大坑,坑旁一片狼藉,那城牆都斷裂了一大截,地面上,便是焦糊的死屍和斷臂。

咔嚓嚓……

一直盤旋在原地,守護著杜憲與葉菁晗的傀儡蟒此刻盤旋著身子,微微揚起頭顱。猩紅的蛇芯不斷吞吐。而在它蜷縮的腹部處,葉菁晗與杜憲兩人依然站在那裡,毫髮無損。

狼藉的大地之上,有一道身影踉蹌爬起,正是剛才那個領頭的流影劍宗弟子,他在諸多弟子當中實力最強,見機的也最快,所以雖然在那傀儡的自爆中受了一些傷。卻總算撿了一條性命。

才剛剛站起身來,面前的光芒便是一黯。有人擋在了他的前方。

抬頭望去,正是杜憲。

四目對視,這流影劍宗弟子睚眥欲裂,怒喝道:「你耍詐!」

揮劍欲朝杜憲斬去,可方一動作,便感覺渾身疼痛難忍。一身力量周轉不靈,臉色變得愈發蒼白。

那傀儡杜憲的自爆,威力極強,差不多等於一個道源境頂峰武者的自爆了,流影劍宗諸多弟子當時距離極近。這一爆之下幾乎全軍覆沒,他縱然僥倖撿回一條性命,此刻也不好過。

杜憲雙眸赤紅,咬牙道:「比起流影劍宗在我千葉宗所在之事,這點又算得了什麼,這只不過是利息罷了!」

滅門之仇不共戴天,不管流影劍宗是不是受人指使,都是殺人兇手,杜憲自然不會對他有任何憐憫。

說話間,狠狠一掌便朝這個流影劍宗弟子頭上拍去,欲要殺之而後快。

「小輩放肆,此乃流影城,安敢逞兇殺人!」

一聲怒喝傳來的同時,一道蒼老身影忽然橫亘在天空中,隨手一揚,便朝杜憲抓去。

一股帝意瀰漫開來,杜憲竟是覺得渾身一僵,無論如何拚命都是動彈不得。

「帝尊境!」杜憲臉色一變,知道自己剛才的做法引出了強者,不過這人似乎不是流影劍宗的宗主,也不知道對方跳出來是何意圖,與流影劍宗又有何關係。

「小小年紀便如此嗜殺成性,若是成長起來那還了得?老夫便帶你回去化解殺孽!」

這老者似乎在為自己的出手而做解釋,話落之時,大手已經抓到了杜憲頭上。

虛空之中,另有幾道人影閃動,卻是朝站在原地的葉菁晗衝去。

千葉宗,區區小宗,放在以前怕是沒什麼人會在意,這段時間鬧的沸沸揚揚,也是因為流影劍宗大肆宣揚的緣故。

不過傀儡之道畢竟是旁門外道,即便有些用途,也不能引人矚目。

可是今日在見識到杜憲與葉菁晗施展出來的傀儡術之後,這些隱藏的帝尊境們卻不敢再小覷什麼了,兩個千葉宗餘孽,只依靠著一些傀儡,竟在流影城大殺四方,這樣的好東西若是能夠得到,絕對能提升自家宗門的力量。

所以一瞬間,葉菁晗與杜憲便成了香餑餑,不少人都打定注意將這兩人帶回去,挖掘出千葉宗煉製御使傀儡的秘密。

「哪來的老東西這般厚顏無恥!」

一聲冷哼響起,一股精銳的氣勁直朝那老者驀然出現,猶如蛟龍出海朝其轟去。

老者心頭一跳,本能地察覺到危險,再也顧不得去抓杜憲,連忙催動力量朝那氣勁拍去,一身實力瞬間催動七八成。

轟……

悶響聲中,那老者身形踉蹌,往後跌退好幾步,臉色驟然蒼白,胸口氣血一陣翻滾,險些沒一口鮮血噴出來,心中暗暗駭然,瞪目朝攻擊來源的方向望去,低喝道:「閣下何人!」

楊開冷笑不答,而是凌空朝葉菁晗所在的地方拍出幾掌。

啪啪啪幾聲,幾道鬼鬼祟祟朝葉菁晗摸去的身影驟然現行,個個都臉色難看。

而沒了那老者的壓制,杜憲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