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七十七章 龍性

第兩千六百七十七章 龍性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炙熱的氣息迎面撲來,讓祝晴渾身如芒刺背,極為不自在,抬眼一看,楊開雙眸居然閃爍淫穢的光芒,饒有興緻地打量著她。

祝晴頃刻間花容失色,哪還不知道楊開這是受到了龍化秘術的影響。

若是一般人這麼靠近此刻的他,他或許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反應,但是自己不一樣,自己的存在絕對能讓他挖掘出隱藏在心中最原始的**。

龍性本淫!

或許他自己都沒意識到這一點,可這是本能,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磨滅的。

楊開也覺得好生奇怪,心中明明下定決心要給祝晴一個教訓,可當這麼抓著她,嗅到她嬌軀內散發出來的體香之後,心中的那股敵意竟莫名地消散了許多,反而另外一種感覺如沸水一般翻騰。

那是一種被他壓抑了多年未曾釋放過的感覺,一種男人的本能。

用一種挑剔的目光上下審視著祝晴,楊開暗贊這丫頭果然有料的很,酥胸飽滿圓潤,起伏如山,衣襟下方透出的一抹雪白晃的人頭暈目眩,那深幽白皙的欲壑更是讓人怦然心動,彷彿一個漩渦般吸引著人的目光,讓人無法自拔。

鼻尖縈繞的香氣更是讓楊開心猿意馬,渾身血液翻湧。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露出極為陶醉的表情,微低著頭,灼熱的目光更是放肆而又大膽地凝視著那吹彈可破的雪白,似能焚化世間一切。

抓住祝晴拳頭和胳膊的雙手已經不滿足於束縛,甚至輕輕地摩挲了起來,入手溫軟如玉,手感及妙。

鼻孔之中噴出兩道清晰可辨的熱流,沖在祝晴的頸脖間。讓她渾身一陣酥麻。

「放肆!」祝晴花容失色,開口嬌喝,區區一個人類。竟敢用如此放肆的目光審視自己,簡直罪不可恕。該千刀萬剮,而更讓祝晴心驚的是,自己竟會被他的氣息影響。

若是換做旁人,莫說是個帝尊一層境,便是帝尊三層境這樣抓著她,她的心境也不會有絲毫起伏,可偏偏被他的氣息一衝,祝晴分明感覺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起了一些微妙的反應。

這讓她駭然而又惱怒。

這人怎麼回事?

嬌喝之時。一隻矯健而有力的小腿已經迅速抬起,毫不留情地朝楊開胯下踹去。

這一擊沒能得逞,因為楊開雙腿一開一合,直接將她那圓潤挺拔的大腿夾在了雙腿中間,霎時間,蠻力迸發,祝晴竟是掙脫不得。

祝晴的腿因為身高的原因,並不算修長,可比例卻是極好,腿上肌肉柔軟中帶著一絲剛硬。觸感也極為美妙,這一夾之下,竟讓楊開露出色授魂與的表情。

雙臂被制。單腿被夾,祝晴整個人乍一看上去彷彿吊在楊開身上一樣,這個姿勢別提多曖昧了。

尤其是楊開現在衣衫襤褸,盡乎半裸,這般親密接觸,雖沒到肌膚相親的程度,卻也相差不遠,不過一層衣物的阻隔而已。

祝晴花容再變,終於有些慌了。

楊開又深深地嗅了口氣。表情又是歡愉又是掙扎,皺眉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他本能地以為自己情緒不對是祝晴施展了什麼手段的原因。真沒看出來,這女人不但力大無窮。居然還精通媚術。

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施展的手段,竟神不知鬼不覺地影響到了自己的情慾。

不過他也有些奇怪,修鍊媚術的女子他接觸過不少,哪一個不是妖冶嫵媚,這祝晴看樣子也不像是修鍊了什麼媚術啊。

祝晴聞言,有苦說不出,只能咬牙道:「我能對你做什麼,你快放開,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楊開手上一用力,直接將她攬進了懷裡,霎時間,兩人緊緊相擁,那飽滿挺拔的酥胸擠壓在楊開的胸膛上,傳來一股驚人的彈性。

楊開清晰地感覺到兩粒凸起,頂在自己的胸口,讓他心中的**猛地擴大幾分。

輕輕地在祝晴精緻的耳垂邊吹著氣,楊開道:「你知不知道什麼叫玩火自焚?」

酥麻的異樣感拂過全身,祝晴沒來由打了個激靈,雖然不知道自己現在什麼樣子,可她知道自己的耳朵絕對變得一片通紅。

果不其然,楊開腦袋微微後仰,饒有興緻地盯著她的耳垂瞧了一會兒,這才咧嘴笑道:「這麼敏感?」

祝晴惱羞成怒,強壓下心中的不適,冷冰冰望著近在咫尺的楊開,道:「放了我,我不跟你開玩笑,否則星界雖大,必沒有你容身之地。」

楊開臉色驟冷,手一抬,扣住了她的頭髮,猛地往後一拽。

祝晴驚叫一聲,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後仰了一下,露出痛楚的神色。

「我像是在跟你開玩笑么?」楊開臉上滿是戾氣,渾然換了一個人似的,「你單方面地來找我麻煩,單方面地要殺我,如今被我擒了,卻還敢威脅我,你腦袋沒坑吧?」

「這是你逼我的。」祝晴咬牙,美眸緩緩闔上,待到再睜開的時候,忽然一聲龍吟響徹雲霄,楊開看的清楚,一隻巨大的火紅的巨龍虛影忽然在祝晴身後一閃而逝,緊接著,祝晴的嬌軀內竟瀰漫出一股龍之威壓,那一頭漆黑的長髮居然霎時間變得火紅灼熱,不但如此,她的頭頂上,居然生出了兩隻小巧的龍角,龍角亦是火紅之色,看起來精緻非常。

這一番變故電光火石,龍吟聲之後,祝晴的氣息陡然變得危險至極。

楊開愕然,不過很快便撇嘴道:「龍之本源?我也有啊。」

怪不得第一眼看到祝晴的時候楊開感覺有些怪異,那個時候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現在回想起來確實有一種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