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八十一章 我們做朋友吧

第兩千六百八十一章 我們做朋友吧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如今她主動承認,繞是楊開心裡有些準備,也是震撼的不行。

龍族啊,萬靈之長,雖然這個稱號有點自封的嫌疑,但也確實相差不遠。

上古時期,聖靈無數,卻依然以龍fèng為尊即便是當下,大多聖靈都已滅絕,龍族依然能盤踞東海一島,繁衍生息。

可以說,這個神聖而強大的種族見證了天地的變遷,見證了無窮歲月的流逝,龍族,不單單是一個稱呼,更是一種傳承與強大的象徵

楊開體內就有金聖龍本源之力,所以在面對祝晴這個活生生的龍族之時,並沒有太多的拘謹而懼怕,反而有一種莫名的親切。

這股親切很快轉為貪婪與覬覦,心中盤算著若是真能降服這個龍女,讓她成為自己的禁臠……嘖嘖,人生如此,夫復何求啊。

「你如何知道的?」祝晴又問。

楊開微微一笑,掐指道:「本少精通扶乩占卜之術,隨便一算……」

祝晴沒好氣地瞪他一眼,心想信你才有鬼了,不過她之前與楊開纏鬥的時候暴露出不少信息,楊開能推測出她龍族的身份倒也不足為奇。

「知道也沒什麼,不過還請你代為保密,龍族的身份畢竟有些……太過驚世駭俗。」祝晴誠懇地望著楊開。

雖說世間流傳在那東域東海之中,有一座龍島,龍島之上生活著許多龍族,但那畢竟是謠傳,世人並不知底細。可若是一個活生生的龍女暴露在天下人的視野之中,必會帶來難以想像的震動。

「沒問題。」楊開爽快應道,「我也不是喜歡亂嚼舌頭的小人。」

祝晴面露感激,心想這人好好說話的時候其實也是不錯的。或許自己有些先入為主,所以不管怎麼看,都覺得這面孔有些討厭。也是時候改變一下自己對他的看法了。

「不過你能給我什麼好處?」楊開話鋒一轉,那侵略的目光再一次掠過祝晴身上的敏感部位。好似一隻大手要將她全身剝光。

祝晴深吸一口氣,緩緩閉上雙眸,身軀輕輕顫抖。

覺得這人還不錯的我真是天真啊

「你…想…要…什…么…好…處」祝晴睜眼,一字一頓咬牙問道,這張臉真是越看越討厭。

「那要看你能給我什麼了。」楊開手撐著臉頰,好整以暇地望著她。

本能地感覺自己狀態不對,自從今日碰到這祝晴之後,那壓抑乃至遺忘已久的慾念不斷地翻騰。之前與她分開之後,這種感覺倒是消失了,此刻再見,又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那種念頭再一次翻湧上來,儘管心中告誡自己這龍女不好招惹,可這種玩火的刺激感卻讓人有些欲罷不能。

祝晴深深地凝視著他,好一會才輕啟朱唇道:「朋友」

「啥?」楊開愕然地望著她。

祝晴輕輕地吸氣,道:「我說,我可以跟你做朋友。」

語氣雖然平淡。但那眉宇之間卻有著掩飾不住的傲意,好似這事乃是一種恩賜一樣。

楊開頓時傻在原地,怔怔地望著她。

祝晴毫不避諱地與之對視。好半晌楊開都沒有反應,祝晴皺眉道:「我說的話你聽到……」

「哈哈哈哈」楊開大笑,使勁拍著大腿,拍的碰碰響。

祝晴惱道:「你笑什麼?」

楊開笑聲一斂,嘲弄地望著祝晴,道:「龍族的高傲,果然名不虛傳。」

祝晴也淡淡譏笑:「總好過你們人類的奸詐。」

楊開沉吟了一下,頷首道:「恩,你說的不錯。人類確實奸詐的很。這點誰也無法否認。不過你說你要跟我做朋友,你知道……朋友是什麼嘛?」

祝晴傲然道:「我不需要知道。」

楊開徐徐搖頭。望著她道:「你沒有朋友吧?」

強大的龍族需要什麼朋友?祝晴心中嗤之以鼻,面露不屑。不過卻忽然發現,楊開的表情竟有一絲憐憫和同情,心中頓時惱火的不行,區區一個卑賤的人族,居然敢用這種表情望著自己,纖細的手指動了一下,壓制住心中要挖掉他眼珠子的念頭。

因為自己不是對手,貿然與他動手,只是自取其辱罷了。

長老啊長老,你交代下來的任務果然艱巨,晴兒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才能完成,或許這是族內對我的考驗?

「你為什麼要跟我做朋友?」楊開皺眉問道。

當然是因為長老的命令和祖龍本源,祝晴心中默念,口中回道:「這需要理由么。」

「不需要麼?」楊開驚愕。

祝晴面露不耐,咬牙道:「你就說你答應不答應吧。」

自己堂堂一個龍族要跟他做朋友,簡直是他祖墳上冒青煙,居然還敢推三阻四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答應又如何,不答應又如何?」楊開笑吟吟地望著她,神色忽然一肅,道:「朋友,可不是嘴上說說那麼簡單。」

從來沒遇到這樣的人,說要跟自己做朋友,還擺出一副「你賺到了」的表情,楊開也不知道該說這祝晴不通人情世故,還是太過高傲了。

「那要怎麼做?」祝晴皺眉沉思了一下,居然擺出一副不恥下問的表情。

楊開瞧了她一眼,大手一揮,沉聲道:「為朋友者,自當兩肋插刀,分憂解難,為朋友者,自當坦誠相待,肝膽相照,為朋友者……」

「說具體點。」祝晴不耐地打斷了他,「你要我做什麼,才願意跟我做朋友。」

楊開笑眯眯地望著她,拍了拍旁邊的床榻,道:「我如今缺個暖床的,如果你能寬衣解帶陪我一晚,我也不是不可以考慮一下。」

「滾」祝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