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2016……

2016……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十三號包房內的禁制陣法還完好無損,所以眾人的神念都被阻擋在外,根本無法查探到裡面發生了什麼,但那一句句對話卻是清晰無比地傳入眾人耳中。本文由。。首發

只聽到十三號房內的帝尊境求饒不成似乎是想要拚死一搏,可卻根本沒傳出什麼爭鬥的動靜便被制服,隨後一陣嗚嗚的聲響傳出,緊接著又是幾聲咕嘟咕嘟的怪異吞咽聲……

儘管看不到任何東西,可眾人似乎都能想像出那十三號包房內的帝尊境到底遭遇了什麼。

「嘔……」

大廳內,一個女子率先支持不住,張口吐了出來。

這聲音似乎是個導火索,牽一髮而動全身,那些還在苦苦支撐的武者再也撐不下來,個個都扭開腦袋,吐的一塌糊塗,霎時間,整個大廳內一片烏煙瘴氣,直讓其他人大皺眉頭。

包房內的其他帝尊境也都是滿面不解,七曜商會好歹也是南域兩大頂尖商會之一,出了這樣的事,怎麼也沒人來管。隱隱地,不少人覺得這一次的拍賣會有些不簡單,似乎不小心蹚進了一片泥潭之中。

好大一會功夫,楊開才從十三號包房內閃身而出,拍了拍手道:「活這麼大,第一次見到這麼奇葩的要求,真是大開眼界。」

背後不斷地傳來一陣陣嘔吐之聲,給人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繼續!」楊開抬眼望著高台上的花青絲。

花青絲微微頷首,心知楊開這次怕是被自己師尊給惹惱了,正滿腔怒火無處發泄,那七號房和十三號房卻主動撞了上去,他哪裡會輕饒。

十三號房能撿回一條性命已是運氣,不過以他的遭遇來說。那種待遇只怕還不如被殺了一了百了。

環視四周,花青絲道:「一號房出價一億上品源晶,還有要加價的么?」

眾人漠然。心想人家都開價一億了,這還加個屁啊!

花青絲頷首道:「既然沒有。那這第三件拍賣品就歸一號房所有了。」

伸手示意了一下,那婢女立刻捧著托盤朝一號房走去,小臉上滿是蒼白,腿肚子打顫,彷彿要去的不是一號房,而是什麼幽魂煉獄。

楊開重新回到房中,將第三件天傀收好。

高台上,花青絲再次開口道:「第四件拍賣品。千葉宗天傀……」

「一億!」楊開朗喝道。

花青絲抿嘴一笑,環顧大廳道:「沒人加價了吧?」

說完之後便給那剛從後台中走出來的婢女打了個眼色,這下她連場面話都懶得說了。

接下來的拍賣簡直就是楊開與花青絲兩人的互動,但凡有拍賣品呈上,楊開便不假思索地報價一億,花青絲也是乾脆至極地讓人將天傀送到一號房來。

各大包房內,諸多帝尊境的表情既無奈又難看。自己等人千里迢迢來到這裡參與拍賣會,沒想到全都成了陪襯,別說競拍到拍賣品了,就連競拍的資格都沒有。人家開口就是一億,誰能與他競爭。而且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楊開這個人有問題。似乎不是來參加拍賣會,而是刻意來砸場子的。

先不說他剛才殺了七號房的人,羞辱了十三號房的人,單是這個報價就有些耐人尋味。

他確實資本雄厚,手上好幾億的上品源晶,但就算這樣也不至於如此出價吧?那些上品源晶又不是大風刮來的,唯一的解釋便是楊開壓根就沒打算支付。

來此的帝尊境都不是傻子,看了這麼久,哪還咂摸不出滋味來。內心深處隱隱湧出一絲不安,似無形的枷鎖纏繞在心頭。讓人心神不寧。

偏偏那個台上的拍賣師居然也及其配合,讓人感覺怪異至極。

前後不過一刻鐘的功夫。千葉宗九件天傀便已拍賣完畢,也不出所料,所有的天傀盡落楊開手上,轉交給了葉恨。

葉恨激動的無法自已,根本沒想到這些天傀還能失而復得,他本以為千葉宗被滅,宗門傳承只怕真要斷絕在自己手上,這些日子一直愧疚萬分,覺得對不起千葉宗的列祖列宗,心死如灰,即便是李青雲將他完整無缺地送回來了,葉恨也依然打不起什麼精神。

可是如今,九大天傀重新收回,讓葉恨忽然又湧起了一股鬥志。

千葉宗在他手上被滅,也一定要在他手上重建,再現祖上輝煌,被他安排進帝天谷的五百弟子便是希望,還保存完好的秘術典籍也是希望,這九大天傀更是希望。

霎時間,葉恨精神煥然一新,彷彿變了個人似的。

葉菁晗與杜憲將這一切瞧在眼中,也都暗暗振奮不已,對楊開的感激又深了一層。畢竟天傀這種東西實在是了不得的東西,任何一具都堪比帝尊境,旁人若是拍到了,只怕會留著使用,可楊開卻是全都還給了葉恨,此舉堪稱一個高風亮節,讓人想不感激都難。

「楊少,他們似乎在拖延時間。」鷹飛忽然開口說道。

楊開點點頭,道:「我知道。」

他都已經表現的如此強勢了,每一件拍賣品都盡收囊中,可武鳴那邊居然也沒有出面阻止,反而默不作聲,這不是拖延時間是什麼?

寧願割捨九大天傀也要拖延時間,可見背後籌謀之大。

「要不要讓那位花夫人將拍賣的速度提快一些?」鷹飛皺眉問道。

楊開搖了搖頭道:「花姐被鐘下了催心蠱,也是身不由己。」

「催心蠱!」鷹飛臉色一變,明顯也是聽說過這種東西的。

「既來之則安之,看他們想耍什麼花招吧。」楊開淡淡地抿了一口茶水。

高台上,花青絲忽然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