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九十二章 八方分元陣

第兩千六百九十二章 八方分元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網

「對了,那個柴虎呢?」楊開忽然又想起一人。

柴虎並非是從恆羅星域過來的,而是星界本土人。

不過與鬼祖赤月艾歐等人關係極為親密,甚至結拜過。

當年從恆羅星域中與楊開一起過來的共有五人,無道,鬼祖,艾歐,赤月和古蒼雲。

其中無道可是當年的星域第一人,可惜天道無常,他最終死在了晉陞道源境的天地能量洗禮之中,剩下鬼祖等四人在天鶴城中摸爬滾打,處境艱難。

也正是在那個時候,四人結識了柴虎,得了他不少幫助,後來情誼深了,便結拜為兄弟,鬼祖為大,艾歐老二,古蒼雲老三,柴虎老四,至於赤月,便是眾人的五妹了。

楊開當年路過天鶴城的時候,正碰到天鶴城城主駱津對赤月逼婚,那個時候柴虎劫持了駱津之女駱冰為人質,想要將赤月救出,結果功虧一簣,若非楊開當時在那,只怕柴虎也要交代進去。

後來楊開大鬧天鶴城城主府,殺了不少人,將一群人帶出,安置在千葉宗中。

此刻他也是忽然想起有柴虎這麼一號人的。

聽到楊開問起,鬼祖桀桀笑道:「老四有情劫!」

「和誰?」楊開愕然。

艾歐也是表情古怪地道:「那個駱冰,你還記得吧?」

「她?」楊開怔住,簡直不敢相信。

柴虎當年劫持過駱冰,按道理來說,兩人就算不是仇敵,也不至於眉來眼去吧,真不知道這兩人怎麼互相看對眼了。

艾歐道:「當年老四劫持那丫頭的時候,似乎正好碰到那丫頭遇到一些危險,所以雖然劫持了她,也算是救了她,那丫頭還是算恩怨分明的,對老四頗有些動心。可惜她父親死在楊小子你手上。而老四又算是我們的兄弟,那丫頭一直過不了自己那一關,就算對老四有些情誼也是藏在心頭。前兩年她離開了,老四不放心。便跟在她身邊,至今沒有消息,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古蒼雲道:「福兮禍兮,正因如此,老四也免了這一難。」

楊開微微頷首。既然那個柴虎一直都不在千葉宗,倒也無需操心什麼了,他那麼問,也只是照顧鬼祖等人而已,他本人與柴虎並沒有什麼交情。strong/strong

「五妹還在那老混蛋手上。」艾歐沉著臉道,「也不知道會不會被送出來拍賣。」

「但願吧。」古蒼雲轉頭朝高台上望去,他們幾個都被送出來了,按道理來說赤月也一定會被送出來的。

楊開淡淡道:「我若是那人,定會留一個人質在手上。」

幾人聽的一驚。

便在這時,高台上的花青絲開口道:「諸位。此番拍賣會就此結束,不過還請大家稍安勿躁,諸位都是遠道而來,妾身師尊準備了一份厚禮呈上,還望諸位莫要嫌棄。」

「真被扣下來了。」艾歐臉色一沉,變得極為難看。

這拍賣會都已經完了,卻依然不見赤月的蹤影,顯然是真如楊開所料的那樣被扣下來當人質了。

幾人雖然一直被那老東西扣押著,連一身修為都被封印了,卻一直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麼。

「妖王。保護好他們!」楊開吩咐一聲,身形一晃,忽然從一號房中閃了出來,凌空懸浮在拍賣大廳的上空。目光朝後台望去。

那裡空無一人,武鳴也早不知去向。

他沖花青絲打了個眼色,傳音道:「花姐,去一號房。」

鷹飛在那裡,等會就算有什麼變故,多少也可以照應一二。

花青絲點點頭。腳下一跺,便朝一號房衝去,眨眼不見了蹤影。

大廳內,包房中,無數雙目光朝楊開望去,不知這囂張跋扈的青年此舉到底想要做什麼。

楊開神念如潮水一般傾瀉出去,朗聲道:「老狗,你用這拍賣會引本少現身,本少來了,你用本少朋友來拖延時間好布置周全,本少也如你所願,怎麼,事到臨頭你還要藏頭露尾,不敢現身一見么?」

一番話喊出,卻是沒有半點回應。

倒是大廳內諸多武者面面相覷,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用一副看白痴的目光看著楊開,猜測他是不是失心瘋了。

「鬼鬼祟祟丟人現眼,老狗你好歹也是星神宮長老,居然如此膽小?」楊開冷笑一聲,嘴炮全開,極盡嘲諷之能。

「什麼?星神宮長老?」

「哪來的星神宮長老?」

「他什麼意思?」

諸人大驚,楊開的話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

星神宮,在南域那可不單單只是一個名字,更是一個象徵,一個無敵的存在,畢竟那是大帝宗門,是鎮守南域的巨無霸。

而星神宮的長老,更是尋常人難得一見的大人物,比起那些一線宗門的宗主門主地位都不會差。

而聽楊開話中的意思,他似乎是跟一個星神宮長老有了什麼過節……

這…這這不是自尋死路么?

在南域,得罪誰不好,居然得罪一個星神宮長老,而且還敢這般大呼小叫,大言不慚,一口一個老狗罵的及其順口,簡直不知天高地厚啊。

一時間,不少人望著楊開的目光就如同望著一個死人。

這般開罪一位星神宮長老,那還能有什麼活路?

「哈哈哈哈!」一聲大笑忽然響起,聲音飄忽不定,竟給人一種捉摸不透的感覺,包房內諸多帝尊境皆是面色一變,感覺在那人的笑聲中一身氣息都被引動了,帝元不受控制地翻滾,心頭大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