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九十三章 你們來咬我啊

第兩千六百九十三章 你們來咬我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霎時間,鷹飛面沉如水。strong網/strong

他一直以為有自己的守護,即便對上一個星神宮長老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好歹也是妖王,堪比帝尊三層境,還能怕一個星神宮長老不成?可如今這什麼八方分元陣卻將所有人都隔離開了,如今他連楊開到底在哪都不知道,談何守護?反倒是布陣之人,可以利用陣法之力,輕易地將楊開玩弄於鼓掌之間。

心中不禁浮現出深深的悔意,若是之前力諫楊開將犀雷和謝無畏也弄過來就好了,那個時候楊開不同意,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不過轉念一想,對方有這個什麼八方分元陣,可以將所有人分離開來,就算帶再多的妖王也無用。

前些日子自己已經暴露了妖王的身份,對方既然敢這麼下手,肯定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如今看來,果然布置周密,兩套陣法運轉開來,不但將楊開困守在這一方天地之中,更讓他陷入孤身作戰的環境中。

「龔家主,可能破陣?」鷹飛沉聲問道。

龔泰悠然長嘆:「能是能,但是需要時間。」

「多久?」鷹飛感覺不妙。

「十日!」

鷹飛頓時沉默,十日功夫,便是黃花菜也涼了,以楊開如今的處境,他哪能在此等候十日時間?

艾歐在一旁道:「楊小子向來福大命大,這一次對方雖然手段不俗,卻也不一定能將他怎樣。龔家主這邊還是先破陣要緊,我們也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找到楊小子,助他一臂之力。」

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眾人知他說的不假,當即分頭行動起來,四處查探,想看看這陣法有沒有什麼破綻。

……

漆黑的世界中,楊開仿若置身虛空。但四周的環境卻又與虛空截然不同,神念掃出,四周一層無形的屏障阻隔,讓他查探不到任何人的蹤跡。

他靜靜地站在原地。嘴角維揚,不驚不懼,耐心地等待著。

黑暗之中,一雙眸子靜靜地觀察著他的反應,見他居然沒有絲毫急切驚恐之意。頓時知道他心性非比尋常,非以尋常手段可以對付的,當下也不再隱藏,索性大方現身。

漆黑的世界中忽然現出光芒,緊接著在那前方,一道身影突兀顯露。網

楊開抬眼望去,立刻看到一個老者,他彷彿一直就站在那裡一樣,出現的毫無蹤跡,而在他身後。還有兩道身影,一人是之前失蹤不見的武鳴,另一人正是許久不見的赤月。

赤月應該也被封印了修為,俏臉微微有些蒼白,此刻正被武鳴挾制,雙手背在身後被武鳴死死抓住,動彈不得。

乍一見到楊開,赤月一雙眼中迸出驚喜交加的光芒,似是沒想到他會出現在此地,不過很快便俏臉一沉。沖楊開緩緩搖頭,示意他趕緊逃跑。

武鳴將這一切看在眼中,輕輕冷笑,手上微微一用力。赤月便忍不住悶哼一聲,臉色因為疼痛而愈發蒼白。

「楊小友!」那老者乍一看一身仙風道骨,三縷長須,身穿青色皂袍,倒頗有一些世外高人的氣質,面含著微笑與楊開打招呼。

「老狗。你終於捨得現身了。」楊開齜牙一笑。

老者微微苦笑搖頭,道:「楊小友還請嘴下留情,老夫譚君昊!」

「譚老狗!」楊開眉頭一揚。

「小畜生你嘴巴放乾淨點,你再喊一聲試試。」武鳴臉色一怒。

楊開仰首,語氣極快地道:「譚老狗譚老狗譚老狗譚老狗,武小狗武小狗武小狗武小狗……本少就喊了,你們來咬我啊。」

「混賬!」武鳴鼻子都氣歪了,想他好歹也是個帝尊兩層境,從沒有當面這般侮辱他,胸前一股怒火如火山蘊藏著岩漿,馬上就要噴薄而出。

譚君昊輕輕地吸了口氣,微微擺手,制止了武鳴的暴躁,眯眼望著楊開道:「楊小友怨氣極重,似乎對老夫有些成見啊。」

楊開冷聲道:「你覺得呢?」

譚君昊微微一笑,頷首道:「小友有怒,老夫理解,不過老夫也是逼不得已而為之,還望小友見諒。」

「你死了我就原諒你。」

譚君昊一怔,大笑道:「小友說笑了,老夫乃星神宮長老,受大帝恩澤,這普天之下誰又敢殺我?」

「原來你的依仗是這個!」楊開輕輕點頭,眼帘忽然一抬,森聲道:「本少倒是想試試,殺一個大帝宗門的長老,會有什麼後果!」

譚君昊眼角一抽,察覺到楊開並非是在說笑,而是真的起了殺心,倒也不怎麼放在心上,有殺心是正常的,關鍵還要有本事才行,微笑道:「那老夫拭目以待,不過在此之前,楊小友是不是該將一件東西物歸原主了?那東西本屬於老夫,卻被小友無意間得到,已經有些年頭了。」

「你說這個?」楊開隨手在虛空中一抓,手心上立刻出現一塊令牌,那令牌上雕刻著一頭栩栩如生的龍形雕像,正面更有一個大大的龍字,令牌古樸,也不知是什麼材料煉製而成,看上去很有些年頭了。

「正是!」譚君昊看見令牌,神色一動,微微頷首。

這龍島令可是及其珍貴的寶物,雖然它無法用來煉器,也無法用來的煉丹,但它卻是尋常人進入龍島的唯一憑證,持此龍島令,可以前往龍島處,提一個龍島能夠滿足的要求。

譚君昊已是帝尊三層境,再往上那便是大帝的境界,他自付以自己的悟性的本事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窺探大帝之道,但或許那神奇的龍島之上有什麼東西能讓他突破桎梏。

這龍島令對他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