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九十六章 請你自重

第兩千六百九十六章 請你自重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今天到10號人在外地,更新會有點慢,見諒。。

……

主要是想拖延一下時間,剛才控制法身從玄界珠轟出一拳,讓他神念消耗過大,到現在還有些頭疼,溫神蓮正在發揮功效,一絲絲清涼之意在腦海中瀰漫,消耗的神念也在急速恢復著。

譚君昊已然重創,法身那一拳可不是好挨的,便是面對全盛的譚君昊,楊開也有一戰的信心,更不要說他如今不在巔峰。

素未謀面卻來陰謀坑害自己,楊開勢要將他斬殺於此!

「小輩找死!」譚君昊怒喝,雙手一揚,攬天地之勢,咬牙道:「敢忤逆老夫,今日老夫便讓你死個明白。」

話音落下,四周忽然多出一道道身影,齊聚身邊。

楊開眉頭一皺,朝那些身影打量過去,很快便發現這些人赫然都是帝尊境。

雖然大多數都是帝尊一層境,卻也有幾個帝尊兩層境,而且不少人都看著眼熟,似乎都是之前參加拍賣會的各大宗門宗主長老們。

數量不少,足足二三十人。

這些帝尊境們詭秘出現,一個個也都滿眼茫然,之前譚君昊將陣法運轉開來之後,他們便都被分離開了,置身在一片無盡的黑暗之中,一直在尋找出路卻始終也無法找到。

莫名地湧現出一股力量,將他們全都拖進了這裡,再轉頭一瞧,立刻發現了楊開和譚君昊兩人。

再看到譚君昊身上的傷勢,這些帝尊境們都心頭一凜,暗暗驚悚。

譚君昊此刻可是散發出帝尊三層境的強大氣息,居然還受傷了,傷勢看起來還挺嚴重的,此地除了他之外就只有一個楊開站在那邊。

這傷勢難道是那個叫楊開的青年所為?他一個帝尊一層境,有什麼本事居然能傷到三層境?

「啊?譚長老!」一個中年男子仔細地打量了一下譚君昊,忽然驚呼一聲,上前拱手道:「見過譚長老。您怎麼在這?」

譚君昊掃了他一眼,頷首道:「你認得老夫?」

那中年男子賠笑道:「十多年前,在下有幸得星神宮賞賜,進那天級秘地修鍊一陣。當年曾遠遠見過譚長老,譚長老怕是不記得在下的。」

這中年男子雖然也是一方門主,但不過只有帝尊一層境修為而已,所處的宗門在整個南域也不過二流水準,面對星神宮的長老。哪敢託大?也正是那一次得了星神宮的賞賜,在天級秘地里修鍊,他才有幸突破到帝尊境。

對星神宮,他可是感激涕零,如今乍一見到星神宮的長老,自然是恭敬無比。

譚君昊微微頷首,沒有多說什麼。

但這中年男子一番話,卻讓其他人都吃驚不小。

「譚長老,星神宮……難道說……」

儘管在場的大多數帝尊境都不認得譚君昊,甚至從未見過他。但此刻也都隱隱有了一些猜測。

星神宮是大帝宗門,想成為長老,必須是帝尊三層境的修為,而帝尊三層境,便是在星神宮中也不多,總共就那麼幾人。

沒見過譚君昊,譚君昊的大名眾人卻是聽過的。

眾人都是心中一凜,紛紛上前抱拳道:「見過譚長老!」

「都不必多禮!」譚君昊微微一擺手,高人的架勢拿的十足。

先前說話的那中年男子沉著臉道:「譚長老,是何人竟如此大膽敢沖您出手?竟還將您打傷了。」

譚君昊臉色一冷。朝楊開望去,道:「便是這位小朋友,老夫一時不慎為他偷襲得手!」

楊開聽的一陣猛撇嘴。這話雖然說的也沒錯,自己確實是偷襲得手的。但若不是你主動找茬,自己無緣無故偷襲一個帝尊三層境做什麼。

那中年男子聞言大怒,沖楊開厲喝道:「果然是你這孽畜,譚長老乃星神宮長老,地位尊崇,身份尊貴。星神宮更是我南域霸主宗門,庇護我南域億萬武者。你這小孽畜能得見譚長老乃是你的榮幸,非但不懂感恩圖報,竟還出手偷襲,速速滾過來賠禮道歉,譚長老宅心仁厚或能饒你一命,若還冥頑不靈,我等必殺你!」

這話說的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譚君昊聽的心情大爽,面含微笑。

倒是其他帝尊境們表情各異,他們可不似那中年男子,沒得星神宮太大的恩惠,對星神宮雖有敬仰之意,但也不至於沖譚君昊納頭跪舔。

不過也不好反駁什麼,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滿是同情地望著楊開。

之前在拍賣會上,楊開就提到過什麼星神宮長老,如今看來,這位星神宮長老便是譚君昊了。

真不知道他是怎麼跟譚君昊結上仇的,得罪了譚君昊,這南域還有活路么?年輕人果然氣血方剛,不懂收斂。

「吆……我道是誰,原來是十三號房那位吃屎三斤的朋友啊,怪不得此地忽然這麼臭氣熏天的。」楊開斜睨著那中年男子,伸手扇了扇面前的空氣。

「啊……」

「竟然是他!」

「真吃了啊?」

「這這這……」

諸多帝尊境聞言,都紛紛瞪大眼珠子朝那中年男子望去,更有甚者,瞬間往旁邊跳去,拉開了和中年男子的距離,一臉嫌棄的表情,好似真的聞到了臭味一樣。

一瞬間,中年男子身邊方圓三丈居然是空無一人,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獨立開來一樣,就連譚君昊也是眉頭一皺,表情古怪地望著那中年男子。

「你……」那中年男子伸手怒指著楊開,臉色漲的通紅,又羞又氣。

之前在十三號房內遭遇的一切,簡直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侮辱。當時只覺得便是被楊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