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九十七章 全部受制

第兩千六百九十七章 全部受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能修鍊到帝尊境,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審時度勢,楊開與譚君昊之間的恩怨他們怎願意插手。)

當下便有人抱拳道:「譚長老,在下還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

說完轉身就走。

其他人彼此瞧了一眼,也都紛紛上前告辭,眨眼功夫便有一大半人四散而去,還剩下一些眉頭微皺,躊躇不已。

他們似乎已經瞧出這一趟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譚君昊無緣無故地將他們召集到此地,又提前布置下陣法,顯然不會讓他們輕易離開的,這個時候辭行,只怕會得罪譚君昊。

一時間心中懊惱不已,覺得自己當初就不應該來流影城參加什麼拍賣會,現在莫名其妙地被捲入一潭渾水中,想抽身離開都是奢望。

果不其然,眼見那些帝尊境四散開,譚君昊輕哼一聲,朗聲道:「諸位覺得自己能走的掉么?」

那些帝尊境紛紛止步,轉頭望著譚君昊,先前開口說話之人皺眉道:「譚長老,此言何意?」

話語之中隱隱有些質問的意思了,譚君昊就算是星神宮長老,地位尊崇,實力超群,也沒道理限制這諸多帝尊境的自由吧?與他有仇的是楊開,又不是自己這些人。可聽譚君昊話中的意思,似乎……有些不對勁啊。

譚君昊淡淡道:「也沒什麼。只是此地已被老夫布下大陣,沒得老夫允許,誰也別想離開。」

諸人聞言,臉色陡變。

那之前說話之人皺眉道:「譚長老,我等敬你是星神宮長老,星神宮更是我南域霸主宗主。庇護我南域億萬武者,還請出言指點,我等要如何做才能離開這裡?」

若是旁人這麼做。在此的帝尊境只怕立刻便要翻臉了,無緣無故地被限制了自由。這種事誰能容忍。可偏偏譚君昊不一樣,不提他帝尊三層境的強大修為,便是一個星神宮長老的身份,也無人敢在他面前放肆。所以縱然這人心中惱怒,卻也不得壓下怒火,仔細問個清楚。

「是啊譚長老,還請指點。」有人立刻拱手附和。

譚君昊微微一笑,道:「想離開這裡。也簡單。」伸手一指楊開,道:「幫老夫殺了他,老夫便放爾等離開此地。」

眾人一瞬間瞪大了眼珠子,嘴中的苦塞過吃了一百斤黃連……

楊開此前幾次行兇,眾人都看在眼中,知道這青年實力彪炳,極不好惹,在場的帝尊境沒有人有信心能在他手下活過性命。

現在譚君昊卻叫他們去對付楊開,這不是把他們往火坑裡推么。

這他媽還是星神宮長老?一瞬間,眾人只覺得星神宮這高大雄威的招牌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轟然倒塌。對星神宮別提多失望了。

星神宮是南域霸主宗門,若是裡面的長老都這樣不講道理,以勢壓人。誰還心存敬仰。

「譚長老……莫不是開玩笑?我等與這位小兄弟也是無冤無仇的……」

「是啊譚長老,還請你高抬貴手,放我等一馬。」

一時間,群情激奮,不過面對譚君昊,眾人還是收斂著自己的怒意,不敢太過無禮。

譚君昊不為所動,朗聲道:「此子對老夫極為不敬,不但出言侮辱老夫。更打傷了老夫的弟子,甚至還搶奪了老夫的一件重寶。若是爾等能幫老夫制服他。他日老夫必有重謝。」

「竟有這等事,那倒是他的不對了。」

「是啊。譚長老畢竟是星神宮長老,居然敢侮辱譚長老,搶奪重寶,實在是大大的不該啊。」

「要賠禮道歉,這絕對要賠禮道歉。」

一群人咋咋呼呼,表面上都在附和著譚君昊,實際上卻是一點實質性的意思都沒有,都在和稀泥。沒人是傻子,單憑譚君昊一句空口白牙的承諾便去找楊開的麻煩,這不是嫌自己命長么。

楊開樂呵呵地望著,此時也是忍不住叫道:「譚老狗,你好歹也是星神宮長老,實力更高過本少兩層,竟還要廣邀幫手來對付本少,你還要不要臉,有本事就別牽連無辜之人,過來與本少單打獨鬥。」

此言一出,眾人心中對楊開好感大生,覺得他這話說的在理。

你們兩人的恩怨,牽連我們這些無辜之人幹什麼,這位譚長老也實在是莫名其妙的很。

譚君昊臉色一沉,恨恨地瞪了楊開一眼,又掃了一眼眾人,道:「諸位當真不願幫老夫這個忙?」

眾人表情尷尬,視線飄忽,卻是沒人響應。

倒是那最先開口說話之人一臉憤慨道:「譚長老莫要再強人所難了,天下之事大不過一個理字,你與這位小兄弟之事你們自己解決便是,以譚長老的修為,想拿下他不過易如反掌,何須我等出力。」

這人一臉絡腮鬍子,看起來極為豪邁,並非什麼心機深沉之輩,譚君昊種種作為讓他極為看不慣,此刻也是話里夾槍帶棒說了一通。

譚君昊冷冷地瞧了他一眼,單手忽然一掐訣。

那絡腮鬍子大漢立刻慘叫一聲,彷彿遭遇了什麼重創般,渾身劇烈顫抖起來,那頸脖處,立刻浮現出一個凸起迅速在肌膚之下遊動。

「怎麼回事!」諸人大驚,紛紛從這絡腮鬍子大漢身邊跳開,生怕被殃及池魚。

「劉兄,劉兄!」有與這絡腮鬍子大漢相熟的武者大聲呼喊。

可這位劉姓武者卻是妄若未聞,自顧地發出慘叫,不一會兒便臉色蒼白,渾身被汗水濕透。

刺啦……

他忽然一把撕開了胸口的衣服,瞪大了一雙滿是血絲的眼睛,低頭朝自己胸口處望去,只見那個在肌膚下遊走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