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六百九十八章 如何殺?

第兩千六百九十八章 如何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

己方確實人多勢眾,但真要與楊開生死搏鬥,能不能活下來一半都是兩說。

誰也不願意用自己的性命為別人創造生機。

可不聽從譚君昊命令的下場,無疑會跟那劉姓大漢一樣啊。

一時間,眾人都進退兩難。

譚君昊自然瞧出了他們的顧慮,冷哼一聲,手上法決再次一變。

又是諸多悶哼聲響起,每個帝尊境都表情艱辛,額頭上冷汗直流,那肌膚下的催心蠱蟲迅速地朝心臟處鑽去,更有幾個忍不住疼痛慘嚎起來,凄厲至極,讓人聽在耳中毛骨悚然。

「蠱蟲入心,必死無疑!」譚君昊淡淡說道,「誰若能幫老夫殺了此子,老夫可替他驅出催心蠱,還其自由。」

大棒加蜜棗,向來是奴役人心的不二法門,譚君昊身為星神宮長老,這一套自然玩的極熟。

此言一出,不少人果然眼前一亮。這什麼催心蠱實在是太折磨人了,若是真能驅出出去的話,倒也值得一搏。最主要的是,反抗譚君昊他們必死無疑,對上楊開多少還有一線生機。

如此簡單的選擇,卻也讓人別無選擇。

當即便有人承受不住痛苦和譚君昊承諾的誘惑,大喝一聲道:「譚長老可要說話算話。」

譚君昊微微一笑,道:「老夫當然說話算話。」

「好!那今日夏某就助譚長老一臂之力,還有誰願與夏某共進退?」

他說話時,轉頭望向四周,諸多帝尊境紛紛頷首起來,如今是胳膊拗不過大腿,不同意又能怎麼辦?

那夏姓武者得了眾人的支持。當即信心大增,氣勢一催,帝元轟然運轉開來。赫然是一位帝尊兩層境強者。

大吼一聲,似是為自己壯膽。合身便朝楊開撲了過去。

其他人都緊隨其後。

霎時間,二三十道身影化作流光,紛紛朝楊開襲去,身在半空之中,一道道秘術綻放出光華,一件件帝寶被祭出,化作五顏六色的光芒朝楊開斬去。

更有人出手之時口中念叨道:「小兄弟莫怪,我等也是逼不得已啊。」

驟然面對這麼多的帝尊境。楊開也是壓力陡增,彷彿一座座大山壓在心口處,讓他幾乎喘不過氣,卻是仰天長嘯:「瞻前顧後,何為帝尊境?若無生死相搏的勇氣,就莫要輕啟戰端!」

「小子猖狂,給我死來!」

並非人人都對楊開心存愧意,先前楊開在拍賣會上的做法已然引起眾怒,此刻更是因為他,自己等人為譚君昊所制。被鐘下催心蠱這種東西,這說話之人不敢對譚君昊有些怨懟之心,只把一腔怒火發泄在楊開身上。覺得只要殺了楊開,一切都可以了結了。

出手之時也是毫不留情。

轟轟轟……

二三十道兇猛的攻擊霎時間將楊開所處之地籠罩,每一道攻擊都是帝尊境的強大手段,諸多神通齊齊綻放,場面混亂至極。

譚君昊瞧的眼帘一縮,他自付便是以自己的修為,面對這樣的攻擊只怕也是難逃重傷甚至直接死亡的下場,但這個姓楊的小子可是精通空間之力的,這攻擊雖猛。卻未必能拿他怎樣。

自己雖然用大方圓五行陣封鎖了這一方天地,但也只是讓楊開無法瞬移到陣法之外。在陣法之內,他依然來去自如。

若非如此。他怎會不惜藉助這些帝尊境的力量?憑他一個人便有信心將楊開拿下。

少頃,塵埃落定,那所有攻擊匯聚之處,空無一人。

「死了么?」有人驚呼。

「這麼多同道出手,那小子便是有三頭六臂只怕也活不下來了,哎,可惜了一個天縱之才啊。」

「哈哈哈,敢與譚長老為敵,簡直不自量力,死了也是活該!」有人大笑。

楊開既然已經死了,那現在自然是大拍譚君昊馬屁的時候了,或許他心情一好,便能驅除自己體內的催心蠱,還自己自由呢。

更有不少人心中懊惱,若是早知道楊開這麼容易對付,自己剛才就應該拼盡全力才是,說不定能博得譚君昊一絲好感。

噗……

奇異的聲響傳來,雖然輕微,但在場的都是帝尊境,個個耳聰目明,哪裡還聽不到,齊齊順著聲音望去,待看清到底發生何事之後,都是臉色大變。

只見那最後說話之人的胸膛處居然透出一截寬厚的劍尖,一個鬼魅般的身影正站在他身後,露出一張冷峻的側臉。

「呃……」那人似乎也察覺到了胸膛的涼意,低頭望去,頓時眼珠子瞪圓。

「與本少為敵,諸位可要做好受死的準備。」楊開淡淡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聽在那人耳中卻如晨鐘暮鼓一般,震撼心靈。

還不待他再有什麼反應,楊開手腕一用力,伴隨著一聲響動,直接將那人一破為二,鮮血淋淋散散,裂為兩半的屍體和內臟從半空灑落,讓人看的心驚肉跳。

一個帝尊一層境,居然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被偷襲死了,更讓人感到驚悚的是,誰也沒發現楊開到底是如何逃走,如何動手的。

自己的對手是這樣神出鬼沒的人?眾人心中發寒。

「忘記提醒諸位了,此子精通空間之力!」譚君昊的聲音在一旁響起。

「什麼?空間之力?」

「剛才那莫不是瞬移?」

「聽說精通空間之力的人來去無蹤,逃生與追殺能力極強,這…這樣的人如何殺!」

……

聽譚君昊說楊開精通空間之力,諸人的臉色再次一變,個個都在心中將譚君昊罵個狗血淋頭,這般重要的事情怎麼不一早提醒?反倒是在他逞凶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