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章 本少人心所向

第兩千七百章 本少人心所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c_t就在諸人一愣神的功夫,楊開已經揮動風雷羽翼,衝進人群之中。strong/strong。更多最新章節訪問:ww.。

諸多帝尊境臉『色』大變,紛紛躲避,竟無一人生出與他一戰的信心。

楊開哈哈大笑,猶如虎入羊群,又如入無人之境,直接撲到那夏姓武者面前,身子裹在劍光之中,一劍朝他劈了過去。

夏姓武者雖被歲月侵蝕,氣血大減,但尤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察覺危機襲來,一抬手,體內帝元兇猛運轉,一柄飛刀模樣的帝寶化作流光,朝楊開襲去,同時神『色』惶恐地後退。

但他便是全盛時期也絕不可能是楊開的對手,更何況眼下身受重創,拼勁全力『激』發出去的飛刀帝寶看似兇猛,卻只在楊開腰間划過一道傷口而已。

楊開偏身躲開飛刀帝寶,連人帶劍從他身上穿過。

碰……

夏姓武者整個人爆為一團血舞,屍骨無存,只剩下一枚空間戒從半空中跌落。

眾人再望去,只見楊開一身鮮血淋淋,凌立虛空之中,整個人仿若鮮血澆築一般,剛硬冷毅的臉龐上殺機沛然,卻在那咧嘴獰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獠牙,宛若殺神降臨天地,另人不敢直視。

不可力敵!無法為敵!

每個人心頭都浮現出這樣的念頭,感覺若再與楊開為敵下去,自己必死無疑。

先前楊開雖然殺了幾人,但那幾個不過都是帝尊一層境而已,還算不得什麼,但那夏姓武者可是貨真價實的帝尊兩層境啊,連帝尊兩層境在他面前都如土『雞』瓦狗,自己這些人如何是其對手?

心中怯意大增,竟無人再敢沖楊開出手,都一臉惶恐地站在那裡。

楊開橫劍掃出,萬千劍芒襲去,將另外幾個中了歲月如梭印的帝尊境打的千瘡百孔,瞬間斃命。他們這幾人沒有夏姓武者那麼高的修為。中了歲月如梭印後,受到歲月之力的侵蝕,一身實力十去其八,還沒反應過來便赴了夏姓武者的後塵。

「想死想活!」楊開百萬劍一點。朝眾人喝問。

此言一出,諸人大驚之下又大喜過望。

他們本就不敢再與楊開為敵,無奈中了催心蠱,若不動手只怕譚君昊第一個就不放過他們,可若是動手。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以楊開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又有幾人能夠活得下來?

此刻聽楊開這麼問,大有繞他們一命的味道啊。

當下便有不少人點頭道:「想活想活reads。」

一輩子辛辛苦苦,披荊斬棘,總算修鍊到了帝尊境,為億萬武者敬仰,美『女』權財予取予求,這好日子才剛開始,誰會想死?

「想活的話都給我站到那邊去。」楊開抬劍,指了一個方向。

眾人頓時面面相覷。躊躇不已,若是站到那邊就能活命,誰還會猶豫什麼,關鍵是要看譚君昊願不願意放過他們。

果然,譚君昊見楊開鼓動那些帝尊境,頓時沉聲道:「爾等若是聽他的話,只怕離死也不遠了。」

楊開冷哼一聲,瞥了譚君昊一眼,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又轉頭望向眾人。道:「信我就站到那邊去,本少保你們無恙,若是不信,大可以再沖本少出手試試。看本少是不是能把你們全殺光!」

「黃口小兒大言不慚,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能保他們無恙!」譚君昊冷笑不跌,這片天地已被大方圓五行陣鎮壓封鎖,眾人又被他種下催心蠱,生死自由全在他一念之間,楊開固然了得。也休想壞了他的權威。

「那你就瞪大狗眼看清楚。」楊開冷笑,再次望向眾人道:「給你們十息時間,過時不候,十息之後還不站到那邊者,殺無赦!」

眾人聞言都是臉『色』一變,心中憋屈的要死。

一個譚君昊,一個楊開,都不是他們能夠輕易招惹的,如今他們卻是被連累其中,心中之怨可想而知。

繼續順從譚君昊,為他驅使,只怕也沒多少機會能活下來,可若楊開真能保他們無恙,倒也未嘗不可一搏。最主要的是,楊開與譚君昊比較起來,不那麼令人討厭,他固然猖狂,好歹也算有些道義,最開始也沒想過要大開殺戒什麼的,剛才殺了幾人也是『逼』不得已。

每個人心中都是思緒翻滾,權衡利弊,楊開與譚君昊也不催促,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

楊開是無所謂,這些人若是不識相,大不了全殺光就是,若是能信他一次,多少可以讓他保存點力量。殺這些人,他需要付出的代價絕對不小,還有一個譚君昊對他虎視眈眈呢,帝尊三層鏡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楊公子,妾身信你。」忽然一個『女』子開口郎喝,第一個站了出來,飛身到楊開指定的那片地方。←→x79小說網

楊開掃了她一眼,微微頷首。

這個『女』子他稍微有些印象,剛才眾人與他戰鬥的時候,這『女』子似乎一直都沒用多少力,顯然是不想真的得罪了他。

『女』子見他望來,紅『唇』一動,傳音道:「妾身是夏笙的朋友。」

楊開眉頭一揚,這才重新打量了她一下,明白她之所以選擇相信自己,並非了解自己的為人,而是夏笙的緣故。她恐怕也是從夏笙那裡聽說過自己的名字,知道自己也是青陽神殿的人reads。

心中一動,傳音道:「既是夏笙的朋友,便是我楊開的朋友,說保你無恙,必保你無恙。」

『女』子聞言大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