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零一章 金甲天書

第兩千七百零一章 金甲天書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你竟得了山河鍾?」譚君昊失聲驚呼。

他既認出了山河鍾,又豈能不知道這東西的來歷,據說這口鐘乃是洪荒異寶,自遠古時期傳承而來,此前一直在蠻荒古地之中,便是古地里那幾位強大的聖靈對這山河鍾都無能為力,無法將之收服。

幾萬年前,倒是有一位帝尊境進入蠻荒古地,機緣巧合之下得了山河鐘的承認,將之從古地內帶出。

不出百年,這位帝尊三層境強者便窺探大道,晉陞大帝之位。

那人正是傳說中的元鼎大帝。

在那個年代,手持山河鐘的元鼎大帝也是絕對的強者,在諸帝之中的實力絕對能排得上前三,可惜在那諸帝之戰中為噬天大帝所殺,自那之後,這洪荒異寶便不知所蹤。

傳聞這東西遺留在了碎星海中,可這幾萬年來碎星海無數次開啟,也無人有緣得見。

譚君昊怎麼也沒想到,時隔幾萬年,這東西竟在楊開手上重新綻放出驚人的光彩。

碎星海幾年前才開啟過,看樣子這姓楊的小子應該是進過碎星海,正是從那裡得到了山河鍾。

手上有玄界珠這等自成一方小天地的寶物,更有不老樹這種天地至寶,如今連山河鍾都出現在他手上……

這諸多寶物,尋常人得其一件都是奪天地之大造化,可如今居然都匯聚在一人手上

這他媽還是人?

這需要何等逆天的機緣與造化,才能將這些寶物一網打盡。

譚君昊眼角抽動,心中隱隱有些懼意,如今不管怎麼看,楊開都不是個普通的帝尊一層境,且不說他那超乎常理的恐怖戰力,便是這樣的福源也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這樣的存在,都是有大氣運在身之人,他們往往能走出一條億萬武者都走不出的道路,一路披荊斬棘。站在武道的最巔峰。

這樣的存在,絕非一些小災小難能夠抹殺的。

自己與他撕破臉皮,鬧的如此不可開交,真的是明智的選擇么。

猶豫只是一瞬。譚君昊的神情便變得堅毅和猙獰起來。如今自己與他已是生死不共戴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哪有和解的可能性。

只要能將這姓楊的小子斬殺在這,那這諸多寶物便都是自己的,到時候突破桎梏。晉陞大帝絕非痴人說夢。

或許還能奪了他的氣運。

「愚昧」譚君昊一臉譏諷地望著楊開,「若你用這山河鍾對付老夫,老夫或許還能忌憚一二,居然捨得拿來拯救這些剛才還對你拔刀相向的敵人,簡直婦人之仁。」

山河鐘的名頭太大,這畢竟是洪荒異寶,更是當年元鼎大帝的本命帝寶,如果楊開真的拿山河鍾來對付譚君昊,譚君昊恐怕要束手束腳,畢竟他也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有多大的威能。可現在山河鍾鎮守著那二十多位帝尊境,自然不可能再拿來對敵。

這讓譚君昊慶幸不已。

「捨得捨得,有舍才有得。」楊開洒然一笑,蔑視道:「老東西你又懂個屁。」

對楊開來說,他寧願面對一個帝尊三層境,也不願去面對那麼多的帝尊一兩層境的圍攻,前者應付起來固然兇險,可卻也無需有什麼後顧之憂。可面對後者的話,即便能殺光他們,也還是需要再應付一個譚君昊。如今動用山河鍾直接剪除了譚君昊的羽翼,對他來說已是大賺特賺。

「沒了山河鍾,你憑什麼跟老夫斗」譚君昊怒吼一聲,氣息暴漲。雄渾的帝威宛若江海翻騰,不可一世。

楊開蔑笑道:「對付你何須山河鍾?」

譚君昊大怒:「小輩猖狂」

區區一個帝尊一層境竟敢不把他放在眼中,簡直不可饒恕。

楊開抬手,百萬劍遙指譚君昊,咬牙喝道:「譚老狗,我與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卻設計滅殺千葉宗上下數千人,擄走本少朋友,今日必殺你」

譚君昊冷笑不迭,不屑道:「想殺我,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話落之時,雙手猛地朝前一推,一道巨大無比的五色光刃彷彿要撕裂天地一般,悠然成型,直朝楊開斬來。

楊開百萬劍斬下,帝元催動之時,匹練般的劍芒當頭迎上。

一聲巨響,天地靈氣激蕩,巨大的劍芒和五色光刃齊齊崩散開來,化為熒光消散在這天地之間。

與此同時,譚君昊已經合身撲來,一雙手掌打出漫天掌影,將楊開籠罩。

百萬劍劍意叢生,楊開揮劍迎上,動作大開大合。

兩人頃刻間戰做一團,帝元碰撞,激烈無比,人影翻飛跌宕,悠忽交錯往來。

叮叮噹噹一陣,宛若金鐵相交的聲響,楊開攜百萬劍之威對上譚君昊赤手空拳竟是半點便宜都占不到,反倒被對方那雄渾純粹的帝元壓制的有些落入下風。

心中不爽,暗罵一聲老東西果然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修為到了帝尊三層境這種程度,確實不可以等閑視之,手上多少有點保命的底牌和絕活。

當年他在寂虛秘境中也擊殺過一個叫姚昌君的帝尊三層境,花青絲如今擁有的帝寶五色長毛正是那一戰的戰利品。

不過那個時候的姚昌君本就神魂受創多年,空有帝尊三層境的修為卻發揮不出相應的實力,這才為楊開所乘,死在了寂虛秘境之中。

可是如今的譚君昊,乃是貨真價實的帝尊三層境,豈是當日的姚昌君能比。

他心頭凜然,豈不知譚君昊更加震撼。

先前楊開多次出手他也看在眼中,知道這青年不能以常理度之,擁有越階戰鬥殺敵的本事,可真正交上手了之後才發現,青年比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