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零二章 小賊奸詐

第兩千七百零二章 小賊奸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就是你的依仗?」楊開心中雖然警惕,表面卻是大喇喇地不以為意,他很想弄清楚這所謂的金甲天書到底有什麼神威,說話間便已持劍朝譚君昊沖了過去,半空中一抖百萬劍,難以數計的劍芒如蝗蟲過境般朝譚君昊覆蓋過去,口中冷喝道:「區區一本垃圾書典也當成寶貝,老狗,你已經老了,如今是我輩年輕人的天下,還是趕緊受死吧。」

「垃圾書典……」譚君昊眉頭一挑,臉上滿是怒意,彷彿被楊開狠狠羞辱了一樣,咬牙道:「老夫便讓你見識下這垃圾書典的威力」

說話間,猛地一揮手。

那懸浮在他頭頂上的金甲天書忽然嘩啦啦翻動起來,猛地定格在某一頁之上。

楊開看的真切,那一頁之上鏤刻著一個橢圓形的圖案,彎彎曲曲,彷彿小孩子的塗鴉,不成樣子。

但當金甲天書定格在這一頁之後,天書忽然綻放金光,形成了一個橢圓形的光幕,將譚君昊籠罩。

轟……

百萬劍之威斬擊在那金色光幕之上,竟是不能撼動其分毫。

楊開瞧的眼帘一縮,一臉震驚。

他這一劍之威雖然試探的成分居多,但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接下的,譚君昊壓根就沒催動帝元守護周身,只是憑藉著金甲天書便完美防禦,可見這金甲天書的威能確實不俗。

防禦帝寶?楊開心中一動,不過很快就覺得不對,因為最開始的時候可是有幾道金光射來的,那根本不是防禦帝寶能做到的事情。

譚君昊微笑地站在原地,即便是剛才劍芒臨身他也沒有皺一下眉頭,那表情是對自己這金甲天書的絕對自信,相信楊開絕對傷不到自己。

事實也確實如此。

「不疼不癢」譚君昊譏諷一笑,「你就這點本事么?若是如此的話那就乖乖受死吧。」

言罷,他伸手朝楊開點去,懸浮在他頭頂上的金甲天書再一次嘩啦啦翻動起來。定格在另外一頁。

楊開放眼瞧去,只見那一頁之上鏤刻了許多猛禽的圖案,一樣如小孩子的塗鴉,並非盡善盡美。卻更添一份猙獰之感。

楊開心中忽然湧出一絲不好的感覺。

一陣撲騰的聲響傳出,一道道金光從那金甲天書中激射,在半空之中一陣扭曲變換,幻化為各種各樣的猛禽,齊齊朝楊開殺來。

這諸多猛禽。數量少說也有上百隻,體型各異,有大有小,大的足有二三十丈長短,小的卻如麻雀一般。

每一隻竟都散發出堪比帝尊一層境的強大氣息,尤其是其中一隻巨大的猛禽,竟有帝尊兩層境的實力。

「攻防兼備」楊開駭然驚呼,哪還不知道那所謂的金甲天書根本不是什麼單純的防禦帝寶,而是一種既能攻又能防禦的複合型帝寶。

這種帝寶極為難得,煉製起來也非常困難。便是一般檔次的寶物都價值連城,更不要說譚君昊這金甲天書一看便是檔次不俗。

「小輩,你如何跟老夫斗?」譚君昊負手而立,哈哈大笑,「你以為用山河鍾鎮住那些垃圾老夫就沒有幫手了?有這金甲天書在,老夫無需親自動手你也死無葬身之地。」

他在說話之時,那些猛禽異獸已經四面八方地朝楊開飛舞了過來,個個都兇殘至極,或從口中噴出玄光,或翅膀閃動。火球風刃乍現襲來,又或者直接飛撲過來,利爪襲至。

楊開霎時間應付的手忙腳亂,眨眼功夫就被這些猛禽異獸打的險象環生。

譚君昊依然狂笑。聽在楊開耳中愈發覺得可惡至極,恨不得衝上去撕爛他的嘴。

好一陣功夫,楊開才重新穩住陣腳,可處境依然沒變,四面八方都是那些從天書中被召喚出來的猛禽異獸,沖他虎視眈眈。

「給我破」楊開猛地朝一個方向揮出一拳。那拳鋒之上,月刃激射而出,好幾隻異獸避之不及,直接被從中斬開。

楊開人劍合一,朝那缺口中衝去。

那些猛禽異獸數量太多,若真被圍困,縱然他實力通天也不好發揮,只能先避其鋒芒,好在這些東西雖然都能發揮出帝尊境的實力,但似乎沒有帝尊境那麼強大的防禦,自己一拳都幹掉好幾個,想要殺光應該是不費什麼事。

「天真」譚君昊眼見楊開欲要突圍,竟也沒有阻攔,只是站在那裡,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不好」楊開心中猛地一突,忽然發現有些不對。

那幾個看似被他擊殺的異獸,竟沒有立刻消散,而是在一陣扭曲變換之中重新恢復如初。

這玩意居然殺不死

楊開心中大罵,感受到四面八方朝自己撲來的兇悍氣息,想要避開已經來不及了,前方一隻猛禽更是當空撲下,那閃爍金光的利爪一看就鋒利的很,怕是連百鍊金剛都能一爪破開。

危急時刻,楊開只能再次催動不滅無形劍氣,五色華光縈繞己身,同時將龍化秘術發揮到極致,雙手翻飛之間,無數道月刃西面八方激射。

嗤嗤嗤嗤……

一道道月刃破空而去,一隻只猛禽異獸被斬成兩半,在半空中不斷地扭曲變換。

刺啦……

響動傳來,不滅無形劍氣瞬間崩潰,楊開胸口後背,也被好幾道攻擊打中,尤其是那胸口處,更是被一隻猛禽的利爪撕開,胸膛上立刻多出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直流。

這還是有龍化之後的身軀,若非龍鱗抵擋一二,單這一下恐怕就要被開膛破肚。

「沒用的,無論你殺它們多少次,它們都不會死的。」譚君昊冷笑不跌,站在一旁大說風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