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一十一章 為什麼要救你

第兩千七百一十一章 為什麼要救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諸位肯定也都聽到了的。」那人把手一掃,諸多帝尊境紛紛點頭。

他們個個耳聰目明,楊開那話說的雖然不大,但怎會聽不到?

「楊大人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若真有驅除手段,還請一定要幫幫我等。」那人央求道。

任誰體內有一隻蠱蟲,恐怕都無法安穩,儘管譚君昊已經死了,但誰知道蠱蟲留在體內會有什麼危害?萬一哪天發作,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此刻聽說楊開能夠驅除,全都如溺水之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說什麼也不肯放手。

「哎……」楊開重重嘆息一聲,一臉無奈道:「好吧,我剛才確實說過那話,催心蠱我也有辦法驅除!」

「當真?」眾人大喜過望,紛紛迴轉,落到楊開面前,眼巴巴地望著他。

剛才他們一個個迫不及待地要離開,如今怕是楊開趕也趕不走了。

「催心蠱位列奇蟲經地榜高位,兇殘隱蔽,便是帝尊境中了也無法輕易驅除,若長時間不理會,便會吞噬心脈,蠶食心頭精血,嘖嘖,到那時候,神仙難救,神仙難救啊。」

也不知道楊開是不是在誇大其詞,反正眾人聽的臉色發白,心中直打鼓。

這段時間,大家也都試過以帝元驅除催心蠱,可不動它還好,一動它那蠱蟲居然就往心脈處鑽,如今別說驅除了,連催動帝元都得小心翼翼的,生怕驚擾了那蠱蟲。

「不巧的是……本少正好知道一個法門,能驅除這東西。」楊開微微一笑。

「還請楊公子救救我等!」

眾人連忙躬身請求。

楊開臉一沉,冷聲道:「我為什麼要救你們,給我個理由!」

眾人一呆。都無言以對,剛才聽楊開一番長篇大論,說明他對催心蠱極為了解。似乎有出手幫他們一下的意向,可一轉臉居然就像變了個人。搞的大家好不適應。

但轉念一想也沒什麼錯,楊開與眾人非親非故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古道熱腸的好人,憑什麼要救自己?

楊開道:「此前爾等與譚君昊一起與本少為敵,若非本少有些本事,恐怕早就被你們殺了,不過我向來寬宏大量,知道你們逼不得已。也懶得與你們一般見識。再用帝寶守護爾等,免了譚君昊的驅使,救命之恩本少都無需你們報答,已是仁至義盡。如今你們卻還要本少耗費心血來幫你們驅除蠱蟲,是不是太過分了?」

眾人被說的啞口無言,面色羞愧。

楊開雖然言辭犀利,但句句實話,他們實在沒辦法反駁什麼。

這些人之前確實與楊開為敵,也確實被楊開救了性命,現在還要讓人家替自己驅除蠱蟲。這不是得寸進尺,強人所難么。

一時間,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神色訕訕。

花雨露美眸明亮,抿嘴一笑,柔聲道:「楊公子,諸位同道都是南域各大宗門的宗主掌門家主,這催心蠱若不驅除,日後一旦發作起來,只怕大家性命堪憂,到時候諸多宗門群龍無首,南域必定大亂。楊公子慈悲心腸。還請一定要幫幫他們。」

她算是看出了,楊開這是欲擒故縱。

若真的不想替這些人驅除蠱蟲的話。那他剛才完全沒有必要把自己留下來,還說出那樣的話。他分明就是想告訴眾人他這個能力。就差沒在臉上刻著「趕緊來求我」的字樣了。

如今拿捏,也只是不見兔子不撒鷹而已。

花雨露雖是一介女流,但心思玲瓏,哪還看不出這一點,所以才會暗地裡推波助瀾,配合一把。

「花宮主所言極是,還請楊大人一定要幫幫我等!」眾人不管是不是看出楊開的意圖,總之神色誠懇地請求是沒錯的,對花雨露也多少有些感激之意。

如今這二三十號帝尊境中,也只有花雨露與楊開有那麼一點點交情,她肯出面說情自然讓人感恩戴德。

楊開面色為難,心中卻給花雨露一百二十個贊,心想這女人當真是蕙質蘭心,也不知道她跟夏笙到底啥關係,待會佔她便宜可不能讓夏笙知道了。

察言觀色,見楊開態度不如此前堅決,眾人心知事成有望,自然是再接再厲,不斷地請求起來,一時間好像幾百隻鴨子呱呱亂叫。

「好了好了!」楊開一抬手,打斷了他們的叫嚷,緊皺眉頭道:「驅除蠱蟲,我確實可以做到,只是要付出不少代價,而且這麼多人都需要驅除,本少必定要催動自身精血,事成之後只怕三五年都無法與人動手。」

這話太誇張了,誰也不信,但誰都不敢反駁,如今他說什麼就是什麼了,反正左耳進右耳出。

楊開斜覷眾人:「我這般辛苦付出,諸位總不能讓我白忙活吧?」

說來說去,這句才是重點,花雨露掩嘴偷笑。

眾人也都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一人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楊大人,你想要什麼?」

「你們有什麼呀?」楊開反問道。

花雨露立刻上前,取出一枚空間戒,雙手奉上,道:「楊公子,這是妾身這次來拍賣會準備的一千兩百萬上品源晶,若是楊公子不嫌棄的話,就當時替妾身驅除催心蠱的報酬了。」

「這……」楊開為難道:「花大姐誤會我了,本少並非是要攜恩圖報!」

眾人聽的臉一黑,都在心中腹誹不已,這不是做了那啥還要那啥么,剛才分明還問自己等人都有什麼呢,如今居然還敢說不是攜恩圖報,簡直無恥之尤。

花雨露溫婉一笑,道:「楊公子仁義,妾身自然知曉,只是妾身身無長物,並無其他答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