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六十三章 昏迷的小師姐(第

第一百六十三章 昏迷的小師姐(第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我知道了。」楊開鄭重地點頭。

「若你實在壓制不住……你可以去找其他的女子。」蘇顏長長的睫毛閃了閃,神色嚴肅。

「不至於吧,我又不是什麼色狼。」楊開苦笑。

蘇顏緩緩搖頭:「你不明白,當那種**湧上來之時,你不在身邊的痛苦。我兩日前就來找過你了,可是這個夏師妹一直待在附近。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對她下手的,哎,希望她醒來的時候不要怪我吧。」

「那種感覺很強烈?」楊開眉頭一皺。蘇顏是什麼樣的性子他自然了解,能讓一個冰清玉潔的女子厚著臉皮來找自己索求,可想而之她到了怎樣的極限。

「非常強烈,強烈到身心都在戰慄!」蘇顏正色道,「所以,我並不反對你去找其他的女子。」

楊開被她說的也是一陣心虛,沒有了十足的把握,也不敢接話。

蘇顏往楊開懷裡縮了縮,眼睛又瞄到一旁道:「比如說,這個夏師妹就是個很好的人選。我看她對你也很在意,雖然她蒙著面紗,但她肯定也是漂亮的人兒,實力也不低,心地善良,脾氣柔和,不妨你跟她多接觸接觸,若你堅持不住我又不身邊的話,也有人能安撫你。」

「這話可不能說,後果很嚴重的。」楊開一想起夢無涯就頭大。

「你們怎麼認識的?」

楊開簡單地將上次在九陰山谷中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不過那意亂情迷的一吻卻是沒說。倒不是楊開要對蘇顏隱瞞,只是這事牽扯到夏凝裳的清譽,自己怎能隨便亂說?

「原來這樣,那我得多謝謝她才是。」蘇顏聽完,不由對夏凝裳也起了一些好感。楊開送給她的九陰凝元露,正是從夏凝裳那裡分過來的。

「待她醒了,找時間道個謙吧。夏師姐不會責怪你的。」楊開苦笑道。

「恩。我會的。」

兩人相擁到半夜,說了許多體己話。

四更天左右,蘇顏起身穿好了衣衫。

「我該走了。」蘇顏輕輕地道,離開楊開。對她來說也是一種心境上的磨練和考驗。

「先不忙走!」楊開拉著她來到洞口處,指著紮根在一旁的陰陽妖參道:「先給它度點真元。」

「這是什麼?」蘇顏蹲下身子疑惑地看著陰陽妖參,忍不住道:「它竟然在對我笑,是天地靈物么?」

「恩。吸收陰氣和陽氣生存的一種天地靈物。此地只有陽氣,陰氣的話需要你來補充。」

蘇顏也不遲疑,伸手摸了摸陰陽妖參,體內真元往它身上灌入著,讓這一株天地靈物的表情更愉悅許多。

片刻後,蘇顏收回了手,站起身來,與楊開擁抱。

擁抱之後,轉身離去。

楊開微笑地看著她的背影,並未挽留。

直到蘇顏身子一縱快要消失的時候。楊開才突然想起一事,連忙問道:「對了,夏師姐什麼時候能醒?」

「天明吧。」蘇顏的聲音遙遙傳來。

她並沒有把夏凝裳也帶走,刻意留在這裡,自然是想楊開和她多接觸接觸,至於那姑娘醒了之後楊開該說些什麼,她也無需操心。以楊開的聰明,隨便編個謊話,博取她的好感還不是輕而易舉。

離開了楊開的洞府,飛身到困龍澗上。蘇顏扭頭回望了一眼,心中又是愧疚又是不安,這一刻,她感覺自己就象是個壞女子,**湧上心頭。跑過來把楊開狠狠地那啥一頓,然後又心滿意足地離去。

這個想法一升起。蘇顏的臉都紅了。

蘇顏在困龍澗上自責不已,楊開站在山洞口也是心亂如麻,想了一陣,竟是大汗淋淋起來。

他突然想起自己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據蘇顏所說,她是用迷藥把夏凝裳給迷暈了過去。但是,她根本不知道夏凝裳是什麼樣的體質!

葯靈聖體!本身便是天地間最好的葯爐,配合她修鍊的功法,可煉化天地間一切能量為丹。

論煉藥,夏凝裳乃是宗師般的人物!這種人怎會被區區迷藥給迷暈?

就算當時暈了,肯定也不會一直到天亮才能醒。以她特殊的體質,無需片刻就能醒轉。

不會吧……

楊開的汗水涔涔而下……

身子僵硬地站在洞口處,足足一兩個時辰沒敢動彈,楊開有一種打個地洞鑽下去的衝動。

許久許久,楊開才機械般地轉過身,一步步地朝放置石床的石室中走去。

密封的石室內,還殘留著濡濕的味道。

隨著自己的靠近,楊開分明感覺到夏凝裳的呼吸有了些波瀾,雖然很微小,若不仔細注意的話根本察覺不到,可楊開現在一門心神都放在夏凝裳身上,這一絲變化哪裡能瞞得過他?

真是……尷尬死了。

抹了一把臉,楊開硬著頭皮來到夏凝裳身旁,緩緩坐了下去。

這位小師姐自被安置在石床上之後,就一直這麼平躺著沒動過,酥胸隨著呼吸慢慢起伏,勻稱嬌小的身子只佔據石床的一邊位置,修長的美腿筆直,一身綠色的長裙,將這空無一物的石室點綴的春意盎然。

楊開靜靜地看著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夏凝裳的呼吸果然又有了變化,胸腔里的心跳也變得密集許多,她的眼睫毛也有些微微的抖動,臉蛋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紅暈。

「哎……」楊開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俯下了身子,湊近夏凝裳的耳邊輕聲喊道:「小師姐,小師姐……」

夏凝裳不動不睜眼,宛若真的昏迷。

楊開無奈,開口道:「我要掀開你的面紗了。」

說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