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一十六章 首席陣法師

第兩千七百一十六章 首席陣法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網

姬瑤不理,轉身丟給楊開一個後腦勺。※%,

楊開放下茶杯,也不知該說什麼好,心中無語,轉頭望向冰雲,岔開話題道:「前輩找我有事?」

冰雲頷首,道:「你可知彌天宗和離龍宮兩大宗門?」

「似乎聽聞過。」楊開皺眉想了下,撫掌道:「北域的宗門?」

他在北域的活動時間不長,活動範圍也不大,不比對南域那邊知根知底,所以對北域的大多情況並不是太了解,最了解的也不過是冰心谷和問情宗了。

乍一聽到彌天宗和離龍宮還沒反應過來,不過仔細一想,立刻記起這兩大宗門的底蘊和實力並不必問情宗差多少,算起來也是北域的頂尖宗門,都有帝尊三層鏡強者坐鎮。

楊開皺眉道:「前輩忽然提起這兩大宗門,是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么?」

自己如今在北域開宗立派,彌天宗和離龍宮既然也是北域的頂尖宗門,那日後肯定是要互相打交道的,搞不好還有一些競爭和摩擦。

他們不比冰心谷,冰心谷與楊開關係極深,不可能會發生衝突。

冰雲道:「放眼整個星界,東域有幽魂大帝的幽魂宮,南域有明月大帝的星神宮,甚至連那西域都有夜影大帝的影殺殿,各大頂尖宗門皆對這些大帝宗門俯首稱臣,聽從號令,遵從管轄,唯獨我北域,沒有大帝宗門。」

「這是為何?」楊開奇道,之前還沒考慮過這些,如今聽冰雲這麼一說,才忽然發現確實如此。

冰雲搖頭道:「我也不知,可能北域許多地方太過嚴寒,不如其他地方物資豐富。不適合開宗立派吧。」頓了一下接著道:「不過我北域雖然沒有大帝宗門,卻也有一位大帝,那便是妙丹大帝。」

楊開微微頷首,這個事情他是知道的。

妙丹大帝常年居住在北域的葯丹谷,話說回來了,他之前還得到過妙丹大帝三弟子公孫木遺留下來的傳承。若非如此,楊開對星界的草藥也無法如此了解,正是因為得了那公孫木留下的玉簡和各種丹方,楊開在煉丹之道上才能這般如魚得水。

不過當時在得到那傳承的時候,卻被公孫木設置的一道禁制打入體內,想要解除那禁制,必須在百年內修鍊到帝尊三層鏡,或者去找妙丹大帝解除。strong/strong

公孫木此舉,不過是想讓楊開給妙丹大帝傳個話。告知他自己已經知錯,請妙丹大帝將他重新收入門牆。

只不過那禁制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對楊開造成什麼危害,他也就沒去理會,反正距離百年期限很長,而且他也有自信在百年內修鍊到帝尊三層鏡。

自然無需去麻煩人家妙丹大帝。

冰雲道:「這麼多年來,北域四大頂尖宗門一直維持著一個平衡,本宮失蹤多年,冰心谷雖然遭到一些打壓。但好歹也勉力維持了下來。但是如今,這個平衡卻被打破了。」

打破的平衡無疑就是被滅的問情宗。

楊開揚眉道:「那又如何?」

冰雲呵呵一笑。道:「對我冰心谷來說,自然沒什麼,問情宗欲滅我冰心谷,反被滅之也是咎由自取,但對那彌天宗和離龍宮來說,卻就有問題了。」

楊開神色一戾。道:「他們難道還想找麻煩不成。」

冰雲道:「你能滅掉問情宗,未必就滅不掉彌天宗和離龍宮,他們擔心也是正常的。」

「他們欲如何?聯手與我作對?」

冰雲笑道:「唇亡齒寒,抱團取暖卻是正常的。最近他們兩大宗門走的很近,或許會有一些行動。」

楊開冷笑不迭:「他們就真不擔心我會滅了他們。」

冰雲正色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你滅了問情宗,得了問情宗那麼大的基業和數萬年的儲藏,換做是誰都眼紅。不過也不一定,或許他們只是聯合起來,好讓你有所忌憚。免得你野心勃勃,欲要一統北域。」

「我可沒那個心思。」楊開搖了搖頭,他留下問情宗的基業也只是為故土的人考慮,哪會去想著一統北域,沒有大帝的威望,根本不可能做到這種事。

冰雲叫楊開過來也只是給他提個醒,並沒有別的意思,見他自有打算,自然也不多說什麼。

楊開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開口道:「上次問情宗為難冰心谷的時候,這兩大宗門出力了沒?」

冰雲瞧著他,反問道:「你覺得呢?」

楊開心頭瞭然,知道這兩大宗門就算沒出力,恐怕也在暗中推波助瀾了。否則問情宗當時怎麼會一下招攬到那麼多幫手,說不定那些人當中就有兩大宗門的弟子。

真是可惡,早知道就不那麼輕易放過他們,應該好好盤查一番才對。

彌天宗和離龍宮都是北域頂尖宗門,應該有不少儲藏。

各大宗門之間明爭暗鬥是正常的,他們助問情宗滅冰心谷,明顯也不在乎什麼平衡,如今自己佔了問情宗的地盤,表現出了強勢,他們倒是擔心起來了。

不惹我就罷了,若是惹了我定叫你們好看,楊開心中暗暗發狠。

又在冰心谷逗留了一陣,楊開才告辭離去。

與姬瑤打招呼的時候,竟然沒得到回應,搞的楊開頗為鬱悶,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得罪她了。

走出大殿,外面飄著雪花,祝晴一身銀裝素裹,竟沒用帝元阻隔,腳邊還有一個一人高的雪人,奇醜無比。

「你一直站在這?」楊開好奇地望著她,雖說讓她等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