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六十五章 出遊(第四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出遊(第四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當日夢掌柜持掌門玉佩向長老會傳令,晉陞楊開為普通弟子,魏昔童非要在中間做些手腳,本意是試探,可不想事情根本沒按照他預料的那般進行,楊開的拒絕,直接導致他由主動變為被動,當真是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想到此處,蘇玄武心情一陣愉悅。

「二長老,我們不用出手么?楊開此番拒絕,定會麻煩纏身。」那弟子又出聲問道。

「不!」蘇玄武緩緩搖頭「這事不用管了,只需看戲就成。」

「是!」那弟子雖不明所以,卻也不敢反駁。

「魏昔童啊魏昔童,我看你今次如何向掌門交代!」

面上帶著一股自信,蘇玄武將手上的白子落下。

死氣沉沉的殘局頓時有了一絲復甦的跡象,那被圍困的白子如龍抬頭,隱隱即將破困而出。

楊開自然不知自己一個無意間的舉動會牽扯到這麼多門道,此刻他就在山洞口處盤膝坐著,心神平靜。

一日後,楊開長身而起,心中呼喚了一聲地魔。

須臾,一道黑氣從困龍澗下飛了出來,纏繞上楊開的指間,消失不見。

「在底下有什麼發現?」楊開問道。

「老奴沒敢太深入,只在下方千丈處吸收些邪魔之氣,並無太大的發現,不過少主放心,待老奴多恢復些力量之後,定可以再深入一探究竟。」地魔的聲音傳了過來。

「恩。」楊開點點頭,蹲下身子摸了摸那一株陰陽妖參給它灌了一滴陽液,開口道:「你就在此地汲取陽氣,記住,若不是曾經見過的兩個女子來此,定要逃跑知道么?」

陰陽妖參上的五官表情露出一絲了解的表情。

「少主這是要出遠門?」地魔問了一聲。

「恩出去走走,你隨我一道。」

「這是自然。」地魔的語氣中有些〖興〗奮「少主,這次出行若是遇到可殺之人千萬不要放過。老奴的破魂錐喪失靈性,需得人的神魂才能修補,汲取的神魂越多,破魂錐能發揮出來的作用就越強若能完全修復,嘿嘿,少主持此一寶便可雄霸一方,號令天下!」

楊開微微一笑,顯然不會為地魔的言語蠱惑。

他想出去也是有自己的考慮。

一來,自己才剛拒絕那封晉陞令,再留下來恐怕會很麻煩。

二來,他也是考慮到蘇顏合歡功的雙修,讓她無法控制自己的念想,自己若留在這裡,她一旦湧出慾望,便很難控制。她修鍊的冰心訣,註定不能讓她的心有太大的動搖自己一走,便等於幫她破釜沉舟,她就必須得全力抵擋,對她的修鍊有莫大好處。

第三點便是出於自身的考慮,氣動境的修鍊,可不是單單只是打坐就可以了。唯有經歷生死磨難,才能迅速地成長起來。

想起自己與蘇顏之間的實力差距,楊開覺得自己不能再留在宗門內,過這種還算安逸的生活了。

在山洞內留下一封信楊開輕裝上陣,趁著夜色隻身離開凌霄閣。

在楊開看不見的一處樹梢枝頭,一道綠色的身影矗立在此,沒有出聲挽留,也沒上前離別,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夜風拂來,吹動了那薄如蟬翼的面紗,露出傾城傾國的容顏。

許久,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才在她背後響起:「徒兒,夜深露重,早些歇息吧。」

語氣中,滿滿的無奈和疼愛。

「恩。」夏凝裳抱緊了雙臂,有些冷。

離了凌霄閣,楊開也沒想到什麼好去處,只是隨意地找了個方向,雙腳下火光乍現,風馳電掣。

一夜間,遠離了凌霄閣兩三百里。

一夜的疾行,竟讓楊開的心神沉浸到了一種感悟的氛圍中。

感悟自己雙腿中元氣的變化,每當速度提升起來之後那一種莫名的蘊動,期待著從中尋找出合理的規律。

自九陰山谷中,楊開粗略地懂得了如何運用元氣增加自己的速度,再至傳承洞天幾次試驗使用,效果還算不錯。

但這只是對元氣的粗糙使用,並沒有固定的套路。

對敵之時,威力強大的武技固然重要,但若有精妙的步法傍身,也能讓人如虎添翼,更加輕鬆地應付敵人的攻擊。

這一點,當初在擊殺龍輝的時候,楊開深有體會。龍輝那時候正是依仗一套步法戲耍了楊開許久。

步法,也是楊開現在最缺的東西。

楊開有自知之明,自己才不過是一個氣動境的小武者,根本不可能創造出太過精妙的步法。

但他可以從自己的行走奔跑間,尋找到元氣最合理有效的運用方式,思考如何讓自己的速度提升起來,如何讓最微小的元氣發揮出最大的功效。

這樣感悟出來的東西可能不算很高檔,可能對別人也沒有用處,但絕對是最適合自己的。

強大的武技,都是實力高深之輩在無盡感悟中創造出來的,那是自身實力和思想的濃縮。

感悟中,楊開的行動顯得古怪詭異,面上一片迷茫,彷彿失了魂魄,但雙腳卻是動個不停。

時而向東飛奔幾十里,時而又轉向南邊,慢步十幾里,時而又向西,或者再向北。逢山過山,遇水趟水,速度時快時慢,方向飄忽不定。

偶爾間,一頭撞在大樹上,或者整個人栽進了水坑裡,搞的一身狼狽,衣衫襤褸,對此,楊開卻是絲毫不在意。

只有在體力耗盡之時,他才會暫時停下,尋些野味裹腹,待恢復之後繼續這種漫無目的的旅程。

地魔看的暗暗心驚,以他的見識閱歷自然是知道楊開在幹什麼,就是囡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