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六十八章 變故(第三更)

第一百六十八章 變故(第三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恩,停電了,你們懂的。而且據小莫親自下樓去找那位電工打探來的可靠消息,明早還要停電一上午。我盡量弄自動更新,若明早沒更,肯定是qd的問題。

另外關於黑書,很多人在問,我只能說該出現的時候會出現的。

*

這些武者身負守護之責,不可能如此掉以輕心。

那唯一剩下的解釋便是被人下了迷藥,身不由己!

想起之前吃晚飯時那中年人對自己的態度和剎那間神色的放鬆,楊開隱隱有些明白了。

自己在他眼中,不過是個普通的小乞兒。而晚上的飯菜肯定是被下了葯的,如果自己與那些人一樣將飯菜吃下肚子,肯定不用片刻就會被迷倒,畢竟普通人的抵抗力不可能有武者那麼強大。

一旦自己倒下,勢必會引起人的懷疑。

雖然事實不是這樣,但這絕對就是中年人的擔憂,所以他才會凶神惡煞地威脅自己,不讓自己吃晚飯,當自己轉身離開之後,他也放下了心。

日防夜防,家賊難防,那中年人圖什麼?錢財還是美色,又或者是其他?

楊開希望自己的推測是錯的,這家小姐心地善良,翠兒待自己也不錯,好人總該有好報!

可當他悄悄地朝武者聚集那邊打量過去之後,心中不禁一涼。

搖曳的篝火旁。幾個身影鬼鬼祟祟地爬了起來。然後緩緩抽出自己腰間的刀劍,對著這些日子與他們同吃同住,此刻昏迷不醒的同伴頸脖處一划。

輕微的響動傳來,有鮮血飛濺。

無聲無息地,便有幾條性命魂歸地府!

楊開沒敢動,雖然已經晉陞了氣動境,但這些賊子人數不少,而且那中年人也是個真元境的高手,輕舉妄動只會讓自己丟掉性命。

更何況,他也不知道這群賊子還有沒有人隱藏在人群中。

吳老是不是他們一夥的呢?如果是。以吳老的本事,那所有人都註定在劫難逃。

眯眼朝吳老所在的那輛馬車上打量過去,楊開心頭不禁一松,旋即又緊張起來。

因為他看到那個中年人此刻正陰冷而警惕地朝吳老摸去。腳下無聲,一身氣息收斂到了極致,手上的長劍側在身旁,月黑之天,無絲毫反光。

吳老不是他們的人!但此刻生命也一樣受到了威脅。

楊開心思急轉,悄悄地伸手在地上摸出一粒小石子,扣在指尖,猛地彈了出去。

本想彈中吳老,看是否能將他打醒,但楊開不敢動用太多的元氣暴露自己。這一下竟是彈偏了,也是誤打誤撞,石子彈中了中年人的長劍。

「鏗……」地一聲,清脆的劍鳴傳出,在這殺人奪命,靜謐無比的夜間顯得無比突兀。

中年人顯然沒想到會有如此變化,聲音響起的瞬間,他神色驟然一冷,再也不遲疑,長劍一抖便朝吳老刺去。

就在這危機關頭。吳老睜開了惺忪的雙眼,幾乎是本能地一偏身子。

一蓬血花乍現,吳老的肩頭被洞穿,疼痛讓他瞬間清醒過來,手上的馬鞭甩出一聲清脆的炸響。當頭朝中年人罩去,口上怒喝:「張定。你在作甚!」

張定不答,抽回長劍,面色冷峻,與吳老戰做一團。

楊開悄悄地打量四周,發現那些熟睡的武者此刻都已經被驚醒,心中不禁舒了一口氣,看樣子中年人張定給他們下藥的時候也是小心謹慎,不敢下太明顯的致命毒藥或者藥效太猛的迷藥。

畢竟這種葯,藥效猛,味道也大,很容易被人識破。

不過他這種小心,卻在那一聲劍鳴傳出之後被壞了全盤計劃。

若非那一聲劍鳴,這裡的所有人都會被張定和他的幾個手下無聲無息地殺死。

那些熟睡的武者被驚醒之後,皆都茫然四顧,有些摸不清頭腦。

不多時,驚呼聲傳來:「孫堅銘死了!誰幹的?」

話還未落音,這人便感覺胸口處一涼,低頭看去,只見一柄劍尖透體而過。

「刁宏,你在做什麼?」

吼叫聲中夾著不可置信的質問。

這種情況下,最怕的便是被信任的同伴在背後捅刀子,這群武者剛醒來沒一會,便被張定的幾個手下麻利地解決好幾人。直到此刻,他們才反應過來,嘶吼一聲,夾著無與倫比的憤怒與他們打了起來。

戰場分做兩團,一團是雜兵們的混戰,一團是張定和吳老的單挑,打的是不可開交,咒罵,憤怒和質問聲不絕於耳。

楊開此刻正趁著夜色,悄悄地朝第三輛馬車中摸過去。

他本來是想跑的,這也是最穩妥安全的辦法。但是想起翠兒這幾日對自己的照顧,楊開於心難安。

馬車內的三個女人顯然也被外面的動靜驚醒了,楊開摸到這裡的時候,正聽到翠兒有些不滿的聲音從裡面傳來:「大半夜的吵什麼呀。」

隨即便是悉悉索索的穿衣聲。

楊開也沒耽擱,將車簾一掀,便直接閃了進去。

「誰啊!」翠兒大驚失色,揚起兩隻粉拳,劈頭蓋臉地就朝楊開打了過來。

「別打,是我!」楊開拿捏住翠兒的兩隻手,用力地攥著。

「小乞兒?」翠兒總算是聽出楊開的聲音,旋即又咬牙道:「你這登徒子,滾下去。」

一邊說,一邊拿腳朝楊開踹來。車房內,夫人和小姐也被楊開嚇得不輕,瑟瑟發抖,如寒冬中的鵪鶉。

「閉嘴!」楊開捂住她的嘴巴。將她摁倒在車板上。

正欲說話。又猛地咽了一口口水。

近在咫尺,楊開分明看到翠兒此刻就只穿了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