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二十七章 女婢

第兩千七百二十七章 女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readx紅光乍現,忽然從凌霄宮內飛射而出,直接衝出護宗大陣。

待到樓船前方時,紅光頓了一下,露出一個嬌小玲瓏的身影,正是負氣離去的祝晴。

其實此刻她心裡後悔的要死,剛才跟楊開鬧翻,一時氣惱拔腳就走,渾然忘記了長老叮囑下來的任務,心中大罵楊開也不知道阻攔或者挽留一下自己,搞的她現在處境尷尬。

忽然見到山門外有樓船停住,自然是好奇地看了一眼。

一目掃過,掠過彌奇和嵇英,卻在厲蛟身上停頓了一瞬,嘴角微微一撇,似乎甚為不屑。

莫名其妙地,厲蛟竟是心弦一緊,平白生出一種如臨大敵的感覺,彷彿面前這個嬌小的女子隨手就可以致自己於死地一樣。

心中大驚,駭然自己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感覺,自己已是帝尊三層鏡,這普天之下能隨手殺死自己的,恐怕也只有大帝了吧。

難道眼前這女子是個大帝?

這也不可能啊,沒聽說有哪個大帝是這個樣子的,花影大帝雖是女子,卻也絕非她這種形象。

這是怎麼回事?厲蛟一時間不禁有些疑神疑鬼,懷疑自己是不是太過緊張出現錯覺了。

「是你!」李軒失聲叫了起來,手指著祝晴,一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樣子。

「她是何人?」嵇英皺眉問道。

這女子是從凌霄宮內飛出來的,應該是凌霄宮的人,難道是凌霄宮宮主?可是不對啊,不是說凌霄宮宮主是個叫楊開的男子么?

「師尊,就是她,與那凌霄宮宮主一起打了弟子,弟子好苦啊……」李軒痛哭起來。

「她也動手了?」嵇英面色一沉。

「不錯,就是她先打了弟子的,她可是帝尊境,弟子不過道源一層境。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啊。」李軒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起來,神態傷心至極。

「無恥!」嵇英怒罵,本來見這女子長的清麗脫俗,還多少有些好感。可聽了李軒一番話之後,這絲好感頃刻間蕩然無存,頓時覺得這女人怎麼看怎麼可惡。

「身為帝尊境居然恃強凌弱,簡直丟我等帝尊的臉面。」彌奇怒喝一聲,帝元催動。「便讓本座來教訓教訓你,給李師侄討個公道!」

話落之時,人已如大鵬展翅朝祝晴撲去。

嵇英神色一動,似乎是想阻止彌奇的莽撞,可轉念一考慮,又放棄了,面色陰沉地站在那裡。

教訓一下也好,免得這個凌霄宮太過目中無人。他倒不擔心彌奇不是對手,彌奇好歹也是帝尊三層鏡,這女子就算再怎麼強大。也敵不過彌奇的。

祝晴黛眉緊皺,一腔怒火頃刻間爆發出來。

本就在楊開那受了委屈,彌奇這主動撞上來正好讓她有了發泄的口子,抬手,揚拳,狠狠搗出,直朝彌奇胸口處轟去。

彌奇雙手翻飛,結出一個大印,冷笑道:「米粒之光也敢爭輝!」

雙手朝前推去,帝意瀰漫。招式兇猛,似是要一舉將祝晴鎮壓。

粉拳突進,摧枯拉朽,將彌奇的帝意攪的一塌糊塗。力之漩渦乍現,彷彿一個吞噬萬物的黑洞,結與胸前的大印竟一下子崩碎開來。

「什麼?」彌奇臉色大變,內心深處湧出一股驚悚的感覺,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小瞧了對手,這女子雖然沒有動用帝元。但那力量竟是大的不可思議,待到再想變招挽回已是來不及了,只能兇猛催動帝元以做防護。

轟隆隆一陣……

嬌小的粉拳砸在彌奇的胸口處,肉眼可見地,那胸腔都凹陷下一大塊,站在彌奇身後的嵇英等人更是清楚地看到彌奇的後背猛地凸起,彷彿長了個羅鍋,而在那後背處,氣浪爆破而出,將彌奇的衣服炸開一個大窟窿。

北域頂尖宗門彌天宗宗主,帝尊三層鏡強者彌奇,直接飛了出去,撞在樓船的防護罩上,呈大字型貼在半空中。

「嘶……」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每個人的眼中都充滿了驚悚。

雖說彌奇有輕敵的嫌疑,但能一拳將他打成這樣,這女子的實力之強已經毋容置疑了。

本振奮地觀望,想看看彌奇好好替自己出口氣的李軒,此刻也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捏住了頸脖,眼珠子快要瞪出來了,渾身顫抖,心中滿是後怕。

前幾日他雖然被祝晴打了一巴掌,但也並無大礙。

當日她若是用這樣的力量打自己,那自己哪還有命在……

冷汗一下子出了滿身。

怔了好大一會兒,嵇英這才想起撤去樓船的防護罩,將彌奇放進來。

「本座倒是小瞧你……哇……」彌奇落在甲板上,本還想說句場面話挽回顏面,可話說到一半便是一口鮮血噴出,臉色蒼白如紙。

嵇英大驚,連忙給他服下一枚靈丹。

「你們什麼人!」祝晴打了彌奇一拳,心情平緩不少,冷漠地望著前方問道。

嵇英臉色一怒,還以為對方是故意來羞辱自己的,畢竟他已經跟那大總管自報過家門了,對方既然從凌霄宮裡出來,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是誰?

這分明就是明知故問啊。

凌霄宮已經囂張到這種程度了么。

「晴兒不得無禮!」一聲郎喝從遠處傳來,聲音落下到時候,楊開與花青絲已經齊齊趕來。

祝晴瞪了他一眼,將視線撇到一旁。

別以為叫聲晴兒我就會原諒你!

「嵇大師遠道而來,本宮主有失遠迎,還望恕罪恕罪!」楊開笑呵呵地抱了抱拳,神色不卑不亢,將自己與嵇英放在了平等的地位上。

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