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二十九章 留影鏡(感謝

第兩千七百二十九章 留影鏡(感謝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早起看到個大大的驚喜,感謝盟主老馬的天空三次飄紅,二十五萬起點幣的打賞,一舉讓武煉衝到了總銷售榜第六,老馬盟主厚愛,小莫拜謝!

………………

「你想幹什麼!」嵇英沉臉望著楊開。

楊開道:「不想幹什麼,只是嵇大師願意相信自己弟子所說的話,本宮主覺得無論如何辯解都沒用,懶得去做那口舌之爭,想給你看樣東西罷了。」

「何物?」嵇英皺眉,不知楊開這鬧的是哪一出。

楊開拍拍手,望向殿外,道:「進來!」

幾人齊齊朝殿外瞅去,只見一人從外面信步而來,站到殿堂中央,抱拳道:「見過宮主!」

「恩!」楊開輕輕點頭。

「你……」

「南門大師!你怎麼在這?」

彌奇與厲蛟都瞪大眼珠子,望著走進來的南門大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兩人身為北域頂尖宗門的宗主,自然也是與南門大軍打過交道的,知道這人在陣法之道上的造詣極高,而且有些自恃傲物,往年他們兩人也沒少籠絡過南門大軍,想要他加入自己的宗門,可惜沒能成功。

乍一見到南門大軍出現在此地,而且對楊開如此恭敬,彌奇與厲蛟都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還是那個南門大軍么?居然也有向別人低頭的時候。

「我如今是凌霄宮的首席陣法師,為什麼不能在這?」南門大軍撇了兩人一眼。

「首席陣法師!」

「南門大師你……哎!」

厲蛟與彌奇聞言。又是震驚又是失望。他們籠絡過南門大軍無數次,卻都被他拒之門外,這凌霄宮才建立多久啊。居然就將他收服了,這個叫楊開的傢伙到底用了什麼手段?

楊開努嘴道:「南門大師,將那東西拿出來吧。」

「是!」南門大軍應了一聲,忽然從空間戒里取出幾桿陣旗,隨手往四周布置。

不大片刻功夫,一個陣法便已布置妥當,卻讓眾人瞧的雲里霧裡。不明白這個時候他布置陣法是想要給大家看什麼東西。

南門大軍又從空間戒中取出一物,那東西似一面鏡子,詭異的是鏡面之中卻沒有任何倒影。讓人看的有些頭皮發麻。

高舉著這鏡子一般的東西,南門大軍道:「此物是我早年所得,喚作留影鏡,可記錄一些影像。也不知是如何形成的。我曾找幾位煉器大師看過,卻無人知道這是什麼材料,平素里也沒什麼大用,今日就獻醜了。」

「留影鏡!」

「記錄影像!」

眾人一聽,隱約明白南門大軍此舉何意了。

那李軒更是臉色一白,傻傻地望著留影鏡,似乎沒想到這世上竟還有如此神奇之物。

嵇英皺眉,若有所思地回望了李軒一眼。李軒目光不禁有些躲閃,這愈發讓嵇英臉色難看起來。

南門大軍伸手一拋。將那留影鏡拋至空中,手上一桿陣旗揮動,帝元催起,霎時間大殿中央盪起一片氤氳,一道光芒忽然自那留影鏡中折射出來,投向四周。

一副還算清楚的畫面突兀地出現在大殿中央。

眾人凝神望去,瞬間便認出這畫面中的景象是凌霄宮的山門,因為刻著凌霄宗三個大字的匾額就在畫面的正中央,讓人看的清清楚楚。

此時此刻,這畫面之中有四人的身影。

其中一人正是那李軒,除他之外便是三個女子了,其中兩個正是此前離去的兩個女子,那叫晴兒的赫然就在其中。

沒有任何聲音傳出,這留影鏡似乎只能記錄影像。

隨著南門大軍催動帝元,那畫面也不斷地變換著,仿若重現往日情景,栩栩如生。

眾目睽睽之下,李軒湊到了祝晴身邊,嬉皮笑臉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祝晴冷著臉置之不理。

幾次三番,那李軒竟對祝晴動手動腳起來,祝晴神色惱怒,卻也只是躲閃。

片刻後,眼見李軒的動作越來越放肆,祝晴才一巴掌打出去,將李軒打飛。

再過一會兒,楊開突兀現身,問了幾句話之後,狠狠一巴掌將李軒打翻出去,牙齒飛落。

……

畫面變換,將那一日在山門前發生的事一一呈現,直到李軒灰溜溜地離開,畫面才陡然定格。

南門大軍收了陣旗和留影鏡,沖楊開抱拳,轉身走出大殿。

厲蛟與彌奇兩人目光古怪地望著李軒,那表情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祝晴的實力他們已經領教過了,那是連他們都不是對手的強大存在,這個李軒竟敢對她動手動腳了,被打一巴掌已是僥天之幸,若沒有葯丹谷弟子這層保護衣,只怕當時就死了。

可恨的是這傢伙居然信口雌黃,污衊楊開不但打他,還搶了他的源晶,搞的他們兩個糊裡糊塗地跟了過來,如今想要脫身怕是難了。

嵇英目光噴火,回頭怒視著李軒,一臉的失望和痛心。

「師傅,我錯了,弟子真的錯了,還請師傅責罰!」李軒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有那留影鏡記錄下來的影像,他知道自己無論怎麼辯解也是沒用了,如今只有趕緊認錯,期望師傅念在師徒情誼,不會將他逐出門牆。

「我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嵇英痛心疾首,大怒之下沖李軒揚起巴掌,往日李軒在他面前表現的極為乖巧懂事,他確實沒想到自己的弟子居然敢這麼行事,對他簡直失望透頂。

「師傅!」李軒大駭,一下子蹲在地上,雙手抱頭。

那一巴掌卻是遲遲沒有落下。

許久,嵇英才長嘆一聲,將手放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