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三十章 敢不敢賭

第兩千七百三十章 敢不敢賭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忽然聽到楊開說他能煉製帝級靈丹,嵇英著實吃了一驚。

很快,臉色又是一沉,有些不悅道:「楊宮主莫不是在說笑。」

帝級靈丹豈是那麼容易煉製的,能煉製帝級靈丹的,唯有帝丹師!若隨隨便便哪個人都能成為帝丹師,那帝丹師在星界也沒這麼高的地位了。

看這楊開明顯年紀不大,能將一身修為提升到帝尊境,已是天縱之才,哪有什麼時間去學習煉丹術?所以嵇英斷定楊開是在隨口胡扯。

這簡直就是對天下煉丹師的羞辱,對煉丹之道的蔑視!

這人果然沒把煉丹師放在眼中,那逆徒李軒雖然顛倒了黑白,無中生有,可這一點卻是沒有說錯。

嵇英心中惱火,恨不得拂袖離去。礙於剛才還誤會了人家,又有些抹不開臉面。

不過那臉色卻是明顯沉了下來。

「嵇大師不信?」楊開望著嵇英。

嵇英哼了一聲。

不信拉倒!楊開輕笑,他是帝丹師就是帝丹師,沒必要給別人證明什麼,不過轉念一想,忽然挑眉道:「既然嵇大師不信,敢不敢賭一把?」

「賭一把?」嵇英皺眉,「賭什麼?」

「就賭本宮主到底是不是帝丹師!」楊開微微一笑。

嵇英眉頭皺的更厲害了,楊開這自信滿滿的樣子,讓他也不禁懷疑起來,這傢伙難道還真是個帝丹師?如果是的話,那可就不得了了。

能成為帝丹師的人,足以讓他正視。這倒讓他動了點好奇之心,想要求證一下事實。

「賭注何物?」

「讓我想想……」楊開裝模作樣地撓了撓頭,左右瞧了瞧,忽然拍手道:「有了。我凌霄宮創建伊始,正是百廢待興的時候,如今有了個首席陣法師,正好缺一個首席煉丹師,若嵇大師輸了,就當我凌霄宮的首席煉丹師如何?」

彌奇與厲蛟聞言。俱都大驚,紛紛勸阻道:「嵇大師莫要信他。」

「不能與他賭啊。」

凌霄宮本就夠難纏的了,若讓嵇英成為首席煉丹師,與葯丹谷扯上了關係,那日後這北域只怕沒人能奈何得了凌霄宮了,彌天宗和離龍宮就只能仰凌霄宮的鼻息而存。

彌奇與厲蛟怎願意看到這樣的局面。

犀雷瞪眼道:「你們閉嘴!」

彌奇與厲蛟雖然不滿,卻也果然不敢再說話。

嵇英怔了一下,失笑道:「原來楊宮主打的是這個主意。」

楊開輕笑道:「嵇大師敢不敢賭?」

嵇英道:「嵇某的賭注是成為你凌霄宮的首席煉丹師,那敢問楊宮主的賭注是什麼?」

楊開爽快道:「我若不是帝丹師。嵇大師要怎樣便怎樣!本宮主絕無怨言。」

嵇英臉色一凝,楊開這話出口,讓他意識對方似乎不是在胡扯,而是真的有所依仗,這個依仗無疑就是身為帝丹師的身份了。

他還真是帝丹師?

嵇英心中已信了幾分,不過不免還是有些震驚。

如此年紀,修為到了帝尊境不說,怎麼還有時間去修鍊煉丹術?他本身就是帝丹師。知道這一條大道上的荊棘與艱辛,自然愈發能體會道帝丹師的珍稀。

認真地想了一下。嵇英道:「不妥不妥,楊宮主這賭法不妥,太占嵇某的便宜了。」

楊開是不是帝丹師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若真與他這般對賭,那就太傻了。賭贏了沒什麼好處,賭輸了卻是作繭自縛。嵇英還沒傻到這種程度。

「嵇大師不敢么?」楊開微微一笑。

嵇英搖頭道:「你休要用激將之法,嵇某是不會上當的。」

楊開越這麼說,他越覺得楊開是在給自己下套,一旦賭輸了,那可就要成為這凌霄宮的首席煉丹師了。日後哪還有清閑日子可過?

雖說煉丹對他來說就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但他可是妙丹大帝的親傳弟子,怎能成為別家宗門的煉丹師?更何況這偌大宗門煉起丹來,豈不是要把他累死。

楊開撓了撓下巴,道:「這樣啊……那咱們換一個賭法?」

嵇英皺眉道:「楊宮主又想做什麼?」本能地感覺有些不妙。

楊開道:「賭注不變,我與嵇大師比煉丹之術,煉製同一種丹藥,看誰煉製出來的靈丹數量多,品質高!」

嵇英吃了一驚,瞪眼道:「你…你要與我賭煉丹?」

自己沒聽錯吧?身為妙丹大帝的弟子,居然有人要跟自己比煉丹之術?

彌奇與厲蛟也俱是一臉古怪的表情,認真地上下打量楊開,想看看這傢伙是不是有病。

比什麼不好,居然與嵇英比這個,這不是自己找虐么。

「不錯,就比煉丹之術!」楊開微微頷首,挑釁道:「嵇大師莫非這也不敢?」

嵇英臉色一沉,道:「楊宮主,此前嵇某那逆徒顛倒黑白,是嵇某管教無妨,嵇某也與你道歉認錯,楊宮主既能開宗立派,難道也是心胸狹隘之人,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尋嵇某的麻煩,非要羞辱嵇某不成?」

如果說楊開之前要與他賭是不是帝丹師還算靠譜的話,那如今要與他賭煉丹術就顯得太愚蠢了,嵇英覺得楊開這是在刻意尋釁滋事,找他的麻煩。

楊開搖頭,認真地道:「並非如此,我是真要與嵇大師比煉丹之術,也是真心希望嵇大師能成為我凌霄宮的首席煉丹師!」

一言出,嵇英大怒:「你覺得你能贏我?」

原本的不悅徹底變成了憤怒,楊開此言對他來說已經不是在刻意找麻煩了,而是徹底的羞辱。憑什麼,他憑什麼覺得自己能成為凌霄宮的首席煉丹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