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三十一章 有多大接多大

第兩千七百三十一章 有多大接多大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又看到個驚喜,感謝盟主庄生曉夢迷蝴蝶a的十萬飄紅打賞,太感謝了,小莫忽然感覺自己棒棒噠……

…………

九為數之極,一爐靈丹頂多也只能成丹九枚。,

提議換一種道源級的靈丹,並非是嵇英沒有勝算,只是不想勝之不武!他成為帝丹師已經多年,煉製過無數帝元丹,楊開就算同為帝丹師,也不可能有他這樣的豐富經驗。選擇帝元丹煉製的話,他就在無形之中佔了很大的便宜。

可換成道源級的靈丹,雖說他也依然占著便宜,但最起碼大家的起點不會相差太大。

楊開搖頭道:「不必了,多謝嵇大師好意,就煉帝元丹!」

他自然明白嵇英為何有這個提議,心中對他的觀感頓時好了幾分。

並非人人都能成為凌霄宮的首席煉丹師的,就算這嵇英是妙丹大帝的親傳弟子,可若是人品不過關的話,楊開也不會把主意打到他頭上。

之前李軒之事他能爽快低頭認錯,甚至賠禮道歉,當著自己的面將李軒逐出葯丹谷,便讓楊開覺得這個嵇英心性不錯,人品厚道,如今再看,果然如此。

換一個角度去想,他是妙丹大帝的弟子,是葯丹谷的人,之前就算不給楊開道歉,楊開也拿他沒什麼辦法,除非真的要冒著得罪葯丹谷的風險為難他。

單次一條就足夠了,這個嵇英雖然出身不俗,身份高貴,卻沒有大多數煉丹師那種虛偽的高傲,再加上他帝丹師的身份,若能成為凌霄宮首席煉丹師。那日後宗門靈丹一事就無需楊開多操心了。

甚至說可以讓嵇英給凌霄宗培養一批煉丹師出來!

一個宗門的發展,光靠自己一個人是不行的,只有面面俱到,才是邁步向前。

「既然楊宮主執意如此,那嵇某自然沒有問題。」嵇英沉聲說道,有一種好心被當驢肝肺的憋屈。

說著話。翻手見取出一堆藥材,分成兩份,望著楊開道:「這兩份都是煉製帝元丹的藥材,無論品質還是年份皆沒有差別,楊宮主請檢查。」

楊開微笑道:「嵇大師的為人,我信得過。」

「那你選一份!」嵇英道。

楊開隨手選了一份,嵇英的名聲地位擺在這,就算要贏楊開,也是堂堂正正用煉丹術打敗他。不可能去耍什麼陰謀詭計。

見楊開一副輕鬆寫意的樣子,嵇某沒來由有些火大,冷哼道:「既如此,那便開始吧。楊宮主既是帝丹師,應該有自己的丹爐吧?需不需要我借一個給你?」

「不必了。」楊開微笑搖頭。

既要比拼煉丹師,那自然是要大庭廣眾之下對決,不可能藏著掖著。也沒移步,直接就在這大殿之中拉開了架勢。

嵇英隨手一拋。一個三足丹爐便飛了出來,穩穩地落在地上。那丹爐悠一出現,大殿內便瀰漫出一股奇特的香氣,如蘭似麝,讓人精神一震,丹爐古樸,明顯上了年頭。兩端龍頭仰立,栩栩如生,似是調節爐火大小的關鍵所在,而爐內更是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圖案,讓人瞧一眼便有些頭暈目眩。

一股帝意瀰漫開來!

「好爐!」楊開瞧的眼前一亮。讚不絕口。

同為煉丹師,對好的煉丹爐自然有一種特別的鐘愛之情,嵇英這個煉丹爐一拿出來,楊開就知道不是凡物,而且從那瀰漫出來的香氣推斷,嵇英絕對用這煉丹爐煉製了無數靈丹,應該已與這丹爐達到了一種人爐合一的境界。

嵇英傲然道:「這是嵇某手上最差的丹爐。」

拿出最差的來,無非是不想佔便宜,也是對自己實力的自信。

楊開微微頷首,一揚手,將自己的煉丹爐也拋了出來。

這個煉丹爐通體紫光瑩瑩,出現的瞬間也是帝意瀰漫,與嵇英的煉丹爐明顯是同一個檔次的存在,都是帝級丹爐。這不禁讓嵇英瞧的一怔,似沒想到楊開也有這樣的底蘊。

不過轉念一想,楊開若真的是帝丹師的話,有一個帝級丹爐也是正常的。

唯一讓嵇英狐疑不解的是,這個丹爐……瞧著似乎有些眼熟。

嵇英確定自己沒有見過這個丹爐,若是見過的話肯定能認出來的。

對決在即,他也沒心思去多想,連忙沉浸心神,即便對手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他也沒有任何掉以輕心,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呢。

拿出自己的真正本事,全方面地擊敗他,才是對煉丹術的尊重,才是對師尊多年教導的回應。

「開始吧?」嵇英神色肅然,扭頭望著楊開。

楊開正要點頭,忽然將視線投到一旁,微笑道:「彌宗主與厲宮主要不要也來下個注?」

「我們也可以下注?」彌奇與厲蛟對視一眼,頗有些驚喜。

「來都來了,兩位難道甘心空手而歸?」楊開笑吟吟地望著他們。

「好!」彌奇低喝一聲,「我們下注,就是不知楊宮主能接多大的賭注!」

「有多大接多大,賭上宗門基業也是可以的哦。」楊開漫不經心地一說。

「什麼……」彌奇與厲蛟一聽,都是臉色一變,被楊開的話給嚇到了。賭上宗門基業,這也太大了,雖說彌奇與厲蛟有心落井下石,從楊開這裡割幾刀肉帶走,但賭上宗門基業這種事他們想都不敢想。

就算他們對嵇英有十足的信心,也不敢這麼豪賭。

「兩位不敢啊?」楊開輕蔑地望著他們。

「非不敢,而是沒有必要,我們也無冤無仇的,何必玩這麼大。」彌奇嘴硬道,其實就是心裡發虛。

「是啊是啊,隨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