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三十二章 真是帝丹師

第兩千七百三十二章 真是帝丹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還真拿出來了?

彌奇與厲蛟對視一眼,微微震驚的同時,更多的卻是不信任。本站更換新域名.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楊開雖然滅了問情宗,佔了問情宗的基業,得了問情宗多年的財富積累,但他們並不認為楊開這戒指里真有五十億上品源晶。

問情宗與離龍宮彌天宗相差無幾,每年的收益雖然驚人,但家大業大,消耗也極為恐怖,大多數收益每年都被消耗掉了,只有一小部分會積累下來。

就算是彌天宗和離龍宮,現今儲存的上品源晶也不過十億之數,想來問情宗也差不多。

換句話說,楊開就算得了問情宗的財富,也才只有十億上品源晶,加上其他的寶物折算的源晶,攏共二三十億不得了了,怎麼可能有五十億之多。

「非不信任楊宮主,不過楊宮主這戒指,我與厲兄得檢查一下。」彌奇沉聲道。

—無—錯—「自然是要檢查的。」楊開點頭,「不過……我要勞煩嵇大師檢查,嵇大師的為人兩位還是信得過的吧?」

「那是自然。」彌奇連忙點頭。

厲蛟自然也沒什麼意見。

「那就有勞嵇大師。」楊開微微一笑,將戒指拋給了嵇英。

嵇英接過,神念漫不經心地往內一掃,下一刻眼珠子霍地瞪圓,一臉驚駭的神情,驚聲道:「這這這……」

他乃帝丹師,本就不缺財富,整個北域欲要求他煉丹的人不計其數,每一次煉丹都能得到大量的收益,莫說五十億上品源晶,便是百億,也不足以讓嵇英如此震驚。

可他此刻竟是激動的一句話都說不利索,那表情明顯是看到了什麼極為不可思議的事情。

彌奇與厲蛟瞧的都是一驚。心想這戒指里到底有什麼好東西,竟讓嵇大師這般失態,好奇的要命,卻又不好意思拿過來看。

他們不認為楊開會讓他們看的,要不然也不會讓嵇英來檢查戒指了。

「你…你從哪裡弄來這麼多?」嵇英扭頭,駭然地望著楊開。

楊開呵呵一笑。從嵇英手上將空間戒拿了回來,搖頭晃腦道:「不可說不可說!」

嵇英吞了口口水,念念不舍地望著戒指被楊開收起來,不過也知道這應該是楊開的秘密,並不好意思多加追問。

遲疑了一下,道:「楊宮主,若你此番比拼煉丹術輸了的話,我也不要你的項上人頭了,你將那些東西分我一半如何?」

本來就沒打算要楊開的命。只是嚇唬嚇唬他而已,如今看到更好的,自然要改變賭注了。

戒指里裝的並不是別的東西,而是楊開從蠻荒古地裡帶出來的百萬內丹。

百億源晶確實不足以讓嵇英動容,可這百萬內丹就不同了。如此多的內丹堆積在一塊,而且不乏十二階內丹的存在,別說嵇英從未見過,便是那十大帝尊都不曾見過。

更何況。內丹這東西妙用無窮,煉丹師在煉丹的時候。時常會需要用到妖獸的內丹入葯,一枚上好的內丹,就等於一個完美的藥引,能煉製出一爐絕佳的靈丹。

這東西對嵇英的吸引力,比起源晶大多了,也難怪他如此驚訝。

「嵇大師想要啊?」楊開笑吟吟地望著他。

嵇英臉色一紅。乾咳一聲道:「這等好東西,哪個煉丹師不想要。」

「想要我可以全給你啊。」楊開笑容不減。

「當真?」嵇英一驚,不過很快反應過來,沉著臉道:「不會是要嵇某替你凌霄宮煉丹吧?」

楊開哈哈大笑道:「嵇大師目光如炬。」

嵇英哼道:「楊宮主打的好主意,不過可惜嵇某是不會答應的。」

對此楊開也早有所料。自然不會失望,點頭道:「既然如此,那若是嵇大師勝了,這東西就分你一半吧。」

「好好好,這話可是你說的,希望楊宮主能說話算話。」嵇英大喜,在他看來,這簡直就是楊開在給他送內丹一樣啊。

他從未想過自己會在煉丹術上輸給楊開。

「嵇大師,那戒指里的東西,能價值五十億么?」厲蛟與彌奇在一旁聽了半晌,還是不知道戒指里的東西價值幾何,忍不住開口問道。

「五十億?」嵇英不屑地瞧了他們一眼,淡淡道:「那戒指里的東西,足夠買下你們兩大宗門!」

「什麼!」彌奇與厲蛟皆是大驚失色。

足以買下兩大宗門,那戒指里到底裝了什麼寶物啊,居然能得嵇大師如此肯定。

心中愈發好奇了,恨不得現在就把楊開打暈,搶了戒指一窺究竟。

「本宮主的賭注已經確定,兩位還要賭么?」楊開轉頭望著彌奇與厲蛟。

彌奇皺了皺眉,神色堅定道:「賭,為什麼不賭,白送的好處豈能不要?」

「不錯。」厲蛟也正色道:「本座相信嵇大師。」

嵇英眉頭一皺,道:「你們要賭,是你們自己的事,勝負都與我無關。」

煉丹術並非是用來賭博的,他之所以答應與楊開賭一場,主要是被楊開氣到了,自然不願厲蛟與彌奇也與自己的勝負綁在一起,搞的好像勝負都是他的責任一樣。

「是是是,嵇大師說的不錯。」厲蛟連忙改口,「這只是我跟彌奇兄與楊宮主的對賭。」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楊開微微一笑。

嵇英扭頭望著他,道:「你先。」

楊開沉聲道:「嵇大師這般小瞧對手,真的好么?」

話雖然這樣說,手上卻沒閑著,伸出雙手在自己鬢髮上一抹,擺出一副大幹特乾的架勢,彈指如絲,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