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三十四章 贏定了

第兩千七百三十四章 贏定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震驚!

嵇英心中瞬間如暴風雨一樣掀起了驚濤駭浪,這世上怎會有如此逆天的存在?竟能如師尊一般琢磨出丹道的精髓。strong/strong

不,就算是師尊,在他這個年紀也不可能有此成就。

嵇英徹底獃滯了,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眼前這與他比拼煉丹術的彷彿並非那個叫楊開的青年,而是他一直苦苦追尋卻又無法捕捉的大道。

這如何能贏?

心中頓時有些凌亂,三足雙龍鼎內忽然發出嗤嗤的聲響。

「嵇大師你……」厲蛟與彌奇齊聲驚呼。

他們雖然不懂煉丹術,也看不出多大的名堂,但嵇英此刻的狀態明顯有些不對勁,從他的臉色變換上哪還看不出他心境上出了一些問題。

這還得了?若是嵇英在這次比拼中輸了的話,他倒沒多大的損失,可自己兩人卻是壓上了各自宗門五十年的收益啊。這要是輸了,在往後五十年內,兩大宗門的弟子只怕是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了。

嵇英一驚,猛地醒悟過來,自己還在比試之中,頓時心中懊惱和羞愧。

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分神了,勢必會對整個煉丹造成一些影響,不過他畢竟功力深厚,連忙壓制爐火以做挽救。

強迫自己靜心下來,拋去一切雜念,在莫大的壓力之下,嵇英的動作忽然變得更加流暢許多。

他竟隱隱有些感悟。

那大弟子依然瞪大眼珠子凝視楊開的動作,雙眸之中的血絲愈發密集,渾身顫抖,看似好像遭遇了巨大的折磨一樣,可那神色卻是極為的振奮。

時間流逝,一縷縷丹香溢出,這並非是單純的靈藥的香氣,而是靈丹的香氣。

這個香氣傳出,就意味著煉製已到了最後的階段,只要不出錯的話。靈丹就可以練成了。

越是最後關頭,彌奇與厲蛟就越是緊張不安,他們不知道嵇英到底能不能勝過楊開,原本他們對嵇英的信心是十足十。可嵇英剛才心境的不穩卻讓他們有些忐忑,不知道剛才那番變故會不會影響到最後靈丹的品質。

又過了一個時辰,大殿內葯香氣已濃郁如實質,楊開變換的雙手忽然停了下來,神情肅穆。搖搖一抬紫虛鼎,口中爆喝:「起!」

「收丹了!」

眾人臉色一凝,知道楊開這一爐靈丹已經到了真正的最後階段。網www.pashuw.com

這個過程也是煉丹極為重要的一步,好的收丹法決能讓煉丹師煉製出來的靈丹數量更多,品質更高。

另一邊,嵇英也是虛拍自己的煉丹爐,爐蓋飛出,他同樣也進入了收丹的階段。

彌奇與厲蛟望著這一幕,心中不禁鬆了口氣。

他們知道,到了這一步。楊開肯定是勝不過嵇英的,因為嵇英所掌握的收丹法決乃是大帝親傳,楊開就算是有些機緣,成為了帝丹師,也不可能擁有比嵇英更好的收丹法決。

兩人倒也不敢不懂裝懂,連忙朝那大弟子望去,想從他的表情上看出些端倪。

一望之下,兩顆心直往下墜。

只因此刻那大弟子居然還在觀望著楊開的動作,那兩隻滿是血絲的眼珠子里竟迸發出極為驚喜的光芒,反倒是對自己師尊那邊視若無睹。

不會吧?難道在收丹手法上這楊開也更厲害一些?要不然這大弟子為何不趁這個機會學習自己師尊的手法。反倒去關注楊開?

定是這大弟子學藝不精,眼光不到的緣故。

彌奇與厲蛟心中自我安慰著,就算嵇英在比拼煉丹的過程中兩次分神,他們也依然對嵇英報以莫大的期望。

九天玄丹決使出。一道道印決拍向紫虛鼎內,讓這煉丹的最後一步盡善盡美。

這正是楊開從那大道丹音之中領悟出來的收丹手法,即便比起大帝親創的手法,也稍勝一籌。

叮鈴鈴……

丹爐內忽然響起極為悅耳動聽的聲音。

丹成!

楊開閃身一拍紫虛鼎,一串圓滾滾的靈丹便應聲飛出,彌奇與厲蛟瞪大眼珠子觀望。想看看楊開到底成丹幾枚,品質如何,可還沒來得及看清,就被楊開裝進了事先準備好的玉瓶之中。

這不禁讓兩人恨得牙痒痒。

而另一邊,嵇英也開始收丹,打完最後一道法決,數枚帝元丹從丹爐之中飛起,被他信手一抓,就投進了左手的玉瓶之中。

「煉完收功!」楊開雙手虛摁,氣沉丹田,輕吁一口氣。

嵇英站在那裡動也不動,眉頭緊皺,似乎是在思索著什麼,而他那大弟子,更是在楊開煉製完的一瞬間,閉上了眼睛,如雕塑一般半跪在那裡,似乎神遊方外。

這可急壞了彌奇與厲蛟,他們此刻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這一次比拼的結果如何,雖然他們覺得嵇英會輸的可能性不大,但事到臨頭還是有些緊張的。

那畢竟關係到各自宗門五十年的收益,足足五十億上品源晶啊。

嵇英不動,楊開也不好打擾他,知道他正在考慮這次煉丹的得失,這對一個煉丹師來說是極為重要的時刻,左右觀望,沖正朝自己矚目過來的祝晴擠了擠眼睛。

祝晴的臉冷的如冰坨一樣,又怎會理他,讓他自討了個沒趣。

良久,嵇英才輕呼了口氣,轉過身沖楊開抱拳道:「楊兄高藝,嵇某拜服。」

與楊開比拼一番之後,嵇英立刻明白自己之前是真的小瞧了他,他不但是一位帝丹師,而且還是一位技藝絲毫不弱於自己的帝丹師。

那奇妙的煉丹過程他只是驚鴻一瞥,卻也驚為天人,若非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