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三十八章 血脈壓制

第兩千七百三十八章 血脈壓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龍血花!」一直安靜地站在大殿中的祝晴,此刻彷彿被觸動了某根神經一樣,臉色一變的同時伸手朝那木盒抓了過去,龐大的吸力傳來,直接將木盒吸入手中。╪╪┡┡┢╪╪.。

厲蛟還沒從嵇英這番言論的打擊中回過神,忽然現自己的寶貝居然被搶了,臉色大變疾呼道:「這位姑娘你作甚!」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這一趟過來不但徹底得罪了嵇英,龍血丹的煉製沒了著落不說,如今連原材料都被人奪走了。

那可是他耗費了多年心血,用自己的精血才能培養出來的靈花啊,自己實力的提升就指望著它了,厲蛟怎能眼睜睜地看著它落入旁人手中。不過他也不敢動粗,只是一臉悲憤地望著祝晴,期望這女子能將龍血花還給他。

祝晴屈指一彈,將木盒打開,一株靜靜地躺在木盒中的艷紅花朵立刻印入眼帘。

楊開好奇地望去,眼前不禁一亮。

只見那龍血花晶瑩剔透,宛若鮮血澆築而成,最詭異的是,這花朵竟散著一絲絲龍息……

即便從未聽說過什麼龍血花,這也是頭一次見到,楊開也明白這玩意定是什麼不得了的好東西。

「果然是龍血花!」祝晴黛眉一皺,將木盒重新合上,卻沒有還給厲蛟,而是瞪眼凝視著厲蛟,冷聲道:「這龍血花你從何處得來?」

厲蛟道:「姑娘,你先將這花還給我!」

祝晴不理,也不見她有什麼動作,竟忽然出現在厲蛟面前,臉色從未有過的凝肅,咄咄逼人道:「我再問一句,這龍血花你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

一股極為壓抑的氣息迎面撲來,厲蛟竟感覺呼吸有些不暢,渾身血液似乎都凝固起來,忍不住後退了兩步。臉色白道:「無意中得之,你問這個做什麼。」

他也莫名其妙的,這一株龍血花確實是他無意中得到的東西,雖說珍貴。═.[。可為什麼會讓這女子如此激動?更讓他駭然萬分的是,自己一個帝尊三層鏡在面對這女子的時候竟生不出絲毫反抗之心,那種來自骨子裡的懼意讓他手腳冰涼,渾身冷。

這怎麼可能?他已是帝尊三層鏡,能單憑氣勢就將他徹底壓制的。唯有大帝。可這女子怎麼看也不像是大帝啊。

「撒謊!」祝晴嬌喝一聲,「龍血花唯有龍島才有產出,別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擁有!」

她似乎動了怒氣,說話間一聲高亢的龍吟忽然響徹雲霄,一隻巨大的龍頭虛影驟然浮現在她的頭頂上方,那兩隻滿是威嚴的龍睛俯瞰著厲蛟,一瞬間,厲蛟渾身的力氣都彷彿被抽幹了,竟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瞪大了雙眸。額頭上冷汗如瀑而下,失聲道:「龍…龍族!」

「什麼?」彌奇也是嚇了一跳,腳步一錯,一下子拉開了與祝晴的距離,臉色刷地變得雪白。

怔怔地瞧著祝晴頭頂上方的龍頭虛影,彌奇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怪不得,怪不得這女子看似嬌小,卻有那麼恐怖的力量,怪不得厲蛟一個帝尊三層鏡在她面前竟沒有絲毫反抗之力,這女子竟然是龍族?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一切都解釋的通了。

龍族可是萬靈之長,聖靈之,一個成年的龍族一拳打飛自己自然不是什麼難事,而厲蛟更慘。因為體內有一絲龍族血脈,如今被這龍女的血脈之力全方面地壓制了,一身力量恐怕連一半都揮不出來。

這就是龍血血脈壓制的恐怖。

怎麼會有龍族在這裡?而且看楊開之前對這龍女的態度,兩人的關係似乎還有些不一般。

難道這凌霄宮的背後竟有龍島的影子?

彌奇之前還在想要不要出了這門就不認賬,可是現在哪還敢有這個心思?牽扯到龍族,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賴賬啊。┞┡╪w{ww.。

另一邊。端坐在椅子上的嵇英也是驚呆了。

他身為妙丹大帝的五弟子,雖說見識淵博,可也沒見過真正的龍族,沒想到在這凌霄宮中居然有幸目睹。

回想起之前楊開對這龍女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態度,甚至還讓她端茶倒水……

嵇英一頭冷汗淋淋而下,對楊開佩服至極的同時也是後怕不已。

龍族啊,那可是一個極為高傲的種族,什麼時候被人當做婢女一樣使喚了?這要是脾氣上來個彪什麼的,這大殿內還有誰能活著走出去?

楊開到底有何德何能,居然讓一個龍女如此言聽計從?難道他也是龍族?

一念至此,嵇英望著楊開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樣了,本來楊開身為帝丹師,更在煉丹之術上打敗了他,也不過讓嵇英對他有重視,有結交之心,可是現在,嵇英能想到的只有高山仰止四個字。

讓龍女端茶倒水,便是自己師尊妙丹大帝親臨,怕也沒這個待遇吧?

嵇英忍不住一陣胡思亂想。

「說,龍血花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弄來的,否則死!」祝晴冷冰冰地俯瞰著厲蛟,殺機瑩然。

龍血花可是龍島獨有的產物,如今居然在外面出現了一株,雖說品質不怎麼樣,可確實是龍血花無疑。難道龍島內部有人與外界勾結,出售龍血花?這可不是什麼小事,所以祝晴才會這麼鄭重其事。

「凍土!凍土!我是從凍土裡得到的。」厲蛟此刻哪還敢有什麼隱瞞?面前站著的可是一位活生生的龍女啊,那血脈傳來的壓制之力讓他惶恐不安,對方若想殺他,恐怕也就是一招的事情,不迭地將自己的秘密說了出來。

「居然是凍土!」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