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四十章 真正的龍化秘術

第兩千七百四十章 真正的龍化秘術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我要去一趟凍土。本站更換新域名.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與嵇英比試煉丹已經過去半月功夫了,這些天楊開一直在煉化那金甲天書,忽一日,祝晴前來找他,來了這麼一句。

楊開驚道:「那地方可是禁地,就算你是龍族,也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去那做什麼?」

「你知道的。」

楊開皺了皺眉,明白了祝晴的打算。

她之所以要去凍土,無非就是想將族人的骸骨取回來,之前厲蛟在透露龍血花出處的時候,祝晴的神色有些不對,那隕落在凍土之中的龍族或許跟她有什麼關係。

「厲蛟不是說了么,那骸骨早已化為齏粉,你去也無用。」楊開勸解道,雖然這段時間被這小妞煩得不行,也巴不得她離自己越遠越好,但去凍土這種地方,楊開還是有些擔心的。

已經有一個龍族隕落在那裡了,祝晴此去,搞不好就要赴先輩的後塵。

「那裡還有一樣東西。」祝晴道。

「什麼東西?」

祝晴沉吟了一下,如實道:「本源,我龍族的本源之力。我需要去那裡找到族人的本源之力!」

楊開瞭然。龍族本源可是聖靈本源,絕無可能這麼輕易消失不見,就算是骸骨化作了齏粉,那本源必定還存在。

頷道:「那便去吧,不過小心為上,凍土可不是能隨便亂闖的。」

祝晴靜靜地望著他,道:「你去嘛?」

楊開立刻翻白眼道:「我才不去。」

「陪我不行么?」祝晴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楊開哼道:「我實力這麼低,去了凍土怕是九死一生,真要是跟你去了只怕還要連累你。」

關鍵是沒多大好處,他跑凍土去幹什麼。┠.[。[

祝晴認真地想了想,頷道:「你說的也對,是我強人所難了。既然如此,那我一個人走一趟吧。」頓了下道:「不過你要乖乖的留在這裡,別到處亂跑。」

楊開嗤笑道:「我幹嘛要乖乖的留在這裡?等你走了,我立刻遠離北域。從此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讓你再也找不到。」

祝晴的臉一下子黑了,立刻道:「那我不去了。」

相比較族人那邊的本源之力。楊開這邊的事才是重中之重。

楊開嘴角一抽,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忙正色道:「開玩笑呢,放心,我會留在凌霄宮裡等你回來的。」

「不騙我?」祝晴凝視著楊開的眼睛。似乎是要看進他內心深處。

「騙你有什麼好處,宗門這邊事情還挺多,本宮主日理萬機,哪有功夫到處亂跑。」楊開一本正經地答道。

「那就好。」祝晴放心地點點頭,忽然道:「對了,我這裡有一套秘術,你試試修鍊吧,比你之前的要好很多。」

「秘術,什麼秘術?」楊開皺眉。

祝晴取出一枚玉簡,拋給楊開。

楊開接過。神念往內一探,眼珠子瞬間瞪圓:「龍化!」

祝晴道:「我看你之前也施展過類似龍化的秘術,不過那種秘術似乎很低級,比不上這個,你若能將這個秘術修鍊成的話,最起碼能提升你兩成戰力。」

楊開眼前一亮,欣喜道:「當真?」

祝晴微笑道:「你以為我像你喜歡騙人么?」

楊開臉一紅,岔開話題道:「你們龍島上怎麼會有這樣的秘術?」

龍族只需要催動本源之力,直接就能化為真龍之身,這龍化秘術對他們有何用?楊開有些不解。

「龍島上並非全都是龍族。═.[。還有一些別的存在。」祝晴悠悠道,「等你哪一日到了龍島你就知道了。」

「到時候再說了。」楊開擺擺手,欣喜地研究起玉簡中的龍化秘術來,若真如祝晴所言。那一旦將這秘術修鍊成功,自己的戰力又會飆升不少。

「你慢慢修鍊,我走了。」祝晴說了一句,轉身朝外行去。

「別死在那裡了。」楊開忽然抬頭,望著祝晴的背影肅然叮囑。

祝晴微微一笑,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心中頗為得意。有這龍化秘術讓他修鍊,應該能拖延一兩個月時間吧,到時候自己定已經從凍土回來了。

山門外,祝晴化作一道流光朝極北的方向飛去,忽然又頓住身形,扭頭回望,她隱約感覺到似乎有人正在凝視著自己。

目光所過,空無一人,搖了搖頭,以更快的度離去,眨眼不見了蹤影。

「哎!」廂房中,楊開嘆了口氣,心裡頗有些過意不去。

祝晴讓他陪著走一趟凍土,他沒答應,一則是凍土確實太過危險,二則也是想讓祝晴打消這個念頭,誰知道她還是去了。

「一根筋啊,死在那裡最好。」楊開冷哼,心情頗有些不美妙。

不過很快這份鬱結就一掃而空,專心致志地研究起手上這龍化秘術來。

他之前擁有的龍化秘術,還是當年在恆羅星域,妖星帝辰上,赤月傳授給他的。實力不太高的時候,這秘術還算了得,一經施展,戰力飆升,可如今隨著實力的提升,這個秘術很多時候都派不上多大的用場。

再看祝晴給的龍化秘術,確實精髓深奧,而且能夠將龍族本源之力和體內煉化的龍之秘寶的潛力完全開出來。

兩種秘術比較起來,之前的龍化確實夠低級的。

楊開越看越是欣喜,一門心思地撲在了上面。

本來打算等祝晴離開便遠遁的念頭居然都忘記了。

時間一晃,又是半月過去。

廂房之中,楊開霍地睜開了雙眸,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