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四十三章 人生何處不相

第兩千七百四十三章 人生何處不相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靈湖宮與楓林城的變化楊開並不知曉,此刻的他正好奇地打量著前方的兩座遙相呼應的雙子城,目光頗有些驚奇,因為他現無論哪一座城池內都是人流如潮,摩肩接踵。┢╞╪┞╪╪.?〔。co?m

即便還遠在上千里之外,楊開也依然能感受到這兩座城池的繁華。

看樣子,楓林城是真的不一樣了啊,不知道秦家如今過的怎樣。當年的秦家在楓林城中也算是一個大家族,族內更有一位道源境,但如今這情況,道源境明顯不算什麼了。

他的百萬劍,可是秦家之物,他也早與秦朝陽有過約定,待到秦鈺晉陞帝尊,便將百萬劍歸還。

傳授給冰心谷弟子們的玄武七截陣也是秦家的不傳之秘。

可以說,他這一路走來雖然沒有得到秦家多少直接的幫助,卻承了秦家不少人情。這一趟回楓林城,秦家自然是要去瞧一瞧的。

對了,還有若惜的家族,也是要去看看的。而且既然回了南域,青陽神殿也得去拜訪一下,怎麼說自己也算是青陽神殿的記名弟子,還擁有神殿的核心弟子令牌。

他還記掛著天衍前輩的事,如今已經找到了生身果,再尋幾味輔助的藥材,便可以煉製生身丹了,到時候便能將天衍從那神遊鏡中弄出來,讓他塑造肉身。

天衍可是大帝級別的存在,一旦塑造出肉身,得以在這星界中行走,那凌霄宮日後的靠山可就大了。

就在楊開心中盤算著此次行程的時候,前方忽然一道流光激射而來,度極快。

而緊隨在這道流光之後,還有一團光芒,內里隱約可見幾人的身影。

瞧這架勢,似乎是追逃的節奏,不過前方的流光只是孤身一人,後方卻是人多勢眾,都散著道源境的氣息。倒也不放在楊開眼中。

星界之中,這種事屢見不鮮,或因見財起意,或因恩怨情仇。每日被殺的人不計其數。便是楊開本人,在這成長的過程中,都不知道被人追殺過多少次,每次都是險死還生。┞╪┝.。

那一道逃遁的流光似乎有些慌不擇路,直直地朝楊開所在的方向飛了過來。

楊開眉頭微皺。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現了自己,想要禍水東引,不過這種事他也懶得去摻和,亦沒有改變方向,徑直地朝那流光迎了上去。

幾個道源境,他還無需退避。

眨眼功夫,楊開便與前方那一道流光相距百丈。

仔細地瞧了一眼,楊開赫然現這流光之中隱藏的身形竟是凹凸有致,明顯是個女子,再打量一下面容。頓時驚咦了一聲,猛地頓住身形。

前方那女子顯然也現了楊開,一雙美眸先是愕然,緊接著是驚喜:「楊開!」

楊開微微一笑,道:「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卞護法,別來無恙啊。」

這女子居然是他一個老熟人,那碧羽宗的護法卞雨晴。

當年他與劉纖雲初來星界,便被碧羽宗的寇武給捉了去,後來投靠在卞雨晴門下。在碧羽宗內逗留了一段時間,直到噬天大帝的後人烏蒙川脫困,大開殺戒,才倉皇逃出。

而卞雨晴則因為外出辦事。逃過烏蒙川的毒手,後來投身在烏蒙川手下賣命。

再後來,兩人在那四季之地中見過一面。

這麼推想的話,烏蒙川之所以能夠進入碎星海,應該是卞雨晴在四季之地中得到了星印的緣故。她那次帶寇武去四季之地,應該也是奉了烏蒙川的命令去尋覓星印。

只可惜。烏蒙川在碎星海中作惡不成,反被楊開擊殺,讓小小得以修鍊完整的噬天戰法,實力大漲。

種種因果,似乎從楊開第一天進入碧羽宗的時候就已經註定。

這諸多念頭在楊開腦海中一閃而逝,卞雨晴已經衝到了楊開身邊,咬牙道:「怎麼是你!」

楊開咧嘴一笑:「卞護法見到我好像很失望啊。┟╡┟┠╡┟.〈。」

卞雨晴道:「我本想禍水東引,可是你……此地不是談話之地,先走要緊。」

她居然爽快地承認自己朝這邊飛來的目的,倒讓楊開有些愕然。說話間,便與楊開擦身而過。

可飛出一截,卻不見楊開有什麼動作,忙又頓住身形,焦急道:「跑啊,你幹什麼?」

楊開不動如山,凝視著卞雨晴腹部處的一道劍傷,皺眉道:「你與那幾人有什麼恩怨?他們竟要追殺你。」

「你腦袋被驢踢了啊,現在還有心思問我這些。」卞雨晴大急,她本就處於劣勢,如今楊開居然站在原地不動,在她看來簡直是找死。

她知道楊開是來自下位面星域的武者,天資出眾,修鍊度不慢,但這才幾年啊,她覺得楊開不可能修鍊到比她還厲害的程度,自己都不是那幾人的對手,楊開又豈能戰勝?

說話間,那後面的一團光芒已經接近三里之內,一人的厲喝從中傳出:「賤人修走,將令符交出,繞你不死!」

「令符,什麼令符?你搶人家東西了?」楊開皺了皺眉,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卞雨晴可就是自尋麻煩了。

「誰搶他們東西了,是他們要搶我的。」卞雨晴迅說了一句,「你走不走,不走我不管你了,他們肯定會殺你滅口的。」

語氣雖然嚴厲,但多少也是在為楊開著想,倒讓楊開對她的印象有些改觀。

說起來,他與卞雨晴之間無冤無仇,在碧羽宗的時候,曾經惹了一樁禍事,還是卞雨晴替他說了情,最後被罰到那冰崖閉關悔過。

「你要走便走。」楊開微微一笑。

「我不管你了!」卞雨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