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四十六章 價高者得

第兩千七百四十六章 價高者得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才地級啊」楊開喃喃一聲,若有所思道:「你是想進入其中,看能否突破帝尊」

卞雨晴微微一笑道:「總要努力一下吧,雖然希望不大。」

她對自己都沒有多少信心,楊開估計她就算是真的進了地級密地修鍊,只怕也無法突破帝尊境,武者修鍊,心態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

微微沉吟了一下,楊開道:「走吧。」

「去哪」卞雨晴問道。

「去靈湖宮看看,我已經好幾年不這邊了,看你的樣子對靈湖宮似乎很熟悉,給我當個導遊吧。」

卞雨晴頷道:「也好。」

楊開帝元一催,裹著她便朝靈湖宮所在的方向馳去,卻沒有將那青玉令符歸還。

卞雨晴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沒能開口討要。楊開若真的有意搶奪她這青玉令符,卞雨晴根本留不住。

一千里地,不大片刻功夫便已到達。

身在半空中,楊開遙望那靈湖宮,不免有些嘆為觀止,才幾年時間而已,此地竟已形成了一座規模不遜於楓林城的城池,而且看這樣子,似乎還在擴張,或許用不了多少年,這靈湖宮便能將楓林城直接吞併進去,兩者合二為一。

看楊開似乎有大搖大擺要飛進去的架勢,卞雨晴忙道:「進靈湖城是要支付源晶的,每人十塊中品源晶。」

「這過路費有些貴啊。」楊開咋舌,他也去過不少城池,不過那些城池收取過路費一般都是以下品源晶為單位,大多數都是十塊下品源晶而已,可這靈湖城居然要十塊中品源晶,是其他城池的百倍。

「物有所值,靈湖城內的天地靈氣雖然不如靈湖宮的修鍊密地,但也極為濃郁了,許多得不到令符的人都會在靈湖城內尋一住處,常年居住此地。」

楊開點點頭。他也是從底層武者一步步爬上來的,自然能體會那些底層武者修鍊的艱辛,對他們來說,這靈湖城內的天地靈氣不啻是一種福音。區區十塊中品源晶自然值得付出。

說話間,兩人便已到了城門處,好在這城門空曠,並沒有多少人排隊,輪到楊開的時候。一枚上品源晶便丟了出去,那守門的武者接過,痛快放行。

倒不是楊開刻意炫富,只是他原本的中品源晶和下品源晶基本上都清空了,戒指里的源晶都是上品的。

進了靈湖城,一股熱潮迎面撲來,街道之上,過往武者如過江之鯽,多如牛毛,來來往往。熱鬧至極,那街道兩旁,更林立著許多店鋪,鱗次櫛比,還有許多人直接在空曠之地擺下攤位,將自己不需要的東西拿出來售賣,大多數攤位之上都有人逗留,討價還價之聲不絕於耳。

楊開嘖嘖稱奇,這一眼望過去,道源境武者在這裡層出不窮。甚至還有一些帝尊境隱藏了修為在人群之中走動,這放在十年之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當年楓林城附近,實力最強的才不過道源兩層境。道源境武者用兩隻巴掌都能數的過來,可是現在這情景,當真是道源遍地走

這所有的變化,自然都要歸功於靈湖宮的崛起。

楊開一路走馬觀花,感受著這熱鬧的氛圍,頗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卞雨晴也時不時地跟楊開說一些靈湖城的事。楊開不住地點頭。自從碧羽宗解散之後,她與寇武兩人便來到了靈湖城這邊討生活,對此地的了解自然比楊開更甚。

差不多一個時辰後,兩人來到了靈湖城的正中心靈湖宮。

巨大的宮殿宛若一座城中之城,而在宮殿門口,竟有許多人排成了隊列。

楊開瞧的清楚,這些人總共排成了三隊,最左邊的一個隊伍人數最多,差不多有五百人左右,中間的人數少很多,只有左邊的一半,而最右邊的人數更少,約莫不到七十人而已,而這三個隊伍中的武者的實力,也是涇渭分明,那最左邊的一列長隊中,基本上全是虛王境或者虛王境以下的武者,偶爾有幾個看起來落魄的道源境夾雜在其中。

而那中間的一列隊伍,竟大多數都是道源境一兩層境的,少數一些虛王境。

至於最右邊的那一列隊伍,修為最起碼也是道源兩層境,三層境比比皆是,甚至還有兩個帝尊境。

楊開若有所思道:「這三隊人持有的令符不同對吧」

卞雨晴頷道:「不錯,最左邊的是白玉令符的持有者,中間的是青玉令符,右邊的是紅玉令符。靈湖宮中,人級修鍊密地數量最多,地級次之,天級最少。所以別看白玉令符的排隊人比較多,但其實輪流度也蠻快的。」

楊開點點頭,邁步朝一旁走去,來到一個比較空曠的位置,環顧了下四周,露出一絲滿意之色。

卞雨晴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也沒有開口詢問,只是好奇地打量。

楊開忽然朗聲道:「現有編號三九一二的青玉令符一枚,欲購從,先到先得」

聲音雖然不大,但在力量的催動下,只怕整個靈湖城都能聽到。

卞雨晴臉色一變,驚呼道:「你幹什麼」

這可是她耗費了全部資產才好不容易換過來的青玉令符,而且只需要再等兩個月時間就能輪到她了,是否能夠晉陞帝尊的關鍵所在,楊開居然也沒經過她的同意就將令符拿出來售賣,若真要賣的話,她早就拿到拍賣行去了,怎會留到現在

「信我」楊開瞧了她一眼。

卞雨晴頓時啞火,皺皺眉,點點頭,不再言語。

楊開已是帝尊,若真對她有惡意的話,她也反抗不得。

而在楊開的話喊出之後,附近走動的武者紛紛都頓住了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