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四十九章 夏笙

第兩千七百四十九章 夏笙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readx晉陞帝尊可不是毫無危險的,一個不慎就可能被天地能量衝擊而亡,很多道源三層境在晉陞帝尊的時候不但沒有成功,反而還身死道消。

要知道當年無道可是在晉陞道源境的關口上死掉的,那無道乃恆羅星域公認的實力第一人,連他都死在道源境的關口,而晉陞帝尊的危險只會更大。

「呵呵,楊師侄久無消息,沒想到今日竟來了靈湖宮。」一人的聲音忽然從旁傳來,楊開抬頭望去,只見那邊行來一個年約五十左右的半大老者,面色紅潤,鶴髮童顏,氣血旺盛,渾身上下散發著渾厚的氣息。

帝尊一層境!楊開一目了然。

不過他這個帝尊一層境比起大多數同等級武者給人的感覺都要強大一些,不說他自身擁有的各種底蘊,單是這一身氣息便不是樂東正之流能比的。

楊開估摸著若讓這老者與樂東正單打獨鬥,只怕用不了一炷香時間就能分出勝負。

「前輩是……」楊開起身抱拳。

那半大老者捋著下巴上的鬍鬚,微微一笑:「老夫天武聖地姚禮!」

天武聖地的人楊開認識的不多,除了一個陳文昊之外,便是一個無常了,其他人楊開並不認得,不過這姚禮既然有帝尊一層境的修為,在天武聖地中應該是個長老級別的存在。

長者為大,楊開自然不敢怠慢。

「原來是姚長老,楊開見過姚長老!」

「師侄不必客氣,坐!」姚禮微微一笑,伸手示意了下。

立刻便有長相清秀的妙齡少女奉上茶水。

那姚禮笑吟吟地打量著楊開,似乎對他頗感興趣,畢竟這位可是煉製過太妙丹的存在,極有可能是個帝丹師,不過可惜,不是天武聖地的人,忽然眼睛一轉。望著卞雨晴道:「這位是……」

「我大表姐!」楊開隨口道。

卞雨晴起身道:「妾身見過姚長老!」

雖然楊開與她沒有事先商議過,但卞雨晴也表現的滴水不漏,她好歹也在外面闖蕩了這麼多年,可不是一些單純的小女孩能比的。

「原來是楊師侄的表親。坐吧。」姚禮倒是表現的和藹可親。

這讓卞雨晴不禁有些受寵若驚,在今日之前,如姚禮這樣的人對她來說可是高高在上,需要仰視的人物,這一點就算她晉陞帝尊也無法改變。可是如今,只是因為楊開的關係,居然能與他一道坐在這裡喝茶。

內心深處湧出一種極為荒謬的感覺,似乎這再一次碰到楊開之後,自己的命運出現了巨大的轉折。

「聽門下弟子說,楊師侄這一趟過來是想徵用一處修鍊密地?」姚禮沒有廢話,直接開門見山。楊開雖然瞧著不俗,但他可是天武聖地的長老,自然無需奉承客套什麼。

「不錯。」楊開點點頭,「敢問姚長老那些不對外開放的修鍊密地可還有空餘?」

姚禮微微皺了皺眉。沉吟了一下道:「楊師侄,你要這修鍊密地是自己用,還是……」目光微微往卞雨晴那邊掃了一眼。

人老成精,楊開雖然沒說什麼,但他也猜出楊開將卞雨晴帶過來的意圖了。

楊開如實道:「我這大表姐修為已到道源三層境頂峰,若有合適的閉關之地,或許可以嘗試突破一二。」

姚禮頷首道:「果然如此。」

頓了一下,開口道:「楊師侄,不瞞你說,那些不對外開放的密地本就是為你們這些核心弟子準備的。不過你今日來的不巧,那些密地已經滿員了。若是你自己要用的話,老夫絕無二話,立刻安排人讓出一處來。但卻是旁人要用,這讓老夫很是為難啊。」

「滿了?」楊開愕然。

心想不對啊,雖然靈湖宮這裡的天地靈氣極為濃郁,那些特別留下的修鍊密地也是不俗,但與三大頂尖宗門的修鍊密地比較起來,也差不多。三大宗門的弟子不在自家裡修鍊,跑到這靈湖宮來幹什麼?

「確實滿了。」姚禮正色頷首。

楊開頓時尷尬起來。

他本以為這裡肯定有空餘的修鍊密地,這才直接將卞雨晴的青玉令符給賣掉了,如今這裡又無空餘的位置,豈不是讓卞雨晴雞飛蛋打一場空?

姚禮道:「楊師侄,不如這樣,那些頂尖的修鍊密地雖然滿了,但老夫卻可以為你安排一個天級的,你看如何?天級密地的修鍊環境也不差,許多帝尊境都排隊等候,你這大表姐在其中閉關的話,必定有所收穫。」

事已至此,楊開也沒什麼好辦法了,總不能真叫姚禮出面騰出一間頂尖的出來吧,能在那頂尖的密地里修鍊的都是三大宗門的弟子,誰也不會比誰的地位差。真要這樣做的話,且不說姚禮會不會答應,甚至可能引發宗門之間的矛盾。

更何況,姚禮身為天武聖地長老,與楊開說話也算態度誠懇,也讓楊開不好意思繼續強求。

「要等多久?」楊開問道。

姚禮微笑道:「今日便可。」

這算是插隊了啊,而且也無需紅色令符,直接就安排了進去,單從這一點上看,楊開那青陽金令還是有很大用處的。

「大表姐你看呢?」楊開扭頭朝卞雨晴問道。

卞雨晴道:「你做主就好。」

她本來只是想等兩個月,進那地級密地修鍊,如今忽然有了一個天級,而且還不需要排隊等候,自然是樂意至極。

見卞雨晴沒有什麼意見,楊開心想也只能如此了,正要開口答應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從外面響起:「沒有多餘的密地?不會啊,我記得有一處的。」

聽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