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五十一章 帶你們去個地

第兩千七百五十一章 帶你們去個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readx少女帶著楊開,才來到中庭院落,便被張家十個個人團團圍住了。

「什麼人!」有人高聲呼喝,面露警惕之色。

「楊大人啊,是楊大人!」少女興奮的不得了,手抓著楊開的胳膊不放,不斷地朝四周重申。

「小丫頭家大呼小叫成何體統。」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個身段豐腴的美婦忽然從那邊現身,那模樣隱約與若惜有幾分相似。

「祖母,是楊大人來了啊。」少女急忙喊道。

「什麼楊大人?」美婦微微皺眉,來到人前定眼一看,卻是一下捂住了紅唇,又驚又喜:「楊大人!」

「張夫人別來無恙!」楊開微微一笑,這美婦不是旁人,正是若惜的祖母寧素婉。

寧素婉失神了好久,才微笑道:「楊大人也風采依舊!」頓了一下,猛然驚醒,沖那抓著楊開胳膊的少女道:「若雨,去請你祖奶奶出來。」

「好。」叫若雨的少女連忙朝裡面衝去。

寧素婉探頭看了看楊開身後,卻沒有發現自己想看到的身影,俏臉微微一變,顫聲道:「楊大人……若惜她……」

楊開微笑道:「張夫人放心,若惜一切安好,只是這一趟有些事沒能過來。」

聽楊開這麼說,寧素婉才手捂著胸口鬆了口氣,她還真怕從楊開口中聽到一些不好的消息,當年張家被人欺凌,是楊開出面拯救張家於水火之中,後來張若惜跟著楊開一走便是十年之久,一直杳無音訊,寧素婉自然記掛的很。外面可不比張家這些年風平浪靜,楊開以前的表現雖然不俗,但隨著這些年眼界的開闊,張家人也知道當年的楊開其實並不算多厲害。

真要是在外面招惹了不得了的對手,只怕會連累若惜。

好在楊開來了,告知她若惜安好。

「楊大人裡面請!」寧素婉放下心之後。伸手示意,儘管有一肚子話要問,可多年的打磨讓她的性子也變得沉穩不少,自然知道現在不是詢問的好時機。

這個時候。圍過來的許多張家人也知道楊開到底是誰了,他們之中很多人當年都見過楊開,就算沒見過也聽聞過楊開的事,知道若惜是被他帶走的。

敵意和警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親切和笑容。

寧素婉領著楊開走進張家的會客廳之中。分賓主落座,立刻有人奉上茶水。

還沒說幾句話,外面忽然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楊大人來了?」

楊開慌忙起身,只見一個老嫗在張若雨的攙扶下一步步朝這邊行來,渾濁的目光看向楊開之時陡然爆出一團耀眼的光芒,驚喜道:「真是楊大人來了,老身見過楊大人!」

楊開大驚,伸手一托,立刻將她託了起來,惶恐道:「老夫人可折煞小子了。萬萬不可。」

張老夫人道:「應該的,當年若不是你,張家早已不在了。」

「受人之託,忠人之事,當年之事不必再提。」楊開緩緩搖頭,親自扶著張老夫人朝首位上走去,安頓她坐下,這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寧素婉靜靜地看著這一幕,嘴角微翹,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雖說當年張家也同意楊開將若惜帶走。但誰都知道,如楊開那樣的青年俊彥帶著一個如花似玉的少女,肯定會發生點什麼的,若惜被楊開收房也是遲早的事。

換句話說。寧素婉早就將楊開當成了張家的女婿。

只不過這個女婿比張家強,心中雖然認定,卻不好表現出來,免得惹人不悅,牽連若惜受苦。

如今再看,楊開沒有半點倨傲。尊老愛幼,心性很是不錯。

「楊大人……」張老夫人坐下,才一張口,楊開便擺手道:「老夫人喚我名字便可,這大人二字,莫要再提了。」

張老夫人道:「這怎麼行……」

寧素婉微笑道:「母親,楊開既然執意如此,你又何必弄的生分?」

張老夫人聞言,似乎也是明白了點什麼,微笑道:「那老身可就倚老賣老了!」

「應該的。」楊開微微點頭。

「若惜如今……怎樣?」

寧素婉道:「楊開之前還說了呢,若惜一切安好,母親不必記掛。」

「真的?」張老夫人認真地望著楊開。

「真的。」楊開微微一笑,「只是前段時間若惜在閉關之中,不方便出關,所以這一次沒能與我一道回來。」

「安好便好,安好便好啊!」張老夫人一臉欣慰之色,「對了,若惜她如今是什麼修為了?」

張家就是吃了沒有強者的虧,這些年張家雖然也一直在養精蓄銳,也出現了幾個資質不俗的弟子,但因為家族式微,實在沒有太多的資源供他們修鍊,所以進展緩慢,修為都不高,倒是寧素婉,當年的變故讓她受到了些許刺激,修為精進不少,可也不過道源一層境而已。

整個張家,除了她這個道源一層境之外,再沒有道源境了,張老夫人倒有虛王境的修為,但年事已高,血氣衰退,根本不能再與人動手。

換句話說,這些年來,張家一直都是寧素婉在支撐著。

「若惜她……道源三層境了!」楊開想了想,還是沒敢說實話。

若惜如今的修為實在不好判定,沒發生變故之前,確實是道源三層境,但她那個道源三層境,只怕連帝尊境都不是對手,如今更在血門之內繼承那神秘的天刑之力,一旦出關又不知有怎樣的成長。

楊開此言一出,整個張家客廳陡然靜謐了下來,個個都目瞪口呆的望著楊開,沒有應有的喜悅和興奮,反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