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給大家拜年暨正月更新計劃

給大家拜年暨正月更新計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盟主老馬的天空又一次十萬飄紅打賞,感謝老馬盟主,今天終於可以買點好吃的了。網值得您收藏。LXS520。CO

…………

「帝級中品的寶甲,可能滿足楊兄的需求?」康斯然微微一笑。

「帝級中品!」楊開神色一振,「拍賣會上有帝級中品的寶甲?」

康斯然頷首道:「不錯,此番拍賣會的壓軸之寶,正是一件帝級中品的寶甲。」

「此言當真!」楊開驚喜至極,這一次來紫源商會,一是購買空靈晶和空靈玉,為日後布置空間法陣做準備,二來嘛,自然就是尋一件寶甲了。

楊開的要求不高,不過他好歹也是帝尊境,本意只是想找一件帝級寶甲便可,卻不想這裡居然有一件帝級中品的,比他預期的要好很多。

他可不想日後再施展龍化秘術,變得渾身襤褸甚至赤條溜溜。

「可能私下交易?」楊開問道。

拍賣行里的東西,大多數都是武者寄存拍賣的,不過也有很多是拍賣行自己尋覓過來的,無論是哪一種,以楊開如今和紫源商會達成的長期合作關係,都有資格來個私下交易。

康斯然愧疚道:「這怕是不行,若是旁的拍賣品也就罷了,這一件帝級中品寶甲是作為壓軸之寶登場的,而且早在三個月前就宣傳過,婁會長是不可能答應與你私下交易的。」

「這樣啊……」楊開並沒有多少失望之色,既是早就宣傳過的壓軸之寶,肯定不會私下賣出去,因為這樣一來對紫源商會的信譽也有極大的打擊,「無妨,那時候我去競拍便是。」

康斯然道:「楊兄稍等片刻,我去給你準備一份請柬!」

說著話便走了出來。

楊開靜候片刻,康斯然便拿了一份燙金的請柬走了回來,遞給楊開道:「明晚戌時,拍賣會準時開始。楊兄早點來,說不定能遇到什麼自己喜歡的東西。」

「好。」楊開接過請柬,塞進空間戒中。

一炷香後,楊開才從雅間中走出。徑直離開了紫源商會的分會。

隨意地逛了一圈楓林城,採購了一些物資,源晶大把大把地花了出去,楊開這才折返秦家。

秦家如今極為忙碌,每個人都在收拾東西。雖是小家族,但好歹也在這裡繁衍生息了數千年之久,突然要離開這裡,秦家之人多少還是有些捨不得的。

不過在秦朝陽的命令之下,縱然不舍也只能遵從,能帶走的東西全部都要帶走。

楊開在秦家轉了一圈,居然沒發現秦朝陽的蹤影。

倒是秦鈺已經出關,見到楊開之後立刻一臉喜悅地迎了上來:「楊大哥!」

楊開微笑頷首:「幾年不見,修為增進不少。」

之前他就查探過,秦鈺如今有道源兩層境的修為。這修鍊速度已是極快了,或許與她的天地截身有關,這樣一有資質的武者,只要給她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必定能成長起來。

「都託了楊大哥的福。」秦鈺十指交叉,站在楊開面前,亭亭玉立,感激道:「若沒有楊大哥,十八歲那年我可能就死了,楊大哥可是我最大的恩人。」

「這是你的命數。用不著感謝我。」楊開微微一笑,「你爺爺呢?」

秦鈺捋了下耳邊的秀髮,道:「馬上要走了,爺爺想將秦家的地契賣掉。應該是去城主府了。」頓了一下,道:「楊大哥,我們真的要去北域么?」

「不錯。」

「聽說北域那邊很冷,漫天風雪。」

楊開笑道:「傳言有誤,北域那邊雖然很多地方確實漫天風雪,但也有許多地方鳥語花香。我帶你們去的便是後一種地方,到了那裡,你秦家會有更好的發展。」

秦鈺美眸一亮,不禁露出嚮往憧憬之色。

「你忙吧,我且休息一陣。」楊開說了一句,便朝後堂走去。

望著他的背影,秦鈺張了張嘴,最終化作一聲嘆息。

一日時間很快過去,待到第二日夜色降臨之時,楊開才推開房門走了出來。

門前秦鈺正在來回度步,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聽到動靜抬頭望來,見楊開現身,忙道:「楊大哥,我們都準備好了。」

秦朝陽也從不遠處走過來,肅然道:「楊老弟,秦家一切準備妥當,什麼時候動身!」

楊開道:「亥時出發,城外東南五百里等候,還有一批人要與你們一道!」

「誰?」秦朝陽愕然。

「張家的人。」楊開回道。

秦朝陽頷首道:「原來是他們。」

張家與楊開似乎也有不錯的關係,這一點秦朝陽是知道的,當年楊開走後,秦家也對張家多有照拂,只是這幾年秦家自己都顧不上了,自然也就沒了照顧張家的能力。如今聽說張家的人也要與他們一起走,秦朝陽不禁生出一種共患難的感覺。

「楊大哥你要去哪?」秦鈺忽然問道。

「去紫源商會的拍賣會,有一件東西要買。」楊開回了一句,腳步一踏便飛了出去,忽然又在十幾丈外定住身形,回頭望著秦鈺:「你要一起來么?」

秦鈺面上的期待一下化作喜色,嬌軀一晃便追了過去。

「走吧。」楊開招呼一聲,帝元涌動,將秦鈺包裹,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秦家上空。

紫源商會拍賣行門口,張燈結綵,大紅地毯長長鋪開,彷彿過節似的,熱鬧非凡。

康斯然與谷鴻兩大管事分列左右,正在迎賓,面上笑容不斷,抱拳與諸多來客寒暄。

「樂門主,多日不見別來無恙!」

一個半大老者仰首闊步而來,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