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五十九章 送你了

第兩千七百五十九章 送你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恩,今天在家,會有兩更,不過從明天開始,又是各種忙碌,見諒見諒。

…………

「一億七千萬!」楊開加得面不改色,秦鈺瞧的驚異連連。

「一億八千萬!」那周姓老者低吼。

「兩百萬!」

此言一出,眾人怔住,那周姓老者哈哈大笑道:「小子,你糊塗了吧,兩百萬……」

「上品源晶!」楊開補充道。

周姓老者的嘲笑聲瞬間熄火。

兩百萬上品源晶,價值換算上可是兩億中品源晶,不過在拍賣會這種地方,兩億中品源晶是換不來兩百萬上品源晶的,換句話說,這個兩百萬上品源晶雖然理論上與兩億中品源晶沒區別,可價值要高很多。

周姓老者如果再加價的話,就必須得以上品源晶出價。

他頓時沉默了下來。

高台上,那拍賣師美婦淺笑嫣然,凝視著楊開所在的包房,開口道:「天字三號房的朋友出價兩百萬上品源晶,還有更高的么?」

自然無人再加價。

要知道,楊開賣給紫源商會一枚十二階下品的內丹,才只有兩百萬上品源晶而已,這流雲蝴蝶簪的價值差不多等於一枚十二階下品內丹了。

可東西可不是人人都能弄到的。

「恭喜天字三號房的這位朋友!」美婦微微一笑,心中也是狐疑,聽楊開的聲音感覺陌生,她竟不知道商會什麼時候有了這樣一個大主顧。那天字型大小的包房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去的。而且還佔據了天字三號這麼排名靠前的包房,可想這裡面的人對商會來說應該是極為重要的客人。

而就在之前楊開開口競價的時候,同為天字型大小的一間包房內,樂東正目光一冷。

與楊開打過交道的他自然是聽出了楊開的聲音,仇視的目光盯著三號房所在的方向,心中一陣憤怒,他也算是紫源商會的大客戶了。可即便是以他的身份地位,也只能得到排名第九的房間,那青年何德何能,居然佔據了天字三號房?

沉吟一陣,他沖跪在身前伺候的婢女道:「去叫谷管事過來一趟。」

「是!」那婢女起身,走出門外。

不大片刻功夫,谷鴻敲門而入,抱拳道:「樂門主找在下有事?」

樂東正道:「那天字三號房的人……什麼來頭?」

谷鴻一怔,為難道:「樂門主打聽這個做什麼?你也知道商會的規矩。超多好看小說谷某雖然是個管事,可這客人的資料卻是絕對不許泄密的。」

樂東正微微一笑,道:「總有例外不是么?」

谷鴻道:「樂門主這是為難我了。」

樂東正皺了皺眉,與谷鴻打了這麼多年交道,彼此都知道對方的秉性,這谷鴻可不是什麼守本分的人。輕嘆一聲。開口道:「不瞞你說,老夫與這小子有仇。」

谷鴻奇道:「他什麼地方得罪了樂門主么?」

樂東正冷哼一聲:「若只是得罪也就罷了,我門下三個道源三層境的弟子死在他手上,其中一人還是老夫的後人!」

「什麼!」谷鴻一驚,心想怪不得樂東正會找自己打聽那人的情報,原來有這麼大的仇怨。

樂東正道:「谷管事你也看到了,這小子競價毫不猶豫,身家頗豐,我若能拿下他,到時候必能得一筆收益。屆時分谷管事三成如何?」

谷鴻面露苦色道:「樂門主,非谷某不願幫你啊……」

「五成!」

「這個,這個……」谷鴻裝模作樣地想了一陣,一拍大腿道:「樂門主,這人的來歷身份我也不太清楚,昨日他忽然出現在商會之中,之前一直未曾見過……」

「看樣子谷管事是不願幫老夫這個小忙了,也罷,日後老夫便不來紫源商會做生意了。」樂東正冷哼一聲。

谷鴻苦笑道:「樂門主,我雖不知他的來歷,但待會安排他離開拍賣會之後,卻可以來告知樂門主一聲他的去向。」

樂東正眼中精光一閃,頷首道:「如此就有勞谷管事了。」

谷鴻搓手道:「那樂門主之前說的五成……」

「定少不了你的。」樂東正一揮手。

谷鴻抱拳道:「那就多謝樂門主了,祝樂門主武運隆昌,馬到功成!」

退出門外,谷鴻眼中閃爍一絲冷厲。心想小子莫要怪我,實在是你的出現阻擾了我的前途。

昨日楊開出現之後,他分明察覺到婁叱分會長對他的態度冷淡了一些,對康斯然更加熱情了,聯想到楊開來商會前後的事,谷鴻哪還不知道康斯然藉助他談了一筆大生意,這個生意極有可能是他想像不到的數額。

唯有如此,才能讓康斯然鹹魚翻身,康斯然若是鹹魚翻身,那倒霉的可就是他了。

分會這邊肯定是要調走一個人的,康斯然留下來的話,那他必定要調走。

可若是楊開死了,康斯然沒了助力,自然不足為懼。

天字三號房中,婢女送來了流雲蝴蝶簪,楊開支付出兩百萬上品源晶,這才將那簪子拿在手上把玩了一陣,雖然沒有煉化,也體會不出這流雲蝴蝶簪的真正威能,但楊開卻能感覺到,這玉簪煉製的極為用心,是不可多得的極品。

側面的猴頭標誌湊近了看,更加的精緻,惟妙惟肖。

觀賞一陣,楊開隨手一拋,將玉簪朝秦鈺拋去。

秦鈺還沒回過神,手忙腳亂地接住,愕然地望著楊開。

「送你了。」楊開說了一句,便又重新閉眸養神起來。

「送我的……」秦鈺手捧著玉簪,莫名地心如鹿撞,臉頰有些發燒。

剛才她還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