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六十二章 花姐你好壞(

第兩千七百六十二章 花姐你好壞(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再次感謝盟主老馬的天空十萬飄紅打賞,小莫的心情一下子變得美妙無比,嘿嘿嘿嘿~~~~

………………

谷鴻一路追來,馬不停蹄,累的氣喘吁吁。一??看書??·1要k?a?n?s?h?u?·cc

他只有道源三層境的修為,比起樂東正要差了一大截,度上自然有所不如,若不是早知楊開走的密道通往的方向,只怕也不知該去何方追蹤。

趕到地方之後,谷鴻立刻找了個樹叢隱藏住了身形,同時收斂自身的氣息,舉目眺望。

沒有任何打鬥的聲音和能量波動傳來,難不成樂東正這麼快就解決那小子了?

不應該啊,自己也是前後腳追出來的,就算樂東正實力不錯,那小子也是個帝尊境,好歹也能堅持一會吧。

要麼是轉移了戰場……

谷鴻覺得這個可能性居大,或許是兩人實力在伯仲之間,正打的難解難分,此刻不知道打到什麼地方去了。最好能拼個兩敗俱傷,讓自己漁翁得利,若有機會的話,他不介意來個黑吃黑,將楊開和樂東正一鍋端了。

谷鴻心中幻想著,忽然一絲淡淡的血腥味順風飄入鼻尖。

輕嗅一下,臉色微變。

再抬頭瞧去時,只見在那月光之下,距離自己百丈處的地面上,似有一人橫躺。

「這是……」谷鴻面色一凝,運足了目力。

那橫躺在地上的人,腦袋微偏,正好面對著他所在的方向,可以讓他將面孔看的清清楚楚。

「樂東正!」谷鴻嚇了一跳,脊梁骨一陣寒意滾過,打了個激靈。

與他前後腳離開紫源商會拍賣會的斷岳門門主樂東正,此刻居然渾身是血地躺在那裡,一動不動,生死不知。死掉的可能性居大,因為谷鴻竟沒察覺到任何氣息存在。要??看書爬書網

渾身血液都差點凝固了。僵硬在那裡好半晌不敢動彈。

樂東正可是老牌的帝尊一層境啊,傳言他隨時都可能突破到帝尊兩層境,這樣一個強者居然淪落到如此下場?什麼人乾的?

明明前一刻他還活蹦亂跳,一副要找天字三號房那小子報仇雪恨的樣子。怎麼現在就跟死魚一樣了呢。

谷鴻許久不敢動,生怕附近還有強敵藏身,自己這一動,只怕會引來殺身之禍。

但足足等了一個時辰,也沒有任何異常。谷鴻這才壯著膽子站起身來,一步步警惕地朝樂東正那邊走去。

不大一會,來到樂東正面前,谷鴻望著他慘死的模樣,面上一片凜然。

一招!

樂東正是被人一招滅殺的,那胸口處有一個清晰的五指印,胸膛完全塌陷,口鼻之中還有未乾涸的血跡,那瞪大的雙眸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彷彿在臨死之前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咕咚……

谷鴻吞了口口水。樂東正這樣的強者在他眼中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能一招將他滅殺,那殺他之人到底有多麼強大?

不管是不是那天字三號房的小子動的手,總歸跟他有些關係,楓林城不能待了,若是叫那小子查出是自己泄露了他的行蹤,自己的下場怕好不到哪去。

渾身打了個激靈,谷鴻朝樂東正的手上瞧了一眼,並沒有看到空間戒的蹤影,想來是被殺他之人拿走了。

不敢再有什麼停留。催動源力,身形化作流光,急離開這是非之地。

……

一兩百號人的度比楊開預期的還要慢一些,一路走走停停。十天功夫才走了差不多一半的路程。

好在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若是平時,這樣一群人行走在星界中,及容易被一些心懷不軌的武者給盯上,但有楊開坐鎮其中,敢來打野食的傢伙都死的及慘。爬書網·www.pashuw.com

驟然離開了世代繁衍生息的土地。無論是張家還是秦家的人都有些悵然,年紀越大越是如此。

倒是那些年輕人,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好奇和期待,尤其是張若雨,一得空便圍著楊開問個不停,隨便什麼奇人異事都能讓她樂個半天。

這丫頭的性格與若惜截然不同,活潑好動,好像有撒不完的精力,問不完的問題。

楊開也沒有表現出什麼不耐煩,正好也要跟張秦兩個家族的人介紹下北域和自己宗門的情況,所以張若雨有問他就答,逐漸地讓這一百多人對北域和凌霄宮充滿了嚮往之情。

如此這般,足足走了二十多天,一群人才總算來到千葉宗的舊址。

徑自帶著兩大家族進入帝天谷小天地,來到那山谷之中,激活空間法陣,讓一百多人分成好幾批,一一傳送到凌霄宮中。

楊開斷後,等到他帶著十幾人最後一批傳送進凌霄宮內的時候,花青絲立刻迎了上來:「宮主!」

剛才第一批武者傳送過來的時候,守護在此的兩個千葉宗弟子就立刻給花青絲這個大總管傳訊了,花青絲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連忙趕過來查探。

一番詢問,才知道是楊開安排他們過來的,自然不會怠慢。

楊開點點頭,瞧了一眼兩大家族的武者,微微一笑。

此時此刻,這一百多人個個都面露不可思議的神色,眼中全是震驚和喜悅,張若雨更是張開了雙臂,面上一片欣然,似乎要擁抱整片天地。

凌霄宮本是問情宗的基業,此地靈山大川,靈氣濃郁,豈是楓林城可以比的,忽然來到這麼一片仙境,每個人都仿若獲得了新生一樣,若非有所克制,只怕是要大呼小叫了。

「祝晴沒回來吧?」楊開警惕地掃了眼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