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六十三章 話不投機半句

第兩千七百六十三章 話不投機半句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至於要買賣什麼東西,也得仔細斟酌清楚,別到時候不但沒賺,反而還賠了。」

花青絲道:「此事我會親自去南域那邊調查一下的。」

這事若成,可是關係到凌霄宮未來的大計!別看楊開如今富可敵國,離龍宮和彌天宗也欠了凌霄宮一屁股債,但一個宗門想要長久,就必須得有自己的營生。

楊開在凌霄宮並未久待,隔日便返回了南域。

數日之後,楊開遙望著前方連綿起伏的山脈,身形風馳電掣。

那山脈,正是青陽山脈,他要去青陽神殿一趟。雖說他只是在青陽神殿內記個名,但畢竟擁有青陽金令這東西,無論是溫紫衫還是高雪婷都及為看重他,如今回了南域,於情於理都該回神殿瞧一瞧。

另外,他還要進神遊鏡一趟,告知天衍自己找到了生身果這個好消息。

本來他打算自己煉製生身丹的,不過如今有了嵇英這個幫手,這煉製生身丹的事自然就託付給嵇英了,臨走之前,楊開已經將所有的藥材都留在了凌霄宮,相信下次回去之後便可以拿到生身丹。

只要有生身丹,那麼天衍便可重塑肉身,擺脫神遊鏡的桎梏,蒞臨星界這片天地,成為凌霄宮堅實的後盾。

一位大帝級別的強者作為靠山,凌霄宮不是大帝宗門也會成為大帝宗門,到時候地位比起星神宮和幽魂宮絕對差不到哪去。

驀地,楊開身形一頓,滯留虛空,冷眼朝一旁望去,沉聲道:「哪位朋友鬼鬼祟祟,何不現身一見?」

話落之時,那邊虛空之中忽然爆出一團光芒,光芒耀眼,讓楊開不由眯起了眼睛,待到光芒散去之時,露出兩道英偉不凡的身影。

一人為中年男子,面白無須,神情不怒自威,一人乃是看起來與楊開差不多的青年,丰神俊朗,劍眉星眸。兩人看上去,模樣有幾分相似之處,似乎是父子的關係。

那中年男子也就罷了,目光平淡,倒是那青年在瞧著楊開的時候,眼中一片躍躍欲試的戰意。

「蕭大人!」楊開眉頭一揚。

蕭宇陽道:「你便是楊開?」

「正是。」楊開頷首,目光朝那青年望去,微笑道:「蕭兄,碎星海一別,別來無恙?」

這兩人,赫然便是星神宮的人,楊開皆都認得。(好看

那青年蕭晨自不必說,楊開與他打過不少次交道,每次都是跟在藍熏公主身旁,充當護花使者的角色。而他的父親蕭宇陽,也是楊開在來到星界之後所見到的第一批帝尊境中的其中一人,那個時候,蕭宇陽乃星神宮銀星使,修為高達帝尊兩層境,是楊開需要仰望的存在,隨便一口氣都能吹死他。

這麼些年過去了,蕭宇陽的氣息似乎愈發雄渾,赫然已到帝尊三層鏡的程度!至於蕭晨,修為也不弱,帝尊一層境,看樣子當初在碎星海中,收穫不小。

這兩人忽然出現在這裡,而且正好攔在了楊開的去路,意圖已經顯而易見了。

星神宮長老譚君昊,執事武鳴被殺,這一段時間星神宮一直在追查此事,查來查去,自然就查到了楊開頭上,可楊開最近的行蹤有些神出鬼沒的,星神宮就算是大帝宗門,眼線頗多,也有些把握不住他的動態。

前些日子接到一個叫羅平的弟子傳訊,說是在楓林城看到了楊開。

蕭宇陽便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如今蕭宇陽也是星神宮的長老之一,修為超絕,親自出馬倒也不是給楊開面子,只是從星神宮得到的消息來看,譚君昊和武鳴都是是死在楊開手上,有這彪悍的戰績,修為差的人來怕起不到什麼作用,唯有帝尊三層鏡才能成事。

為了譚君昊的事,星神宮幾大帝尊三層鏡的長老已經全部出動,四處尋覓楊開的行蹤。

蕭宇陽知道楊開是青陽神殿的弟子,暗暗覺得楊開既然出現在楓林城,便有可能回青陽神殿,所以才會埋伏在此,事實證明他的推測不錯,在此地苦等了半個月時間,終於將楊開抓了個現行。

聽到楊開的話,蕭晨嗤笑一聲:「你是哪個,我認識你么?」

他一副鼻孔朝天,不把所有人放在眼中的樣子,似乎面對任何人都有一種濃濃的優越感。

幾次接觸下來,楊開豈能不知他的尿性,所以只是微微一笑,並未動怒,而是望著蕭宇陽道:「不知蕭大人攔住小子去路,所為何事?」

「你還敢明知故問?」蕭晨大怒,手上長劍一指楊開:「你自己做了什麼好事自己還不清楚?在這裡裝模作樣!」

楊開微笑道:「蕭兄說什麼我聽不懂。」

蕭晨沉著臉道:「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楊開不鳥他,只是望著蕭宇陽,讓蕭晨氣結。

蕭宇陽背負著雙手,面色平靜,心中卻有些嘖嘖稱奇。對楊開,他在此之前是極為陌生的,只隱約記得當年有個道源境的人煉製出一爐太妙丹,出了很大的風頭,那個人就叫楊開。

其他的他就不清楚了,這幾日他也仔細跟蕭晨打聽了一下楊開的事,這才發現這個年輕人有些不得了,他所做的種種事情,即便是在他看來也是極為艱難的。自己的兒子也算是人中之龍,可與對方比較起來,似乎就有些相形見絀了。

此刻照面,蕭宇陽對楊開的評價又高了一分。

自己可是星神宮的長老,更有帝尊三層鏡的修為,他一個帝尊一層境的年輕人在面對自己的時候竟沒有半點懼怕之意,反而侃侃而談,雲淡風輕。

譚君昊和武鳴真是他殺的?蕭宇陽心中浮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