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六十九章 禮尚往來

第兩千七百六十九章 禮尚往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來人,看座」溫紫衫大手一揮,心頭也是一松,無論如何,能穩住薛正茂就好。..

「不忙」一直沉默的楊開忽然開口。

溫紫衫愕然地朝他望去。

擦了擦嘴角邊的鮮血,楊開道:「敢問殿主,這祭天之獸可還有備用」

溫紫衫苦笑地搖了搖頭。

十二階妖獸可不是那麼容易找的,要不然十二階內丹也不會那麼昂貴,尤其是現在時間緊迫,哪裡去找另外一隻之前出現的金背通天猿,還是溫紫衫親自出手,從千萬里之外的荒山之中擒來。

可惜還沒等楊開出手就被薛正茂給殺掉了,搞的現在這冊封大典有些無法收尾,尷尬的很。

楊開低眉道:「既無備用,那就只能得罪了。」

溫紫衫心中一突,下意識地問道:「你要做什麼」

話還沒說完,便忽見楊開身形一動,驟然在原地消失不見。溫紫衫臉色大變,隱隱猜到了楊開的意圖,轉頭就朝薛正茂那邊望去,果然見到楊開的身影突兀地出現在薛正茂面前,一劍朝他劈了過來,那劍鋒之上,長達三十丈的恐怖劍芒,似要將這虛空破碎。

薛正茂也是大吃一驚,抬手拍出一掌,雄渾帝元涌動之時,風起雲動,劍芒崩碎,薛正茂身形一晃。

「豎子竟敢偷襲老夫」薛正茂大喝,鼻子都氣歪了,他可是帝尊三層鏡,更是星神宮長老,這青年居然一言不發地就偷襲自己

也幸虧他反應夠快,否則恐怕真要吃點虧。不過無論如何,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被偷襲,也讓薛正茂臉面有些掛不住,怒火蹭蹭地往上竄。

「禮尚往來而已」楊開嗤笑一聲,棄劍不用,雙手迅速結印。歲月之力悠然瀰漫,時間法則跌宕而起,所有人都在這一瞬間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彷彿時間停止了流逝。連那思維都出現一瞬間的停頓。

一擊歲月如梭印打出的同時,右眼處金光大放,一朵含苞待放的蓮花一閃而逝。

暴怒之中的薛正茂渾身一僵,腦海中傳來一陣疼痛的感覺,眼前一朵巨大的蓮花竟敘敘綻放開來。心中大駭。哪裡還不知一不小心就著了楊開的道

只是這神魂秘術的威力似乎大的出奇,這還是一個帝尊一層境能施展出來的神魂秘術么

一咬舌尖,刺痛的感覺讓他清醒一瞬,全力催動神魂力量,抵擋生蓮秘術的影響,眼前重新恢復了清明,那巨大的敘敘綻放的蓮花也就此消失不見。

抬眼間,出了滿身冷汗,這麼一剎那的耽擱,楊開那掌印竟要拍到他的胸口處了。

雖不知道這一掌有什麼玄妙。但卻給他一種極為不安的感覺。有心抵抗,卻發現自己的思維變得緩慢無比,連帶著自身的動作都不那麼連貫。

爆喝之時,帝尊三層鏡強者的氣勢全面爆發開來,不等他再有什麼動作,那一掌已經印在了胸膛處。

剛剛恢復過來的身體和思維,再一次出現了短暫的停滯

與此同時,薛正茂反抗的一擊也轟在了楊開的胸口,肉眼可見地,楊開的胸口凹陷下一大塊。清楚地傳來骨頭斷裂的聲響,讓他臉色驟然蒼白。

他卻強忍著不吭聲,一把抓住浮空的百萬劍,橫劍朝薛正茂胸膛處切去。

劍光閃落。楊開身形晃動之時重新回到了原本所在的位置,身軀微微晃動,臉色蒼白如紙。

咕咚一聲強行將在胸口翻滾的氣血咽了下去,臉上浮現出一絲不正常的紅潤。

這一番動作兔起鶻落,讓人看的目不暇接,而且還有時間法則的干擾。所以直到楊開匆匆退回來,眾人才回過神,個個一臉驚駭莫名的神色,望著楊開的表情就如見了鬼一樣。

就連溫紫衫也是一臉震驚之色,蕭宇陽已霍然起身,滿眼的不可思議。

「吾以敵血祭青天」楊開低喝之時,百萬劍一盪,一蓬血霧忽然在百萬劍之上爆開,充斥了偌大一片虛空,「禮成」

「嗤」

與此同時,薛正茂的胸膛處竟也噴出了鮮血,眾人扭頭望去,驀然倒吸一口涼氣,只見薛正茂的胸膛上竟多出了一道長達一尺左右的傷口,血肉翻卷,鮮血直流

薛正茂似也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個帝尊一層境給傷到了整個人徹底怔在那裡,獃獃地望著自己胸口處噴濺地鮮血。

片刻後,渾身一振,伸手朝胸口處點去,止住了鮮血的流逝,雙眸赤紅地怒視楊開,咬牙喝道:「小輩找死」

奇恥大辱,居然被一個帝尊一層境一通連招給打傷了,簡直是奇恥大辱,固然有輕敵的一面,但不可否認,這個叫楊開的小子確實有些了得。否則換做旁的帝尊一層境,就算他再怎麼輕敵,也不可能會受傷。

只是此刻當著南域這麼多帝尊境的面,薛正茂一張老臉哪能掛得住

殺念如潮,殺機瑩然,薛正茂已然動了真怒。

溫紫衫適時地攔在了薛正茂面前。

他雖然也震驚楊開居然能在瞬間傷到薛正茂,但也知道楊開付出的代價不少,薛正茂反擊的那一掌,絕對已傷及楊開內府,而且楊開之前似乎動用了好幾種威力巨大的秘術,打了一個出其不意才做到這一點,真要是讓楊開與薛正茂單打獨鬥,溫紫衫並不覺得楊開有勝利的希望。

「滾開」薛正茂爆喝一聲,徹底瘋狂。

溫紫衫道:「薛長老,是你偷襲在先,楊長老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薛長老身為前輩,不會這麼小氣吧」

薛正茂臉色一黑,立刻想起了楊開之前所說的「禮尚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