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七十一章 第三個

第兩千七百七十一章 第三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兩億上晶這般龐大的數目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擁有的,這相當於整個青陽神殿好幾年的總收入。XshuOTXt

就連蕭宇陽和薛正茂聽在耳中,也是神色一熱。

反觀楊開卻是表情平淡,彷彿聽到的不是兩億,而是兩千萬,兩百萬……

這不禁讓在場幾人有些嘖嘖稱奇。說到底楊開也不過一個才突破不久的帝尊境,就算有些身家,也不可能太富有,可為何在如此巨額的財富面前還能無動於衷?

他們哪裡曉得楊開如今身家之豐厚,兩億上晶對他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第二個條件呢?」楊開淡然問道。

藍熏眼中異色斂去,輕輕道:「這第二個條件嘛……便是可以向我父親問三個問題,無論什麼樣的問題都可以。」

一言出,薛正茂和蕭宇陽呼吸陡然急促,面露狂熱之色。

雖說他們是星神宮長老,在星神宮之中位高權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想見大帝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大帝常年閉關,神龍見首不見尾,基本上幾年十幾年都不一定能見上一面,更不要說去詢問大帝問題了。

若能得到楊開這樣的機緣,兩人定欣喜異常,因為不管什麼修為的武者,在武道之上肯定有許多不解的疑惑。他們這種層次的強者的疑惑,恐怕只有大帝才能解答。大帝隨便指點一句,說不定都能讓自身實力突飛猛進。

可以說,這第二個條件雖然沒有兩億上晶那麼直觀,但價值卻比第一個要大多了。源晶以後可以掙到,可詢問大帝三個問題這種好事可不是隨便能得到的。

就連溫紫衫聽了也是一臉意動之色,偏頭朝楊開望了一眼,很希望他能一口答應下來。

哪知楊開依然表情淡淡,沉吟了一下道:「那第三個條件呢?」

藍熏道:「第三個條件便是可以進我星神宮五色寶塔之中,修鍊一個月時間。」

楊開點點頭,三個條件已經開出來了。說實話,星神宮這般做法確實很有誠意,無論是哪個條件都足以讓楊開歸還那金甲天書。

「這帝寶必須歸還?」楊開托著金甲天書,抬頭朝藍熏問道。

藍熏一臉歉意:「楊師兄。還望你體恤我星神宮那幾十被困在秘境之中的弟子。」

沒有這金甲天書,就無法開啟那一處太虛幻境,被困在其中的幾十個弟子就永遠別想脫困了。

楊開嘆息一聲,道:「那我選第三個吧。」

藍熏先是一喜,旋即愕然道:「你不要再考慮一下。」

溫紫衫也勸道:「是啊楊開。這事你不妨仔細考慮清楚,大帝既然允了你這三個條件,定不會逼你立刻做出選擇的,等你想清楚了再做選擇也不遲。」

楊開搖頭道:「不用了,我就選第三個。」

溫紫衫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多說什麼。

置身處地地想,若他是楊開,必定會選第二個。五色寶塔雖然不俗,但在其中修鍊也是要看機緣的,若無機緣。莫說只修鍊一個月,便是修鍊一年十年說不定都一無所獲,遠不如向大帝面對面地問三個問題實在,他也不知道楊開有什麼樣的計較,只是這說到底還是楊開自己的事,既有了選擇,他當然不好多勸說什麼。

藍熏顯然也很意外,因為在她想來,楊開選擇第二個條件的可能性高達九成,卻不想事情的進展與自己預測的有些出入。最終也只是頷首道:「那星神宮隨時恭候楊師兄大駕。」

楊開頷首,神念一動,抹去手上金甲天書中的神魂烙印,將這帝寶還給藍熏。被後者收入空間戒中。

此事已了,溫紫衫當即熱情洋溢地邀請藍熏等人在青陽神殿多盤亘幾日,只是蕭宇陽和薛正茂兩人根本沒這個心思,當即便提出了告辭。

藍熏的任務完成,自然也要離開。

臨走之前,楊開忽然出聲:「藍師妹且留步。我還有點私事想問問你。」

藍熏回過頭,讓蕭宇陽和薛正茂出去等候,兩人自然沒有異議,倒是蕭晨厚著臉皮留了下來,一臉不放心讓楊開與藍熏獨處的樣子,敵意滿滿。

「蕭師兄,你也出去。」藍熏瞧了蕭晨一眼。

蕭晨張嘴,正要開口說些什麼,對上藍熏的一雙美眸,氣勢不由一滯,到了嘴邊的話統統咽下肚裡,恨恨地瞪了楊開一眼,轉身就走。

不大片刻,大殿中就剩下楊開與藍熏兩人。

藍熏微微一笑,道:「此地已無旁人,楊師兄想問什麼?」

楊開道:「藍師妹適才說前不久才去過靈獸島?」

藍熏點頭道:「不錯,大概三個月之前吧,父親受獸武前輩相邀,帶我去了一趟東域那邊。」

「那藍師妹在靈獸島上可見到九鳳前輩?」楊開神色一動。

「九鳳姑姑?」藍熏有些意外,她本以為楊開留她下來是想打聽下莫小七的事,哪知道一上來問的便是九鳳。據她所知,楊開與九鳳似乎沒有什麼交集啊,搖了搖頭道:「倒是不曾見到。」

頓了一下,又道:「不過聽小七妹妹說,九鳳姑姑最近一直在閉關之中,輕易打擾不得。」

楊開眉頭一揚,若有所思。

九鳳在閉關,那絕對跟流炎有關了。自碎星海出來之後,流炎融合了鳳凰真火,化作鳳卵被九鳳帶回靈獸島,至今沒有消息。當時九鳳說過,短則一年,遲則三五年,事情必能見分曉。

雖說有九鳳護法,但流炎這一次接受鳳凰傳承也是擔了些風險的,讓楊開一直有些放心不下。

本想從藍熏這邊打聽些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