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八十二章 債主上門

第兩千七百八十二章 債主上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果然,再過片刻之後,一座不大不小的海島印入眼帘,在這一望無際的大海中忽然出現一座這樣青山綠水的海島,可謂是一種視覺上的享受。

海島面積不算大,約莫幾十畝的樣子,海灘之上,浪潮陣陣,飛鳥駐足。

楊開與南門大軍兩人飄然落下。

「咦?」楊開忽然眉頭一皺,奇怪地望著南門大軍道:「那位大師不是無門無派之人么?怎麼這海島上有這麼多人?」

他方才神念掃過之時,分明發現這海島之上有人活動的蹤影,最起碼也有二十多人,甚至還有五六位帝尊境在其中。

若不是有這麼多帝尊境的話,楊開還要以為此地是哪個小宗門的駐紮地了。

只是也沒有哪個小宗門能有這麼多帝尊境的。

聽到楊開問話,南門大軍正要開口解釋的時候,前方一道流光忽然沖了過來,顯然是察覺到楊開和南門大軍的氣息,過來查探一番。

「宮主待會你別說話,我來應付!」南門大軍急急地傳音一句,似乎在忌憚些什麼。

楊開皺了皺眉,總感覺這一趟出行有些怪怪的。

那流光散去,露出一個中年男子的身影,赫然散發著帝尊兩層境的修為。

來人掃了一眼楊開兩人,漫不經心地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兩個帝尊一層境,他也不是太放在心上,所以並沒有太過戒備,問話的時候,臉上還帶著一絲淡淡的倨傲。

南門大軍立刻咬牙回道:「要債的!」

要債的?楊開扭頭瞧了南門大軍一眼,發現他一臉正色,神情憤懣,儼然一副債主上門的架勢。

這是鬧哪樣?楊開一肚子疑惑,又不好問個明白。

卻不想聽到這話之後,對面那中年男子居然微微頷首:「原來是同道中人,那傢伙欠你多少?」

南門大軍想都不想:「五百萬上品源晶,你呢?」

中年男子冷哼一聲:「兩千萬!若是讓本座找到,定將這混蛋抽筋剝皮。」

「簡直太可惡了。」南門大軍附和地點頭:「抽筋剝皮豈不是太便宜了,若是落到我手上,定要那傢伙嘗遍人間酷刑。」

「呵呵。」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頷首道:「甚好。」

南門大軍問道:「這裡的人都是來要債的?」

「不錯。」中年男子點頭道,「我等也都達成了協議,若能找到那個混蛋,第一時間纏住,然後示警,其餘人馬上趕過去,定讓那傢伙插翅難飛。你們二位既然也是來要債的,那便算你們一份吧。不過要提醒你們一句,這海島之上似乎有極為高明的陣法,任何可疑之處都不要輕易放過。」

「多謝了。」南門大軍抱拳道。

「無妨,都是受害之人,理當互相幫助。」中年男子客氣地回應一聲,又叮囑南門大軍幾句,這才一轉身朝遠處飛去。

南門大軍目送此人離開,然後沖楊開打了個眼色,悄悄地朝海島另一邊摸去。

「那位煉器大師到底怎麼回事?」楊開傳音問道:「這麼多人來要債,得欠多少錢啊。」

「誰知道。」南門大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楊開嘖嘖有聲道:「看你應付的這麼嫻熟,似乎早就預料到這一幕了?」

南門大軍苦著臉道:「這便是那傢伙的可惡之處了,這種事可不是第一次發生。」

楊開奇道:「他不是煉器大師么?隨便煉幾件帝寶便足夠還債了吧?」

南門大軍嘆道:「煉再多的帝寶,也禁不住一個賭字啊。」

「這位大師居然賭博?」楊開震驚道。

「何止,簡直是嗜賭成性,這也就罷了,偏偏逢賭必輸。」南門大軍一臉的唾棄,「所以我才說這傢伙有些麻煩。」

楊開忽然一驚,道:「那飛舟帝寶,該不會是你從這位大師手上賭贏來的吧?」

南門大軍臉一紅,道:「我也是被逼的啊,非我所願。」

三言兩語,楊開對這素未謀面的帝器師便有了一個深刻的認識。嘖嘖,這人也夠奇葩的,居然拿一件價值上億的飛行帝寶與人賭博,而且還賭輸了。

怪不得被這麼多債主堵在家門口,雖然是一位帝器師,這日子過的也太凄慘了一些。

說話間,兩人便來到了一個山壁處,南門大軍鬼鬼祟祟地放出神念查探一番,確定附近沒人注意,這才忽然取出一塊令牌,伸手一晃。

那山壁的一塊壁石上立刻盪起一層漣漪,露出一條可供一人進出的通道。

南門大軍連忙閃進去,同時招呼一聲楊開。

待楊開進入之後,他這才將那入口關閉。

似乎是看出了楊開的狐疑,南門大軍主動解釋道:「此地陣法是我幫她布置出來的,若沒有這幻陣,她早就沒有藏身之地了。」

「你們關係不錯嘛……」楊開呵呵笑了一聲。

「宮主你休要將我與她相提並論。」南門大軍一臉唾棄的表情,「若是叫旁人知道我與她認識,只怕要大禍臨頭。」

「沒這麼嚴重吧?」楊開一臉黑線。

南門大軍倒苦水道:「宮主你是沒領教過她的無恥啊,當年我可是替她還了不少債的,那些債主一個個找上門來,到現在我都記憶猶新。」說著話,他竟打了個冷戰。

楊開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看樣子這位帝器師給南門大軍留下了不少心理陰影。

一路往內深入,足足走了幾柱香的時間,前方才豁然開朗,一個巨大的溶洞出現在視野之中,那溶洞之中,空無一物,倒是四面八方都有不少岔道,也不知道通往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