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八十六章 賣身一百年

第兩千七百八十六章 賣身一百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面對那中年男子的駭人一擊,楊開上前一步,落足的瞬間,那讓候羽和南門大軍壓力如山的威勢便宛若驕陽下的雪花,瞬間消融。

輕輕一指朝前點去,看似平淡無奇,卻是暗合大道至理。

迎面襲來的中年男子臉色一變,倉促間便抓為掌,帝元涌動,與楊開拼了一擊。

但聞噗嗤一聲輕響,那中年男子一身氣息竟瞬間如一隻泄氣的皮球一樣乾癟下去,整個人更是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

反觀楊開卻是不動如山,氣息沉穩,海風拂來,衣衫獵獵,黑髮飛揚。

候羽驚呆了,怔怔地望著楊開的背影,一時間幾乎要將楊開驚為天人。

沒看錯吧?帝尊一層境能有這麼厲害?自己和大軍也是帝尊一層境啊,可在來襲的壓制之下,呼吸都艱難無比,可這位凌霄宮宮主居然一指退敵!

「你……」

那中年男子也是嚇了一跳,剛才那一瞬間,他看到的並非一根手指,而是一柄驚天利刃朝自己劈來,死亡的氣息籠罩全身,讓他避無可避,擋無可擋。

就在他以為自己不死也得重傷的時候,對方卻是輕飄飄地破去了他的一身防禦,僅僅只是將他逼退而已,並沒有真的痛下殺手,甚至都沒有傷他,只是令他的氣息微微有些紊亂。

「你們是一夥的?」中年男子此刻也認出了楊開和南門大軍,兩日前這兩人初上島的時候自己見過,當時另外一人說是來要債的,自己天真的相信了,可如今看來,他們兩人哪裡是來要債的,分明是那可惡女子的同夥啊。

若是尋常的帝尊一層境,他還無需放在眼中,可剛才吃了楊開一指,見識了楊開的本事。心中實在忌憚非常。

這真要是撕破了臉皮打起來,自己未必就是對手。

心思急轉間,中年男子又恢復了鎮定,沉喝道:「無論如何。今日你這婦人要麼還錢,要麼償命!」

話落之時,一道道身影從四面八方撲來,匯聚在中年男子身邊。

這些人,都是一直逗留在海島之上。尋找候羽要債的債主。

人數足有二十多,其中五位帝尊境,除了中年男子是帝尊兩層境之外,剩下的四人皆是帝尊一層境。

這麼多人站在自己身邊,讓中年男子心中的忌憚稍減幾分,自己一個人不是那青年的對手,可這麼多人難道也不是對手了?

猛虎不鬥群狼,雙拳難敵四手,對方再厲害不過一個人。

而這些人悠一出現,便紛紛沖候羽露出仇視憤怒的神情。彷彿與她有什麼不共戴天之仇,不過也都沒有隨意開口說話,顯然是以那中年男子馬首是瞻。

「這位朋友,此女欠我等不少源晶,你若執意庇護她的話,就休怪我等不講情面了。」中年男子將目光放在楊開身上,警惕無比。

「人都到齊了?」楊開微微一笑,目光掃視全場,再次落到中年男子身上,不疾不徐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她欠你們的,我替她還了。」

「你替她還了?」中年男子聞言,大吃一驚。望著楊開道:「你可知她欠下多少?」

「有多少還多少!」楊開淡淡道。

候羽吞了吞口水,悄悄地捅了一下南門大軍,開口問道:「咱宮主很富有么?」

南門大軍撇了她一眼,嘿嘿冷笑:「跟你有雞毛的關係?反正宮主這次幫你把欠債還清,再從你的月俸中扣除,估計你以後一輩子都得待在凌霄宮了。」

候羽聞言。俏臉陡然一變,抓緊了南門大軍的胳膊道:「大軍,你可不能拋棄我啊,我是因為你才加入凌霄宮的,他日你若想離開可不能一個人走,定要帶我一起啊。」

南門大軍繼續冷笑,將自己的胳膊抽了出來。

那邊廂,聽聞楊開的豪言,眾人反應不一,有的神情喜悅,有的一臉懷疑。

畢竟女子欠下的債款數目不小,這個青年居然說有多少還多少,他有這個財力么?那可不是下品源晶或者中品源晶,而是以千萬計算的上品源晶啊。

便是彌天宗和離龍宮承擔這樣的債務也不會太輕鬆。

「閣下什麼人?」中年男子皺眉打量著楊開,「能有如此驚人實力,又敢這般大言不慚,定不是什麼籍籍無名之輩吧?」

「還錢而已,問這麼多做什麼。」楊開微微一笑。

南門大軍卻道:「這位乃是凌霄宮宮主,楊開,諸位應該不會太陌生吧?」

「什麼?」

「凌霄宮宮主?」

「就是那個滅了問情宗,鳩佔鵲巢的凌霄宮?」

「聽聞那凌霄宮宮主是個年紀不大的青年,修為確實在帝尊一層境,如此看來……」

「嘶……」

聽到南門大軍的介紹,一群人驚詫萬分,倒吸涼氣的同時這才開始重新打量起楊開來,那中年男子更是表情一黑,額頭滲出了些許冷汗。

原來這位就是那最近在北域傳的沸沸揚揚的凌霄宮宮主啊!

問情宗被滅,在整個北域鬧的沸沸揚揚,如今凌霄宮雖然才創建伊始,但那名頭卻是如日中天,北域億萬武者,稍微有點消息來源的,對這三個字都不會陌生。

能滅掉問情宗這樣根深蒂固的龐然大物,凌霄宮的實力可想而知,聽聞那裡面有三大妖王坐鎮呢,那問情宗宗主封玄彈指間就被滅的渣都不剩了。

可如今看來,這個凌霄宮不單單只是依靠三大妖王才成事的,這位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宮主也不是易於之輩,以帝尊一層境的修為,輕易壓制住自己,這樣的本事放眼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