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八十七章 丹田異動

第兩千七百八十七章 丹田異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三日後,一行三人返回凌霄宮。--

期間候羽多次嘗試逃跑,卻都被楊開抓了回來,搞的她半點脾氣都沒有。

老娘就不信你能看著我一百年!等你稍不留意,自有大把的機會逃脫!候羽心中冷笑。

可惜這個如意算盤卻在回到凌霄宮的一炷香後被無情擊碎。

「妖……妖王!?還是三位?」候羽望著面前三個渾身妖氣滾滾,散發著驚天威勢的恐怖存在,一臉的駭然。

她可不知道凌霄宮居然有如此底蘊。

畢竟楊開才不過帝尊一層境而已,創建的凌霄宮能有多少強者,這一路上她也沒機會仔細詢問下凌霄宮的情況,如今一來到此處便被震撼了一把。

三位妖王坐鎮,這底蘊可不是一般的雄厚,北域任何一個頂尖宗門都無法比擬。

「這是我凌霄宮新招的首席煉器師。」楊開給三位妖王介紹了一下候羽,「叫她小侯就行了,恩,小侯這人比較活潑好動,不過本少卻希望她在凌霄宮中能安穩本分一點,所以……」

鷹飛立刻道:「楊少放心,我三人會輪流盯著她的,必定不會讓她惹出什麼亂子。」

犀雷和謝無謂也紛紛表態。

候羽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無比,不由自主地後退幾步,失聲道:「怎麼可以這樣?」

被三大妖王輪流盯梢,這以後的日子還要不要過了?真若如此。別說逃跑,只怕連人身自由都沒有半點。

「如此甚好!」楊開輕輕頷首。沖鷹飛道:「帶她去找大總管,給她登名造冊,然後安排個住處吧。」

「是!」鷹飛應了一聲,伸手沖候羽道:「侯姑娘,請吧。」

「我不要!」候羽一咬牙,轉身就跑。

鷹飛瞧了楊開一眼。楊開微微頷首。

鷹飛頓時嗤笑一聲。化作一道流光追了出去,眨眼功夫便擒住了候羽,提小雞一般將她提在手上,不疾不徐地朝遠處飛去。

犀雷和謝無謂對視一眼,也慢慢地趕了過去。

遠遠地,傳來候羽大罵大叫的聲音,最終漸不可聞。

楊開取出傳訊羅盤,給花青絲留了個訊息,這才望著南門大軍道:「山波圖的事。儘快落實。」

「宮主放心,有小侯輔助,山波圖不是問題。」

「另外轉告大總管一聲,讓小侯弄完山波圖後給我煉製一件飛行秘寶出來。要大要好,無需計較成本。」

「是!」

首席煉器師的事情也有了著落,楊開心情大好。

片刻後,通過空間法陣重返青陽神殿。

靈劍峰上,楊開才剛剛站穩,便忽然神色一動,朝一旁望去。只見那邊山谷處,一隻鬼頭鬼腦,通體漆黑的小獸正好奇地朝這邊張望,一雙眼睛滴溜溜地轉著,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麼。

不過因為空間法陣所在之地被楊開用靈劍峰地脈之力隱沒,所以在小獸的眼中,此地並無特別之處。

楊開輕輕地笑了一聲,認出這小獸正是此前在酒罈子里碰到的那一隻,看起來怪模怪樣,有些像是小狗,應該是靈劍峰的本土妖獸。

只不過實力不強,反正楊開沒從它身上感受到什麼力量的波動。

抬腳邁出,身形突現的時候,小獸明顯嚇了一跳,警惕地往後匍匐了幾下,圓溜溜的眼珠子盯著楊開,閃爍著一絲人性化的警惕光芒。

不過在認出楊開之後,那一絲警惕很快又消失不見,反而伸出了舌頭,哈哧哈哧不斷,似乎是在撒嬌討好。

楊開瞧的有趣,伸手將它抓了起來,摸了摸它的腦袋嗤笑道:「迷路啦?這裡可不是隨便能來的地方。」

靈劍峰上的飛禽走獸雖然等級不算太高,但很多都不是這小獸能抵禦的,尤其是這山谷中,還是有不少厲害的妖獸,真要是被那些強大的妖獸碰到,只怕一口就要被吞下肚中。

其實楊開也挺好奇,這樣一隻黑狗般的小獸,到底是如何在靈劍峰中存活下來的。

被楊開用手一摸,小黑狗明顯露出一絲愉悅的表情,雙眼都眯了起來,安安靜靜地爬在楊開手上,動也不動。

輕輕地搖了搖頭,身形晃動間,人已出現在靈劍堂外。

彎下身子,將小黑狗放下,卻不料這傢伙竟死死地抱住楊開,一副不願意撒手的架勢。

楊開頓時樂了,曲起一指,朝它額頭上一彈。

便在這時,異變陡生,一直安穩乖巧的小黑狗竟毫無徵兆地張嘴,一口咬在楊開的手指上。

一人一獸,四目對視,楊開怔了一下,完全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緊接著,楊開便眉頭一皺,因為一絲疼痛的感覺從手指上傳了過來,與此同時,丹田處一絲狂暴的力量猛地震動了一下。

臉色一變,念頭還沒轉過來,小黑狗居然夾著尾巴,頭也不回地跑掉了,嘴中還嗚咽不斷,似是遭到了極大的驚嚇。

楊開舉掌在自己眼前審視了一下,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小黑狗那一咬之下,自己的手指居然被咬破了,幾個清晰的牙印,幾深入骨,金色的鮮血很快流了出來。

居然被咬破了?這怎麼可能?

楊開的身體素質之強,便是在帝尊境中也堪稱頂尖,除了一些天賦異稟的妖族,肉身這種東西楊開還真不懼誰,別說是一隻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獸,便是給一個帝尊境狠狠咬上一口,不動用力量的情況下,也不可能被咬破皮肉。

可事實上,小黑狗就這麼做到了!看起來只是隨口一咬,甚至都沒用多大的力氣。

那一口小牙能有這麼鋒利?楊開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