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七百八十八章 老鼠屎

第兩千七百八十八章 老鼠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兄!」紫源商會分會之中,上好的廂房內,康斯然紅光滿面地走進,熱情地抱拳招呼。

楊開起身回了一禮:「康兄!」

「坐下說話,你我也不是外人。」康斯然示意,然後回頭瞧了一下,門外立刻有婢女奉上極好的香茗。

關上房門之後,康斯然才道:「楊兄這趟過來,是取貨的么?」

「正是,兩月之期差不多也到了,你們這邊準備的如何?」

康斯然笑道:「楊兄的生意是大生意,婁會長自然是全力運作,空靈晶和空靈玉都已經準備好了。」說話間,取出一枚空間戒放在桌子上,朝楊開推了過來。

「這是總價值四千萬上品源晶的貨物,楊兄你點點。」

「不用了。」楊開搖了搖頭,若是跟別人做這生意,楊開或許還真的要查探一番,看看這些貨物是不是足夠,但既然是康斯然,自然沒這個必要。

康斯然是肯定不會坑他的。

事實上,價值四千萬上品源晶的空靈晶和空靈玉,需要在兩個月內從南域各大分會中調來,也頗費了一番手腳,期間人力財力也消耗不少,固然有婁叱的全力運作,也少不了康斯然的盯梢催促,最後緊趕慢趕,總算湊齊,還多出來一些,不過都被康斯然做主送給楊開了。

相對於這一大單的生意,這點附送的貨物並不值得一提。

「我該付多少?」楊開問道。

「楊兄先前支付了定金一千萬,另外兩枚十二階內丹價值一千三百萬,所以還需要楊兄支付一千七百萬的上品源晶。」康斯然報出價格,「另外,嘍副會長說,楊兄若是不支付源晶也行,拿十二階內丹是一樣的。」

楊開咧嘴一笑:「嘍會長倒是打的好算盤,我還是支付源晶吧。」

雖說他手上內丹數量不少,但也不能隨便拿出來,一旦市面上流通的十二階內丹過多,勢必會影響到價格,楊開當然不會做這種自掘墳墓的事。

至於源晶,他連候羽的七千萬賭債都能還掉,一千七百萬又算得了什麼?

很快,銀貨兩訖,康斯然取出文書,兩人互相烙下神魂烙印,代表這一次的交易順利完成。

楊開道:「空靈晶和空靈玉還要麻煩康兄繼續幫我收購,若到時我沒來找你的話,就幫我送到青陽神殿去。」

「沒問題。」康斯然點頭,「話又說回來,還要恭喜楊開榮升青陽神殿長老之位啊。」

「客卿長老而已。」楊開搖了搖頭。

康斯然道:「前次商會也接到了邀請函,只是康某這邊忙著空靈晶和空靈玉的事,一直脫不開身,沒能前去道賀,慚愧啊慚愧!」

「康兄說這話就見外了,此事不提也罷。」楊開微微一笑。

交易已經完成,兩人便隨口閑聊了一陣。

問起康斯然的近況,楊開得知他如今在楓林城的分會之中可是如魚得水。本來他只有道源一層境的修為,這個分會管事的職位是無論如何也坐不上的。

不過因為他對楓林城極為熟悉,所以才會特別重用一次。但在碰到楊開這筆生意之前,他這個管事也差不多做到頭了,用不了多久就要被調離楓林城這塊富的流油的地方,說不定到時候又要被發配到什麼偏遠之地。

可是楊開這一單巨大的生意直接讓他鹹魚翻身,深受婁叱的器重。

一筆交易四千萬,誰有這麼大的手筆。

更不要說楊開還承諾,每半年給紫源商會帶來兩枚十二階妖獸的內丹。

這可是長期合作的生意。單此一條,康斯然這個管事的位置就無人可替,畢竟楊開是看在康斯然的面子上,才會與紫源商會有這個約定。

而如今,幾個管事之中,婁叱對康斯然可謂是另眼相看,許多大客戶都指定讓他來接待,尤其是那位叫谷鴻的管事離開楓林城之後,所有本屬於谷鴻的客戶已被康斯然全盤接手。

如今的康斯然,儼然便是紫源商會分會的第一大管事。

「那谷鴻離開楓林城了?」楊開有些意外,心想怪不得自己這一趟過來的時候沒見到他。

「不錯,自從上次楊兄來了之後,他便主動請求調離楓林城,這種事婁會長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當即大手一揮便放行了。」康斯然笑的合不攏嘴,本來他與谷鴻競爭激烈,勝利無望,卻不想最終卻是他笑到了最後,反而本來佔據絕對優勢的谷鴻主動離開。

「大概是覺得沒有繼續留下來的可能了吧。這也多虧了楊兄啊。」康斯然道謝不斷,覺得這全是楊開的功勞。

楊開聽在耳中,隱隱覺得似乎把握住了什麼,追問道:「這谷鴻走的時候,狀況如何?」

康斯然不知道他問這個幹什麼,不過還是想了一下道:「行色匆匆,恩,那幾****似乎心神不定的,一副大禍臨頭的樣子。」

「這賊子!」楊開一拍大腿,冷哼一聲。

「怎麼了?」康斯然嚇了一跳。

楊開冷笑道:「我明白他為什麼忽然要請求調離楓林城了……這是怕我找他算賬啊。」

康斯然狐疑道:「谷鴻哪裡得罪了楊兄么?」

楊開道:「不知道出賣客戶信息在商會中算是什麼過錯?」

康斯然聞言一驚,凝肅道:「這可是重罪,若經查實,立刻處死!楊兄這話是什麼意思?」

楊開道:「上此在楓林城參加拍賣會之後,我出城的時候被那位斷岳門門主樂東正攔住了,當時我就奇怪,這傢伙怎麼知道我的動向的,而且這麼精準地攔截在我的去路上,如今看來,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