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夫妻本是同林鳥(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夫妻本是同林鳥(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恩,早早的起來了,神清氣爽。

今天如果不停電的話,會有五更,小莫已開足了馬力,沖沖沖離開雲霞島半個月後,大船彷彿迷失了方向,俞修平急的嘴角都起了燎泡,他掌管龜殼,負責帶人去那隱島,可以說一船人的性命都拿捏在他手上,任重道遠,但是現在他竟找不到正確的行進路線了。

心情急躁,他也無法再象之前那樣平心靜氣地對待苗林。楊開時常看到他在甲板上對苗林大吼大叫,逼問苗林所掌握的信息。苗林自然不敢有所隱瞞,將自己知道的和盤托出。

海中妖獸的襲擊也越來越頻繁猛烈,雲霞宗的兩位太上長老已三番兩次地參與戰鬥,若非有他們出手,這隻大船恐怕早就被妖獸們撞成碎片了。

即便如此,雲霞宗也是損失慘重,帶過來的五十弟子死掉十幾個,那七十多個普通人此刻也只剩下一半而已,另外的一半全都在危機關頭被雲霞宗拋下大海吸引妖獸的注意力。

在這船上,只要生病,就等於被拋棄。

楊開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心狠手辣,面對那些毫無反抗之力的普通人,在他們不斷哭喊哀求的時候,雲霞宗的武者象丟牲口一般,將他們丟進海中妖獸的利齒下,為的只是拖延一點點時間。

人命在這裡,輕賤如草芥。

剩下的普通人每日都活的提心弔膽,惶惶不安。

又過了三日,船上的人員越發稀少。可大船彷彿是在一片海域中打著轉,始終找不到隱島的正確方位。

苗林被憤怒的俞修平扇了幾個巴掌,打的他滿嘴血污,卻不敢有絲毫怨言。

這一日,當夜色離去,日升東方之際,正在船艙底下休息的楊開突然聽到甲板上傳來一聲驚喜的呼喊:「隱島,隱島!」

這喊聲透著一股絕境逢生的喜悅和振奮,幾乎是傳入了每個人的耳中。

蹬蹬蹬……

雲霞宗的所有武者都行動起來,急急朝甲板上奔去,那些普通人也是如此,楊開隨著人群登上甲板,抬眼看去,不禁神色一振。

在初生的驕陽下,大船前方几百丈之處,有一片虛幻飄渺的景色懸浮在半空中。

那是一個世外桃源般的場景,高山流水,崇山峻岭,飛鳥在天空中成群結隊的飛過,耳畔邊似有山泉叮咚之聲傳來,入眼所見,這景色美不勝收,分外妖嬈,處處都透著一股出塵的氣息。

它就好像是成千上萬年來無人踏足的寶地,許多珍稀花草,絕世靈藥迎風招展,茁壯成長,一片鬱鬱蔥蔥,鳥語花香。

還有許多叫不出名字的動物在眾人的眼帘中一閃而過,奔跑中甚至還帶出一串五彩繽紛的華光。

海市蜃樓!

楊開之前在海城曾經有幸見過一次這種美景,此刻再見,自然一眼就認了出來。

傳聞在海市蜃樓里出現的景色,都是真正存在的,只不過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而折現到千萬里之外,讓世人看見。

但這一次見到的海市蜃樓與上一次看到的有些不同,因為它太真實了,真實的彷彿伸手可觸,真實的彷彿它就在自己眼前。

俞修平情緒激動,雙手捧著那巨大的龜殼,仔細地查看著,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海市現時,才是入島之際,怪不得遍尋無門,原來如此!」

雲霞宗的兩位太上長老此刻也有些情緒激動,那老者丁甲子沉聲問道:「修平,現在情況如何?」

老嫗霍香蘭也將目光投了過來。

俞修平不敢怠慢,面上掛著興奮的笑容,恭聲道:「回兩位師叔,我想,我們已經到了隱島所在。」

「哪裡?」霍香蘭看似渾濁的雙眼中閃出一抹精光。

俞修平指著前方那海市蜃樓道:「就在那!」

說完,又趕緊將手上的龜殼遞給兩位太上長老:「請兩位師叔往這島引中灌入元氣,有此島引協助,才能打開入島之門!」

丁甲子和霍香蘭對視一眼,也沒遲疑,共同接過那巨大的龜殼,然後運轉元氣,兇猛地朝龜殼中灌入。

這龜殼看似普通,實則大有名堂,平日里無論別人如何試探,都感覺不到有什麼異常,但此刻當丁甲子和霍香蘭往內灌入元氣的時候,赫然發現這龜殼變成了一個無底洞,正在瘋狂地吞噬他們的真元。

短短片刻時間,兩個年紀一大把的太上長老就有些搖搖欲墜,面色蒼白了。

「不好!」丁甲子驚呼一聲,沖雲霞宗的武者們喊道:「爾等還看什麼,速來助我一臂之力!」

雲霞宗的武者們一聽,連忙都奔了過去,將自身元氣往龜殼內灌有了這些人的協助,丁甲子和霍香蘭才穩住陣腳,不大一會,那平淡無奇的龜殼突然綻放出道道虹光,龜殼內似是響起了呢喃之聲,刻在上面的路線圖也宛若活了似的,流轉不停。

一個又一個武者被抽干渾身元氣,疲憊不堪地撤了下來。

只等到雲霞宗這位武者輪流上去了二十多個,龜殼才彷彿飽滿,那從龜殼裡射出來的虹光已如明日一般耀眼。

驀然間,丁甲子和霍香蘭同時發出驚呼,一團氤氳的光芒從龜殼上爆出,讓兩人不得不往後退避。

那龜殼化為一道流光,直衝天際。

「兩位師叔!」俞修平大驚,丁甲子和霍香蘭站穩腳跟,面上有些蒼白,卻搖手示意自己無礙。

眾人抬眼看去,只見那龜殼飛出幾百丈,正好落在海市蜃樓之上,隨著一道道虹光激射而出,這美輪美奐的海市蜃樓竟慢慢地崩散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