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寂寞宮花紅 >第五章千里煙波

第五章千里煙波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

我就說錦書姑娘是個有造化的。」內務府的陳太監環顧一下屋內擺設,一張桌子,兩把椅子,靠南牆根兒碼了四條長凳,再就是炕頭上一人一隻的衣箱,瞧這寒酸樣兒,真比守門太監歇腳的地方還不如,他是內務府分管敬事房的掌事兒,平常掖庭這種地方腳趾頭都不會點一下,有什麼分派,直接打發手底下的小猴崽子來傳話就是了,不過這回和以往不同,太子爺身邊的馮祿來搬了這麼道口諭,想來裡頭是大有文章的,宮裡當差的,哪個不是鼻子比狗還靈,有點兒動靜就緊著心留意,橫豎來問一問,算是盡了意思。

錦書擦了擦椅子請他坐下,笑著道,「諳達這是拿我取笑呢,我能有什麼造化。」又沏了茶敬到他面前,「我知道諳達愛喝釅茶,特地備下的,諳達嘗嘗,看是不是這個味兒。」

陳太監端起杯子抿了口,細咂了咂嘴,點頭道,「正是這個味兒!錦書姑娘仔細,裡頭還加了冰糖,真是個敞亮孩子!說起這釅茶,那話頭子可多了,拿鐵觀音來說事兒,泡的時候不能拿溫水,得拿沸水,一蹴而就也不成,得一點兒一點兒的來,別看這一壺才這麼點,沏起來得注五六趟的水,讓茶葉上下翻個兒,這樣才能泡得透,香味就逼出來了。」

錦書道,「諳達說得是。」

桌邊上站著的木兮奉承道,「諳達就是個福大運大的,滿肚子的學問,連沏茶都說出一大篇來,回頭等諳達得了閑兒,咱們一定要來討教,屆時諳達可要好好和我們說道說道。」

陳太監臉上笑開了花,溜須拍馬的話誰聽誰受用啊,況且是小主跟前有了差使的,這麼捧他是給他長臉呢!一面又擺手道,「姑娘說這話我可不敢當,自有教你們規矩的姑姑手把手的調理,哪兒輪到我來!下回姑娘們有了空閑上我那兒去坐坐就成,這就是看得起我了。」

屋裡幾個人都抿嘴笑,張太監猛想起來了,說道,「盡扯閑篇,我差點兒忘了幹什麼來了。」朝錦書拱了拱手,「姑娘攀著高枝兒,眼看著就能熬出頭來了,才剛吃晌午飯前,太子爺隨侍的馮祿找我傳太子爺口諭,姑娘這幾天不必當差,只管歇著就是,太子爺說等明兒請老祖宗恩旨,再給姑娘指派差事,要是湊了巧,姑娘上太子爺跟前或是上御前當差,到時候可別忘了咱們這些個老人兒。」

屋裡另幾個人大感吃驚,圍著錦書道,「有這事?這可是好事!只要差當得好,往後求主子一個恩典,在內務府記檔脫了奴籍,到了年紀就能放出去了。」

宇文湛這性子還是沒變,他定下的事就要辦,別人說什麼都是題外話,他全當沒聽見,這會子又自說自話開了,也不論人家樂不樂意。

春桃得著了大新聞,追著問道,「你什麼時候認識了那位主子爺?宮裡別的皇子常走動,只太子爺少見,聽說下了朝不是上布庫場就是在上書房作學問,陳諳達說得沒錯,你真是個有造化的。」

錦書低頭道,「也沒什麼,早上打內務府回來,在夾道上碰著的。」

「說話了吧?」荔枝湊過來問,「說了什麼?」

錦書怔了一下,「就問叫什麼,在哪兒當差。」

「瞧瞧,可不是時來運轉了!」三個女孩兒笑得一臉曖昧,「回頭得了勢,好歹顧念著咱們,錦姑姑。」

錦書不理她們打趣,往陳太監杯里敘了水,道,「諳達,那我這兩日就在屋裡聽信兒,蕭姑姑那兒勞您給告個假。」

陳太監想起前邊傳蕭姑姑到敬事房,把這事告訴她時她一臉的恍然大悟,「怪道我說調她到太皇太后跟前當差她不願意呢,原來還有這茬。」

陳太監是聰明人,一聽就明白了七八分,心裡替自己的乾兒子可惜了,小德張是伺候太后的梳頭太監,才進宮那會兒就認了他當乾爸,有幾迴路過掖庭看見了錦書就動了心思,求了他兩回讓說媒,宮裡太監宮女結「對食」是常事,兩個可憐人湊在一塊兒過日子,好有照應,就和一般夫妻差不多,就少了「那事」罷了,太監不能人道,可也知道疼老婆,他看在小德張叫他一聲乾爸的份上就答應了,才打算找個沒人的時候單獨和錦書說,就出了這事,這回是要把話爛在肚子里了,回頭還是叫小德張死了這條心吧,太子爺叫留著的人,誰活膩味了敢動!

忙應道,「你放心,我和蕭姑姑打過招呼了,你安安心心歇著,等上頭有了吩咐,我再打發人來知會姑娘。」起身拍拍衣裳道,「行了,我該走了。」

屋裡人都送到門前,客客氣氣道,「諳達慢走,不送了。」

陳太監回了回手,打著傘慢慢悠悠出院子去了。

幾個人上炕坐定,閑聊了一會兒,荔枝說,「虧得有這出,要不得出事兒。」

錦書不明白,問道,「「怎麼了?」

荔枝掖掖搭在腳上的被角,抬抬下巴道,「就那陳太監的乾兒,梳頭張,和我打聽你不知打聽了多少回了,我瞧那小子憋著壞,太子爺不發話怕是就要叫他乾爸來保媒了。陳太監什麼人?老虎頭上都敢薅一把毛的主,你要是不答應試試,除非你不在大內,否則就整治死你,你這回是命大呀。」

錦書漲紅了臉,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木兮呸了口,「這些沒陽壽的!缺了嘴子的茶壺,還學爺討媳婦,也不怕下輩子做牲口!」

「所以我說是好事,能出掖庭就成,白撿了半條命似的。」春桃嘆口氣道,「不過太監里也有缺心眼的,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