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寂寞宮花紅 >第八章天涯為客

第八章天涯為客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

太皇太后歇了午覺起來已是午時末,隔著大玻璃窗往外看,暗間牆根下跪著的人還是挺直了腰杆子。屋頂上曬化的雪從瓦檐上一串串滴下來,那雪水多冷啊,沒頭沒腦的淋濕了她的頭髮和棉袍子,她動都不動,像座石像似的。太皇太后問塔嬤嬤,「她跪了多久?」

塔嬤嬤看一眼銅漏道,「三個時辰了。」

太皇太后沉吟,「這孩子骨頭真硬,吃得起苦!難為她了,從小身嬌肉貴,這會子這樣,怪可憐見的。」

壽膳房進茶點進來,總管太監崔貴祥接了大提盒,由塔嬤嬤揭了黃雲龍套。宮女們擺上炕桌茶几,崔貴祥捧了牛骨髓茶湯到太皇太后面前,花梨木的茶几上鋪排開各種點心,有油酥燒餅、白馬蹄、焦圈、糖包、還有清真的炸撒子、炸回頭,太皇太后旁的未動,只接了茶湯抿一口,對帶班宮女道,「春榮,讓她起來吧,帶下去換了衣裳,讓苓子幫著你好好調理她。」

春榮屈腿道,「嗻。」出屋招呼她,「老佛爺開恩了,快起來吧。」

她仰起臉,臉色發青,嘴唇發紫,上下牙磕得咔咔響,勉強磕頭道,「謝老佛爺恩典。」

想扶著牆站起來,可腿僵了打不直,使不上勁,掙扎了半天還是起不來。小苓子從身後架了她一把,春榮也伸手攙她,她笑了笑道,「多謝了!」

兩個人聽了都不好受,萬萬沒想到她竟然是前朝的太常帝姬。大鄴皇帝在位十二年,得了十六個兒子,除了歿了的四個,還剩十二個。兒子多了不稀罕,女兒就這麼獨一個,那種眾星拱月的架勢,該寵到什麼地步!如今家國沒了,充到掖庭做雜役,這天差地別的待遇,何止相距十萬八千里,也不知她是怎麼忍下來的……

春榮帶她到體和殿南門偏東的兩間小窄房子里,那是帶班的下處,是太皇太后身邊親近的人才能住的地方。著人到內務府領了宮女的行頭,把她那身灰不溜丟的雜役服替換下來,小苓子倒了熱茶給她,一面道,「往後喝茶往後出廊下去,廊子底下有個日夜不斷的銅茶炊,黑夜白天生著炭的。」

春榮道,「老佛爺把你留下替苓子,苓子把你帶出來就放出宮去了,這陣子你先當散差,跟她好好學,我就不訓誡了,見了什麼人要說什麼話,要小心謹慎耐得住,這些往後慢慢學吧。」

錦書一時回不過味來,不明白太皇太后怎麼會把她留在慈寧宮,小苓子道,「你別琢磨了,老佛爺自有她的打算,你萬事多留神就成了。」指著春榮調笑道,「這是榮姑姑,太皇太后的侍寢,獨一份的特特等!」

春榮不好意思的敲了小苓子一下,錦書忙行禮,「我一定好好當差,絕不給姑姑丟人。」

春榮臉上有點彆扭,她十三歲進宮,當差七八年,給主子磕過頭,也受過小宮女跪拜,可像現在這種情況還是頭一回,前朝的公主朝她行禮,管她叫姑姑,這多少讓她有承受不起的感覺,受了不好,不受又不好,只得對苓子道,「你和她說說咱們這兒的規矩吧,我先到前頭去,老佛爺那兒離不得人。」

小苓子是個痛快人,她笑了笑道,「其實咱們這兒挺好的,老祖宗極和氣,下頭的人也不賴,不像別的宮,各人身上都包著一層蠟似的。你只要加著小心,准沒錯……咳,我這有點兒關公面前耍大刀的意思,可說的都是當差的事兒,您就別嫌煩,聽聽吧。」

錦書連忙道,「瞧你說的!我現在什麼身份自己最知道,你客氣了我可當不起,咱們還像從前一樣才好。」

苓子想了想點頭,「也行!進慈寧宮沒別的,老佛爺是個四平八穩的人,不愛看人毛躁,你進去了就知道。行動要脆快,有分寸,做活手腳要輕便,由骨頭裡透著機靈,見面用眼睛說話,就成了。」

錦書馴服道,「我都記住了,說說敬煙的事兒吧!」

小苓子扯了扯嘴角,把右手的大拇指伸給她看,「別的沒什麼,就是苦了我的手指頭,每天捏蒲絨,都燒焦了,可是燙死也不能掉火星子……」苓子從袖袋裡掏出一個長方形的小包給她看,「怎麼打火石點紙眉子我下回做給你瞧,老佛爺不愛吸旱煙,飯後要吸『青條』。這種煙是南方進貢來的,也叫潮煙,煙絲很長,有股子香味。」她把手遞到錦書鼻子底下讓她聞,「這種煙絲最難伺候,潮了幹了都不成,晾曬的火候要掐得准,回頭我再手把手教你。」

錦書嗯了聲,咬著頭繩把辮子紮好,一邊道,「我聽說旱煙比水煙厲害,是不是?」

小苓子道,「宮裡不許說水煙這個詞,說了犯忌諱。」

大鄴時期倒並沒有這個說法,皇阿奶就是直接叫水煙的,換了皇帝,規矩也得跟著變,不過她還是很好奇,於是就問為什麼。

苓子吐吐舌頭道,「不該打聽的別打聽,閑事聽多了憋在肚子里,連放屁都會惹事。」

她說話俏皮,錦書聽得笑起來,笑過之後心裡敞亮了些,才發現自己挺久沒有這麼樂了,這回頗有些劫後餘生的味道,如今到慈寧宮當差,少不得被推到風口浪尖,宮裡的主子們個個得打照面,這個宇文湛啊,簡直就是她的剋星!

小苓子道,「回頭我去求求塔嬤嬤,讓你和我住,這會兒擠擠,等開春我放出去了,到時候你就住單間兒,多好!」

錦書淡淡的笑,「苓子,認識你真是我的福氣。」

小苓子紅了臉,「你可別這麼說,我偷懶耍滑,紙眉子都是你替我搓的,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