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寂寞宮花紅 >第九章玉真初見

第九章玉真初見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

太皇太后報完了禮單,坐在炕上看她往帖子上謄抄,膝蓋並的緊緊的,上半身腰背筆直,微側著頭,筆杆子在包著白絹布的手上抓著,掌心虛攏,三根手指靈動異常,嘴唇抿著,臉上一本正經,太皇太后和塔嬤嬤交換了一下眼色,真像個做學問的樣子!明治皇帝極偏愛她,讓她和兄弟們一道在上書房念書,是小時候練下的童子功,架勢不在話下。

樣子看著好,也不知寫得怎麼樣,便由塔嬤嬤攙著過去看,她的字跡娟秀,通篇的蠅頭小字工工整整,竟是正宗的簪花小楷。太皇太后輕輕勾了勾唇角,頗滿意的樣子,通嬪也在一旁說好,她虛應了兩句,繼續埋頭抄寫,太皇太后對通嬪道,「別鬧她,咱們坐下說話。」

太皇太后仍舊退到炕東頭坐定,通嬪則坐在下手的帽椅里,窩著不太舒服,就腆起了肚子,太皇太后說腰裡不能空,忙叫人卷了氈子給她墊上,問道,「說是二月里的事,怎麼這會子大得這樣?莫不是兩個吧!要是真那樣就是上上大吉的了,宮裡這麼多嬪妃,還沒人生過雙胞兒,你這一胎要是兩個,那就是大功臣,要叫你們萬歲爺重重的賞你才是!」

通嬪笑道,「借老祖宗吉言,奴才真能得個雙胞,那就是奴才最大的造化了!」

太皇太后賞了碗冰糖銀耳給她,一面道,「最近皇上可來瞧過你?」

這一問問到了通嬪的痛處,自打萬壽節上匆匆見過一面之後,那位主子爺有一陣子沒上長/春/宮去了,只偶爾打發御前的總管太監來問一聲,看缺什麼短什麼就叫人辦去,自己倒是整日躲在養心殿不露面,她去過兩回想見一見,都叫太監攔住了,說沒有萬歲爺的吩咐不讓進,後來聽說皇上近來寵幸永和宮的多貴人,連翻了三夜綠頭牌子,氣得她什麼念想也沒了。

後/宮佳麗三千,就圍著一個男人轉,他今兒和你一頭睡,轉天連你叫什麼都忘了,這是身在大內的悲哀啊,還不能有怨言,丈夫不是你一個人的,是大家的,你有什麼資格不痛快?別以為自己懷了身子就能有什麼特權,皇上兒女多了去了,十個皇子,十四個帝姬,孩子生下來也輪不著自己帶,眼光不開闊,只盯著腳前的這一小片,連活著都沒什麼勁兒,所以得看開了,花無百日紅,大家都一樣,半斤對八兩,還有什麼可惱的!

通嬪眼裡的愁雲一閃而過,復又笑著說,「皇上政務忙,我那兒又沒什麼要緊事兒,好吃好睡的,他自己來不了,常叫李玉貴來瞧我的。」

太皇太后點了點頭,「你是個懂事的孩子,知道你們萬歲爺不容易,人都說知足常樂,像你這樣胸襟的才能在宮裡活得好,要是見天兒的找不自在,自己和自己過不去,弄垮了身子也沒人心疼你,就成了自作孽了。」

通嬪躬身應道,「老祖宗說得極是!我是個一腔子到底的人,肚子里也沒什麼彎彎繞,想著和姊妹們一團和氣就是最好的。」

太皇太后聽了愈發撞到心坎上,「正是呢!人都說讀書人難纏,你是個例外的。」

通嬪掩著嘴笑,「太皇太后抬舉奴才!如今咱們西六所不光我能寫字了,還有老祖宗跟前的錦書姑娘呢!塔嬤嬤會調理人,慈寧宮裡的宮女子個個水蔥似的。」

塔嬤嬤聽通嬪提起自己,方才插話道,「小主快別往奴才臉上貼金了,都是姑娘們伶俐。」

太皇太后往桌前看,錦書仍是一絲不苟的仔細模樣,帖子抄得長了,順著右手邊一點點的垂下去,老佛爺有些奇怪,這十來年她一直在掖庭呆著,那裡的活又重又累,想也沒時候讀書練字,這手漂亮的小楷長久不寫是怎麼保持得這麼囫圇的?於是道,「錦書,掖庭那兒也有這種寫字的差使嗎?」

錦書停了筆道,「回老佛爺,有時候雜役房出入賬要記檔,碰上管事的忙,就吩咐奴才幫著料理。」

太皇太后垂下眼皮子,「怪道呢,原來是一時也沒落下,方不曾白荒廢了這手好字。」

錦書唬了著跳,忙跪下道,「奴才死罪!」

太皇太后擺了下手道,「沒什麼,起來吧!這是自小就會的,跌跤都跌不掉的東西,會就是會,我倒不喜歡別人欺瞞我。往後你又有新差事了,但凡有帖子手諭要出,就都交給你了。」

錦書曲曲膝,應了個「是」,復坐下撿了筆接著謄寫。

太皇太后又對通嬪道,「你們可議了年初一怎麼過?」

在宮裡,三十比平日略隆重些,過年的正經大日子是年初一晚上的天地人大宴,皇帝皇后親自侍膳,給太皇太后、皇太后斟酒布菜,傳菜的太監從壽膳房排到體和殿,足足五百個人,那真是天字第一號的大宴席!妃嬪是沒有資格參加的,只能自己想法子找樂子,通嬪道,「咱們議了,到建福宮去,章貴妃作東,請咱們吃席。」

太皇太后笑道,「那敢情好!只是章貴妃身子不爽利,怕又累著。」

通嬪道,「老祖宗放心吧,我今兒去瞧了,已經大安了,說是計劃照舊。」頓了頓又道,「一眾姊妹都去,只永和宮的多貴人告假,說近來頭暈,不去湊趣兒了。」

太皇太后臉上有些不悅,「有病就叫御醫診治,什麼了不得的大病,大禧的日子要告假?章貴妃前陣子病得那樣還日日來請安,那叫識大體,偏她嬌貴,頭暈得起不來炕了不成?」

通嬪知道太皇太后素來討厭褲襠底下插令箭,充大尾巴鷹的,這麼一提見她果然冷了臉子,暗裡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