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寂寞宮花紅 >第二十章半篙波暖

第二十章半篙波暖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

鞭炮聲隆隆入耳,驅邪的羊腸鞭也抽打開了,或長或短,鞭梢兒一甩,是破空的清脆指音。

錦書老僧入定,她小時候最愛聽太監甩響鞭,父親常帶她上朝,卯正時分步輦抬過宮牆夾道,祭祀太監映著晨曦在天街中央奮力揮鞭,啪的一聲,響亮悠遠,她扭動著身子趴在御輦的扶手上探頭看,小太監得意非常,抽得就愈發用力。後來父親沒了,她變得害怕聽見這種聲音,每一聲都像抽打在她心上一樣,她要費了極大的力,才能保持住不至於失儀,再三再四的告誡自己,現下不一樣了,不論怎麼樣都不能叫人瞧出端倪來才好。

大年初一皇帝皇后侍膳,分別在桌子兩邊站著,一個執壺,一個把盞,皇帝給太皇太后和皇太后斟了酒,恭賀道,「皇祖母新禧,母后新禧!瀾舟和媳婦盡孝伺候,請二老滿飲此杯。」

這是家宴,所以皇帝不稱朕,而是自乎其名以表謙恭,皇帝躬身,皇后下跪叩拜,太皇太后讓免禮,照例和皇太后各備了紅包給帝後,笑道,「好孩子,唯願天下風調雨順,皇帝勤政愛民,就是咱們的福澤了。」

皇帝道是,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分口將酒喝盡,該輪著布菜了,膳桌上擺著三類菜,一是應節的吉祥菜,第二類是各地的貢菜,第三類是例菜,皇帝先布吉祥菜,布一道,皇后念一道菜名,像念喜歌一樣,配合得剛剛好。

用膳期間鞭炮聲不許斷,鞭子聲也不許斷,錦書木木站著,聽那嘈嘈切切之聲不絕於耳,膳桌上的人吃得慢條斯理,膳桌旁的人忙忙碌碌,她下意識打量皇太后,四十多歲,保養得很好,臉上含著笑,神情似乎很滿足,於理說,她這一生也享盡清福了,原先只是個南苑王的一個侍妾,虧得肚子爭氣生了個好兒子,如今飛上了枝頭,皇帝很孝順,自己富貴已極,也沒什麼可求的了,不過每日誦經參禪,養鳥養狗的打發時光,倒和她之前想的很不一樣,她原以為這位太后得了勢必有一番動作,誰知什麼也沒有,宮中歲月靜好,她也不問事,沉默得沒有這個人似的。

錦書自顧自走神,忽察覺有人在看她,直覺一瞥,竟和皇帝視線碰個正著,怔愣之下,見那烏黑明亮的眼珠子如寶般熠熠生輝,心頭怦然一跳,忙低下頭去,耳根剎那間紅了大片,直綿延到頸子里。

皇帝狀似不經意的又望她一眼,輕攢起了眉頭,略遲疑了下,伸手給太皇太后布菜,才從一盤貢菜里舀了勺鹿脯出來,太皇太后身後四個太監里為首的那個高喊一句「撤」,嗓音宏亮,響徹殿內外,皇帝手裡拿著勺子一愣,太皇太后的烏木鑲銀筷子停住了,皇后低眉斂目垂手而站,負責傳菜的總管太監崔貴祥嚇得直哆嗦,上下牙幾乎磕得咔咔響,趕緊把菜往下撤。

皇帝知道自己出了錯,同一盤菜里舀了第三勺,不禁看太皇太后臉色,太皇太后抬頭道,「皇帝這是怎麼了?可是朝里有什麼事,怎麼心不在焉的?」

皇帝只得躬了身道,「是孫兒疏忽,請皇祖母責罰。」

太皇太后頗寬厚,掖了嘴道,「罷了,我知道皇帝政務繁忙,平日也要保重聖躬,既罷三天朝,這兩日就好生將養,這一年來不得歇,鐵打的身子也受不住。」

太后別過臉對皇后道,「你也別整日圖清靜,你們萬歲爺的起居雖說有御前的人張羅,到底有顧念不到的地方,你還是多費心吧!」

皇后像挨了一巴掌似的,臉上紅一陣綠一陣,只顧諾諾稱是。

皇帝不言語,平了平心緒,復又低頭布菜,這回加著小心,到大宴結束再未出岔子,待最後一道凍餃子用過之後晚宴才算完了,太皇太后吩咐揀幾樣好菜賞給四個家法太監,剩下的讓崔貴祥按品級分一分,眾人連同門外到壽膳房的五百個太監跪下磕頭,齊聲道,「謝老佛爺賞!」

錦書和苓子忙攙太皇太后離席,人一桌上的菜碟很快撤了下去,按原樣又置一桌上來,這回輪到太子給帝後侍膳了。太子早就候在配殿里,聽得一聲「膳齊」便上殿來給每位長輩請安,見了錦書也不動聲色,深深看她一眼,然後中規中矩的斟酒布菜,間或偷著瞥她,錦書垂眼迴避,要是膽敢和他對視,說不定扣上個意圖惑亂儲君的罪名,過了今晚就直接拉出去砍頭了。

這場大宴果然冗長而沉悶,到交子時方結束。站得時候太長一動不能動,整條腿都僵硬了。送太皇太后上了肩輿,錦書和苓子就落在隊伍後頭,走一步,腳後跟拖上半步,挪了二十來步,遠遠聽見身後有擊掌聲,想是皇帝起駕了,兩人忙打起精神跟上步輦。一溜宮燈在寂寂無聲的宮牆夾道里蜿蜒前行,唯有隨侍太監們的薄底靴蹋在地上的輕快腳步聲。

慈寧宮上夜的人早就已經當值了,苓子伺候太皇太后吸了一鍋煙,便交了差使要和錦書回下處去了,兩人走到台階下時迎面碰上了崔總管。崔貴祥到底六十來歲的人了,背向前彎曲著,因熬了夜,走路也有些蹣跚。他沖她們倆使了個眼色,苓子拉著錦書到了福鹿旁邊,崔總管拿了兩個小包袱給她們,「今天我分賞菜,這是你們倆的份例,太皇太后賞的,叫你們也分享點福。」

兩個人忙謝了恩,崔貴祥看著錦書,嘆了口氣道,「錦姑娘近來一切都要小心些,今兒皇上讓你伺候了?怕不是個好兆頭……我年紀大了,經的事也多,看人看事一看一個準,你自己多留意吧!」

錦書沒太明白他說的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