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寂寞宮花紅 >第二十三章夢沉書遠

第二十三章夢沉書遠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

錦書罰跪,皇帝和太子那邊沒有任何動作,這讓太皇太后很是高興,提著的心暫且放了下來,掐著點兒,看錦書跪夠了一個時辰,便恩准她起來了。

錦書揉著膝蓋,對這次的無妄之災緘口不語,小命給涮著玩兒,往後肯定是常有的事,別的沒什麼,當差時更用一分心也就是了,心到手到,做得沒漏洞讓人抓是最好,可要是人家存心找茬,那憑你再精幹都沒用,大不了找個沒人的地方痛快哭一場,等哭過了還得這麼活著。

才剛跪在穿堂口,西北風吹得她牙關直打顫,這會子起來了,腿僵著,身上又冷,這種苦真夠受的,春榮讓她到配殿里的火爐子前暖和暖和,她伸手烤了半天,臉上烘得熱辣辣的,背上卻不覺轉暖,一陣寒一陣冷,就像在冰水裡泡過了性兒,再也解不了凍了似的。

西偏殿里又傳來清脆兩長一短的擊掌聲,這是要敬煙的暗號,她忙搓了手過去,到太皇太后面前背過身子一划火石,點上蒲絨,又拿火眉子引了煙絲,把煙杆子穩穩遞到了太皇太后嘴邊。

太皇太后咬了煙嘴,心裡暗琢磨,還真是個能忍辱負重的,罰過了,當差不使性子,臉上還是恬淡的笑,這宮裡能做到這樣的怕也沒幾個。於是才吸了一鍋就擺手作罷了,對她道,「我罰你,你怨不怨恨我?」

錦書微彎了下腰,「奴才不敢。」

太皇太后道,「我要聽真話。」

錦書迎上了太皇太后探究的目光,心裡百轉千回不知從何說起,只道,「奴才小時候曾聽姑母提起過老祖宗,姑母說老祖宗是天底下最明白的人,生了一雙火眼金睛,什麼事都逃不過老祖宗的眼睛,老祖宗賞罰分明,最是公正無私的,奴才也覺得姑母說得對,所以老祖宗不論怎麼罰奴才,奴才都認,惹老祖宗生氣是奴才的不是,老祖宗叫奴才跪牆根兒,定是奴才做得不好,奴才絕沒有半句怨言。」

太皇太后微一愣,心道好丫頭,真聰明,知道合德帝姬在世時極受她喜愛,她常在人前誇她賢良,婆媳間的感情勝似母女,如今想來,就是瞧著故去的媳婦面上也不該為難這個孩子,自己心裡裝了家國天下,卻把從前的東西丟了,如此為人豈不汗顏么?

皇帝取明治帝而代之,縱然是天命所歸,到底奪了別人家的江山,如今坐擁這萬里疆土,卻獨容不下這十幾歲的孩子,斷不是君子所為。

此時已是巳末,到了傳膳的時候,崔貴祥進來打千討旨意,太皇太后點了頭,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對錦書道,「准你半天假,你歇著去吧!」

錦書謝了恩,重又退回到配殿,入畫下值回來,端了一碗蛋羹放在炕桌上,努了努嘴道,「快趁熱喝,這是膳房的貴喜偷偷給你留的,瞧你臉發青,腸子都凍成冰了吧?有熱呼東西下肚子,腸胃裡暖和了,身上就好了。」

錦書嘆了嘆,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慈寧宮的錦書又罰跪了,恐怕沒幾個人不知道的。

入畫看她直哆嗦,忙抽出值夜用的氈子披在她身上,因著過了年,宮裡的地炕都封了,只有一隻炭盆子可取暖,就把矮杌子往前挪了挪,「你別坐炕頭上了,到火前來坐著吧!」

錦書搖頭道,「我這樣挺好,喝了東西,這會兒暖和多了,那火烤得我臉發燙。」

入畫笑道,「就你臭美,都快凍死了,還顧得上臉面。」

錦書抿嘴一笑,拉過笸籮,穿了絲線開始綉襪子上的花,襪子是白綾稱著厚棉紗做的,合線捧在腳背上,針腳雖好,那根線露在鞋口外頭看著總礙眼,她就想著在上面綉上一溜碎花把線蓋住,綉著綉著花式就多起來,又是牡丹花,又是滿天星,才綉好一雙花開富貴的,是給太皇太后的,自己綉了兩朵梅,粉色的花瓣,嫩黃的蕊,好看又不僭越。

入畫還在邊上絮叨,她只顧垂著頭飛針走線,偶爾應上一句半句,就算打發她了。

大梅下了值進來,自己盛了飯,到鍋子前吃上了,宮裡當差的湊不到一塊兒吃飯,吃鍋子是最方便的,菜由壽膳房備好了送來,前一個人吃完了,下一個人來,加了湯料還能接著吃,一直在爐子上架著,冬天也不愁菜冷。

大梅是個大剌剌的性子,舀了湯呼呼的一通喝,邊喝邊道,「我瞧你下回就學太監們,在膝蓋上弄塊皮子墊上吧,不管泥地上,青石板上還是沙石地上,要跪也不含糊,省得自己受苦。」

入畫呸了一聲,「狗里吐不出象牙!」

大梅覺得挺無辜,眨著大眼睛道,「我真是冤枉,又不是害她,你啐我做什麼?」

入畫是怕傷錦書的心,忙遞眼色給她,一面道,「吃你的吧,就怕把你當啞巴賣了!」

大梅咂出味道來,訕訕的不再說話了。錦書知道她們的心思,也不知該說什麼,她們都是為她好,自己這樣,叫人操不完的心,說謝謝都多餘。

忽聽得外間一串凌亂的腳步聲,春榮猛地打了灑花軟簾進來,臉上怒氣沖沖的,眾人一怔,才要問她怎麼了,見她另一隻手揪了一個小宮女的耳朵,往屋裡一拖,回身到美人觚里拿了簟子,揚手就往小宮女身上來了兩下子,只因現在還穿著棉袍子,簟把子抽在身上撲撲的響,就跟拍被子似的,小宮女倒是沒被打疼,不過嚇得夠嗆,眼淚簌簌的往下落。

春榮氣得臉發白,恨道,「早該拿火筷子夾你的舌頭!沒眼色的!手腳本來就笨,當差又不盡心,干著活還鬧上了,這會子打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