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寂寞宮花紅 >第二十四章正恁凝愁

第二十四章正恁凝愁

小說:寂寞宮花紅| 作者:尤四姐| 類別:女生

大梅子如今方知道什麼叫人情冷暖事態炎涼,她在儲秀宮的壽藥房求遍了人,上上下下十來個御醫,原本看她是慈寧宮的人不敢怠慢,誰知一問之下是給個宮女瞧病,頓時懨懨的,再一聽說那宮女是太皇太后跟前新替換上來敬煙的,是前朝的太常帝姬,剎時就像犯了什麼忌諱似的,居然問「姑娘可有老佛爺的口諭」,說沒有,那好,立刻作鳥獸散,抓藥的,輾葯的,寫方子的,個個都是大忙人,一個都不得空。

大梅氣得大罵,「人都說醫者父母心,我看你們的心都被狗吃了!老佛爺可從沒有要她命的意思,你們這麼耽擱,回頭把她耽擱死了,我看你們怎麼交待!」

跳著腳罵了半天,眾人看她是太皇太后身邊的人也不和她計較,只有一個院尹慢聲慢氣道,「姑娘不知道,眼下交了春,各宮的小主們那裡都要進平安帖子,咱們真是忙得很,要不你上壽膳房去,叫廚子切上點薑絲,和著紅糖煮碗薑湯,熱熱的喝下去,表出了汗,幸許就好了。」

大梅心道都是混帳話,要是發冷發熱光喝薑湯能好,還要你們這些太醫幹什麼?

重重的哼了聲,儲秀宮裡的請不動,只有上乾清宮的南三所碰碰運氣了,在萬歲爺眼皮底下當差總要更兢兢業業一些吧,要是那裡的也不中用,那就沒法子了,要麼去請老佛爺的旨,要麼就拿土辦法來治。

悶著頭出了儲秀宮,在夾道上一溜小跑,出內右門時猛/撞上了一個人,一看是太子身邊司尚衣的小太監秦鏡。那秦鏡哎喲一聲,揉著小細胳膊道,「梅姑姑,您這是往哪兒去啊,這麼毛毛躁躁的!」

大梅突然有了主意,忙問,「你上哪兒去?」

秦鏡指了指前面的隆宗門,「上造辦處去呀,江寧新進貢的春綢緞,我去那兒看看,挑好了好給太子爺做衣裳。」

大梅把他拉到一邊,問道,「太子爺在哪兒?在上書房還是在景仁宮?」

秦鏡笑道,「姑姑真是關心咱們太子爺!太子爺才用了小食,在乾清宮,過會兒要練射箭呢,姑姑找太子爺有事?」

大梅搡了他一下,「你快把馮祿給我叫出來,我有要緊的事,耽擱了要出人命的。」

秦鏡嚇了一跳,壓低了聲道,「可是錦姑娘出了什麼事?」

太子對錦書好,似乎是眾所周知的事,也沒什麼可隱瞞的,便連連點頭,「正是呢!你快去找馮祿,讓他通傳太子爺,錦書被太皇太后罰跪,在風口上著了涼,這會子燒得厲害,我上儲秀宮請太醫,那些太醫一聽是給錦書瞧病,一個個都撂挑子,我實在是沒法子可想了,你和馮祿說,讓他求太子爺,好歹派個人過去診診脈,這要是時候長了,把人給燒傻了可了不得!」

秦鏡一迭聲應了好幾個哎,只道「你等著,我這就進去說去。」

大梅點點頭,搓著手在甬道上來回踱步,心裡計較,有太子爺出馬,那些太醫總不敢抗命了吧,這宮裡真夠沒有人情味的,普通宮人生了病,要請個御醫抓點葯,真是比登天還難,小病小災自己咬咬牙就挺過去了,要是得了大病,那就往北五所一丟,說是怕過了病氣給主子,打發個蘇拉給你瞧一瞧,抓個兩帖葯吃上一吃,好了就好了,要是死了就讓家裡人來收屍,祈份好的宮女尚且如此,錦書更不必談了,大多數人都怕和她沾上邊,怕將來萬一有什麼會連累自己。

說實話,其實剛開始她也是這麼想的,可處了幾天,發現那人真是不賴,脾氣好,人本份,知道長短,說話輕聲細語的帶著謹慎,做事勤勤懇懇的,形容卻又不卑不亢,就像在家時常玩的九連環,看著利落又叫人難琢磨,一起當差日子久了也就不拿她當外人了,苓子心眼兒好,還到處託人照應她,給她行方便,師傅做到這份上真夠可以的了,不瞧別的,單瞧苓子的面子,既然自己閑著,總要叫她看了病吃了葯才好安心。

不一會兒馮祿從乾清門裡出來,手上捏著個瓷瓶,往她手裡一塞,「這是壽藥房新研的葯,你拿回去用溫水化開,先讓錦姑娘用了,太子爺已經叫人往聽差房去了,你先回去,御醫馬上就到,太子爺這會兒要練射箭走不開,等課完了就上錦姑娘榻榻里瞧她去。」

大梅道好,拿著葯匆匆往西梢間去,推了門進屋,正看見錦書側著身在哭,枕頭上濕了一大片,她打了個突,探了探她的額頭,只覺熱得燙手,忙到桌前倒水化葯,一面道,「你別哭,我這就給你吃藥,你不知道,儲秀宮那幫狗才都不願意來,虧得有太子爺,他回頭就派人來給你請脈。」

錦書擦了眼淚捂著被子不吭聲,大梅扶起她,往她身上搭了衣裳,端過葯來給她喝,看她哭得眼睛都腫了,便絞帕子來替她擦臉,問道,「好好的,怎麼哭了?身上難受得厲害?」

錦書搖頭,慢慢道,「我夢見了家裡人。」

大梅怔了怔,方想起來她說的家裡人是前朝的皇族,心裡也跟著她不得勁,嘆了聲道,「人死燈滅,別想了。你正病著,身子虛,那些陰人都尋了來,我找把剪子壓在你枕頭下面,保管就沒事了。」

錦書聽著眼淚又落下來,哽道,「說是泰陵神道上的樹都枯死了,日頭直照著,他們躲都沒處躲……我真是不孝,在這深宮裡呆著,這九年來父母墳前連柱香都沒敬獻過。」

大梅在她炕沿坐下,拉了拉被褥道,「你也是無可奈何,自身都難保,怎麼還顧念得上他們。」